实地探访建设中的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 - 中外对话
马来西亚新建的东海岸铁路。其中的龙运隧道用来防止栖息地碎片化。 图片来源:亚历山大·拉杜 / 中外对话
交通

实地探访建设中的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

东海岸铁路可否成为“绿色一带一路”的代表?亚历山大·拉杜拍摄了这条建设中的铁路的沿线的照片。
  • en
  • 中文

2019年4月,马来西亚新建的东海岸铁路(ECRL)在与主导该项目的中国公司——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进行了近一年的重新谈判后复工。该项目为节省成本而调整的新路线避开了两个重要的生态区域。这对马来西亚的环境而言是个好消息。

该条铁路长640公里,连接了马来西亚半岛东海岸的哥打巴鲁与该国最大的商业港口、位于西海岸、靠近首都吉隆坡的巴生港口。作为中国全球“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它将与目前在建或拟建的泛亚铁路网相连接。

该工程2017年8月动工,但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后暂停。新当选总理马哈蒂尔·本·穆罕默德指责他的前任在没有公开招标程序的情况下将项目授予中国公司,不仅成本高昂,项目条款也对马来西亚不利。

随后的重新谈判成功地完善了项目条款并降低了成本。“我们很高兴地宣布,ECRL一期和二期的建设成本现已降低至440亿令吉(108亿美元),比原先的655令吉降低了215亿令吉(53亿美元),”马哈蒂尔在项目复工时宣布。

目前项目预计将于2026年完工,比原计划晚了两年。建成后,这条铁路将由马来西亚衔接铁道公司(MRL)和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同等股权成立的合资企业运营,其中80%的利润将归MRL所有。

这条线路将使哥打巴鲁到巴生港所需的时间缩短一半。原本这一行程走东海岸高速公路的话需要大约八个小时。该铁路将穿越几个小城镇,能够促进当地生产的棕榈油、橡胶和木材等材料输出,并直接增加当地就业,从而有望带动地区经济发展。该项目的既定目标是在施工期间和竣工后雇用70%的当地员工。

重新谈判过程的一个关键成果是重新规划了铁路线路,减少了昂贵的隧道和高架路段,将其沿半岛的东部向内陆移动了几公里,并重新规划了通往巴生港以南的西部路段。ECLR代表解释说:“我们从价值工程的角度对项目进行了一次全面的规划……从而优化了设计并进行了新的调整。”

线路的重新规划绕开了两个将会带来环境隐忧的地区,从而降低了项目对环境的影响。第一个是蒂迪旺沙山脉的一部分,被称为雪兰莪州鹅唛岭石英山脊(Gombak Selangor Quartz Ridge),该地区因其罕见的地质条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该山区是重要的集水区,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第二个是东海岸的蒂尤湿地,是极度濒危的咸水泥彩龟的主要繁殖地。

新路线仍会穿过马来西亚“中央森林脊柱计划”中的一部分次生林。但是由于它主要沿着东海岸高速公路分布,因此施工对环境的影响将是有限的。“主要的环境挑战是减少森林流失和对野生生物的影响。因此,整个ECRL项目预计将建造30至40条隧道,这样就不会影响重要的森林栖息地。” CCCC的代表说。

新路线路演时已走访了铁路规划沿线的多个城镇,这个过程中新的线路将接受公众的审查。总的来说,这个项目似乎颇受当地人的欢迎,也很少受到来自环保主义者的批评。

根据去年11月MRL召开的情况通报会上提供的信息,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分会的自然保护主任亨利·陈博士说:“ ECRL穿越的永久性森林保护区范围很小,而且将在需要穿越森林保护区的路段建造隧道,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森林破坏。“该线路各个新建部分的环境影响评估有一部分尚未公布。在对所有评估进行审查之前,他拒绝作出进一步的评论。​

图片来源:亚历山大·拉杜/中外对话

关丹隧道,位于马来西亚半岛东部的彭亨州。据现场一位主管说,这条隧道长三公里,要花三到四年的时间才能完工。该工程2019年8月动工,目前完工不到10%。
关丹当地人正在查看ECRL新线路的地图。自从项目复工以来,当地人有机会了解有关项目进展的更多信息并留下反馈。总的来说,舆论是支持的。 “我们希望项目能够成功,希望它能为本地带来经济发展。”现年55岁的阿布·巴卡尔说道,照片中是他和他的孩子们。
ECRL招聘人员在关丹的一家购物中心面试26岁的Aqiff Fiqrin Bin Ramlee。该项目将在当地雇用70%的员工。Aqiff Fiqrin Bin Ramlee毕业于马来西亚航空培训学院,并获得飞机维修文凭,他申请了机器操作员的工作。“面试很顺利,面试官非常友好。我希望能得到这次机会,但申请的人很多。ECRL为马来西亚人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这很好。”​​他在面试之后说道。
彭亨州的马兰县是ECRL经过的几个小镇之一。该镇前议员穆罕默德·沙海米认为,铁路将带来很多好处:“因为我们附近会有一站,距这里10公里还有一个终点站,周围的人都能受益,还能用作货运。我们希望东海岸和西海岸的人们都能来这儿。我们是一个农业产区,有棕榈油、橡胶和木材。所有的货物都将通过这里。”
目前,货物是通过马来西亚半岛东海岸和西海岸之间的东海岸高速公路运输。ECRL将与这条高速公路并行,并有望以较低的成本承接大部分货运。新铁路还将为目前经由马六甲海峡海上运输的货物提供捷径。
并非所有人都对ECRL持乐观态度。现年52岁的黄先生在沿途另一个小镇甘榜经营一家餐厅。他对此不报过高希望。“我认为这个镇不会有什么发展。高速公路建成后,经济下降了。所有的车辆都走高速,没有人经过我们镇。我认为铁路带来的效果是一样的,会有更多的人离开而不是进来。”
他说。由于铁路建设仍处于初期阶段,沿线小镇上的许多人还没有听说过它。66岁的布素(左)和73岁的孔先生一辈子都住在甘榜,但他们的孩子都离开去城里找工作。“我们这里只有伐木和橡胶种植园。我的商店已经开了30多年了。除此之外,没什么可做的“,店主说道。​
871米长的龙运(Dungun)隧道将限制对登嘉楼州东海岸武吉包克保护区的砍伐。武吉包克是马来西亚中央森林脊柱的一部分。中央森林脊柱是由连接该国主要国家公园的次生林形成的网络,从而让野生动物可以在森林公园之间自由活动。ECR计划通过一系列隧道和高架桥来防止栖息地碎片化。建成后, 其高架轨道和隧道总长将分别达到38.7公里和13.5公里。
武吉包克让包括老虎在内的野生动物能够在马来西亚最大的国家公园Taman Negara和登嘉楼沿海生态系统之间自由移动。
为了建高架桥,登嘉楼龙运附近的这个地区的森林被砍伐。修建这些高架桥的目的是为了避开河流和溪流,保护流域。
一名当地女孩在蒂尤湿地被水淹没的红树林里寻找螃蟹,该湿地是登嘉楼州沿海一个生物多样性地区,是马来西亚濒临灭绝的咸水泥彩龟的主要繁殖地。
ECRL的新线路如今避开了蒂尤湿地。施工地点向内陆移动了几公里,那里不易发生洪水。这么做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通过减少高架路段来降低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