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铁路将为老挝带来便捷吗? - 中外对话
中老铁路老挝境内的始发站磨丁。
交通

中老铁路将为老挝带来便捷吗?

苏利耶·泉探访这条从磨丁穿过北部山区一路到南边万象的铁路。
  • en
  • 中文

旅客们如果想坐大巴从老挝北部最大城镇——琅南塔向南到首都万象,就必须为长达18个小时的痛苦旅程做好准备,而且这还是在天气良好的前提下。

中国正在改变这一状况。新的高速铁路——中老铁路于2016年下半年动工,计划于2021年底完工。届时这条414公里长的铁路将从中老边境的磨丁一路蜿蜒南下,直到老泰边境的首都万象。新的列车之旅将缩短至仅仅3个小时。

中老高速铁路​路线示意图

这条投资60亿美元的铁路是中国“一带一路”宏伟倡议的一部分,该倡议下的基础设施项目遍布世界各地,主要由中国通过直接投资和提供贷款的方式进行融资。为了贯彻“一带一路”倡议促进互联互通的初衷,中老铁路将向南与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相连。

全力推进

老挝政府希望这条客货运铁路能促进旅游和贸易,为其700万人民带来繁荣。但由于该国的多山地貌,中老铁路面临着重大的工程挑战:全线只有38%在地面修建,其余部分由170座桥梁和72条隧道组成。

与所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一样,中老铁路可能会给环境造成巨大影响,而且问题的早期征兆业已出现。2018年11月初,老挝中部万荣的当地人看到通常水晶般清澈透明的颂河出现了一股黑水。他们追根溯源,发现这股水来自铁路工地的钻探。

在中老铁路终点万象的郊区,坐落着一处生物多样性丰富的湿地——塔銮湖,面积20平方公里。这里于2017年底被划为经济特区,此后购物中心、写字楼、学校和住宅开始拔地而起,投资部分来自中国。

老挝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的重大改善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但这条高速铁路给他们以及东南亚其他地方带来的长期变化又是什么呢?随着工程完成了20%以上,摄影师苏利耶・泉开始了从磨丁到万象的旅行,在32个新铁路站点中选了几处探访,也游览了其间大片的农村地区。

中老铁路老挝境内的始发站磨丁。一个新设的经济特区让15亿美元的投资涌入这座沉睡的小镇。

资金问题

工程的资金由中老铁路公司提供,中老双方在该公司的出资比例为7:3。按照约定,老挝要在未来五年为其股份支付7.2亿美元,其中2.5亿出自国家预算,其余4.7亿则是从中国进出口银行借来的(利率2.3%)。

去年老挝国债的GDP占比从2017年的61%增加到65%,部分原因就在于从中国各大银行的借贷增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这个数字十分关切,因为老挝的银矿和铜矿已经接近枯竭,而该国的计税基础很低。

尽管中老铁路对老挝的发展至关重要,但偿还其贷款对该国来说也是难事一桩

在中老铁路开工仪式上,老挝公共工程与交通运输部部长本占·辛达冯:“铁路一旦建成,将造福老挝各族人民,便利交通、降低成本,刺激工农业、旅游、投资和贸易发展。”

这个内陆小国正在努力从“陆锁国”发展成为“陆联国”,老挝人民正拭目以待。
 

资金的注入唤醒了磨丁。这里开始修建四星级酒店、赌场、商店、高尔夫球场和其他娱乐场所以吸引有钱的中国游客。
建筑工地扬起的灰尘吹遍磨丁。就在镇外不远处,新的停车场和仓库也不断涌现。中国想把这座小镇变成一个运输枢纽和货物配送中心。
老挝北部勐赛的一座小碾米厂。为了修建大型火车站,这里很快就会被拆除。厂主说如果得到足够的补偿的话,他并不在意放弃自己的土地。根据政府数据,铁路的修建将征用4000个家庭的土地,总补偿金额将达到2.5亿美元。很多人的具体补偿数额还有待确定,而土地已经移交给了中国企业进行建设。
近年来,老挝中部琅勃拉邦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这里是联合国世界遗产地,政府期待铁路建成后带来更多游客。除了在琅勃拉邦周边修建火车站,他们可能会不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限制,在这里也进行其他商业性开发。
琅勃拉邦附近的一家人正在铁路前面的湄公河里洗澡。该市现在有好几家中国人经营的商店和餐馆,老挝人把房子租给他们,自己则搬了出来。
一个拆弹小组在琅勃拉邦火车站站址附近宿营。他们正在清理越南战争(1955年—1975年)期间该国偏远地区埋下的地雷和其他爆炸物。
当地政府保留了琅勃拉邦居民种植蔬菜的权利,以满足因铁路建设而涌入该地的中国工人的需求。
铁路从古老的琅勃拉邦南下到万荣,这段旅程倍受热衷冒险的西方人推崇,如今来此探险的中国人也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同样如影随形。
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老挝工人在万荣火车站站址附近玩一种名叫“藤球”的游戏。雇用7千名老挝工人的承诺并没有兑现,根据老挝劳动与社会福利部的数据,受雇的只有2千人左右,其中大多数是司机。与此同时,项目却招了1.9万名中国工人。
万荣北边一段近乎完工的铁路路段前立着的“禁止进入”的标志。但当地人一如既往地放任孩子在这里玩耍,牲畜在这里吃草。
在蜿蜒流过万荣的颂河里,当地人注意到铁路工地排出的污染物进入原本清澈的河水。在他们抗议后,官员下令禁止将废水排入颂河。
万荣水泥厂是铁路项目最大的供应商,年产量为23万吨。
无论在城镇、山区还是荒林,中国建筑工人沿着铁路随处安家。中国工人的涌入让一些当地人担心他们会永久定居下来。
孩子们在万象省南莱河大桥边玩耍。火车在这里驶出群山进入平原,时速从160公里提高到200公里。
一位农妇在首都万象郊区收割她的稻子。背景里巨大的水泥柱子将撑起7.5公里的 楠科内河特大桥,这是中老铁路最长的桥梁。这位农妇已收到通知,她的土地很快将被征用,尽管尚未得到政府补偿,但她说自己仍然为这项工程感到激动。
万象郊区的塔銮湖。这个经济特区的建设于2017年郑重启动,号称将建成“东盟的迪拜”,但目前还是一座“鬼城”。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