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脏的日子 - 中外对话
污染

中国最脏的日子

当大半个中国迎来有史以来最“脏”的日子,中国已不存在环境安全的孤岛。北京空气治理即便领先于其他城市,也无法从笼罩大半个国家的雾霾中隔离出来。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Alamy
图片来源:Alamy

北京盖上了“盖子”

一个形容空气质量跌破纪录的词,成为新的汉语流行语——“爆表”。它指PM2.5浓度严重超出标准记录,超出检测设备的日常显示限度。
 
严重的雾霾席卷了中国中东部地区。中国74个城市从1月1日起公布PM2.5数据,在过去的十几天内,有33个城市指标超过300微克/立方米,其中京津冀最为严重。从北方的石家庄、北京,到南方的南京,以及中部的武汉,大半个中国浸泡在浓雾中。
 
北京气象台发出了北京气象史上首个尘霾橙色预警,城区多数地方的PM2.5浓度一度超过700微克/立方米。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周嵘向中外对话解析了雾霾成因:“首先是由于冬季北方采暖煤炭增加带来整体污染排放增加;周四至周六区域冷空气减弱形成逆温层(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大气层),京津冀的本地污染不断向近地面持续累积;同时周五从西北方向的山西、内蒙等煤工业区还有部分远距离输送,周六晚南部河北的重工业区和煤电厂污染也缓慢传输至北京。”
 
这一判断,与14日上午北京市环保局在新闻通气会上发布的结论一致:“10日到13日,北京地区扩散条件极端不利。在地面闭合低压控制下,地面风速减小,湿度加大,致使逆温层形成,导致污染的持续累积。”
 
这几乎就像是在北京的上空盖上一个“盖子”。
 
然而,无论其间有多少具体的气象因素,如此严重、大规模的恶劣空气质量,足以累积至此的空气污染物,已经使2013年1月中旬成为一个新的节点,对中国的整体环境质量再次发出警示信号。
 
委屈而孤独的北京?
 
事实上,北京在燃煤替代方面的实际举措,已经显著领先于中国其他城市。
 
2008年奥运会是有效的推动力量。2001年申奥之时,中国政府曾承诺保障北京奥运会期间空气质量优良。
 
持续至今的机动车限行措施,当时就让人们在较短时间内看到了更多“蓝天”的希望。
 
据统计,奥运会期间,北京空气质量全部达标,空气质量一级天数占50%以上,为10年来历史最好水平。
 
到目前为止,北京是中国机动车排放标准和车用汽油、车有柴油标准最高的地区之一,8月1日起全面供应符合第五阶段标准的汽柴油;做好了实施第五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的准备。
 
此前几年,每到冬季供暖,北京市前任市委副书记王岐山就煞费脑筋、左右协调。原因是北京试图用天然气取代燃煤,而前者供应紧张。
 
经过数年努力,四条京陕天然气专线的铺设开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北京对煤炭的依赖。2012年初,北京最后四座还在烧煤的电厂纳入关停目标。待它们的烟囱停止冒烟,北京将作为以天然气成功替代煤炭的第一个大城市,在中国遥遥领先。
 
2012年,北京减少燃煤70万吨。
 
根据北京市环保局的估算,燃煤和机动车污染,是北京大气污染主要的来源,其中机动车因素占22.2%,燃煤因素占16.7%,在采暖增加能源消耗的冬季,燃煤因素所占比例进一步增大。
 
这在燃煤构成空气污染排放主要源头的中国,已经是一份难得的成绩单。
 
然而,与以上这些行动相比,2013年初的这一场雾霾,足以令北京沮丧。
 
北京市经济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李洪14日对媒体表示,此次北京启动空气重度污染日应急预案,要求在短期内实现30%的减排。已有58家企业完全停产。
 
但北京市大气环境管理处负责人于建华在同一天表示:作为紧急响应,公车停驶30%、工业停产或减产30%这些措施的效果,在短时期内还不能评估和预知。
 
难以预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空气的流动性,绝不会受限于任何人为的区域划分。
 
14日上午的新闻通气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表示:“近期,北京地区西南部、东南部,以及向南的周边地区污染水平明显高于北京城区。”
 
在北京的西侧和北侧,山西、内蒙古已经成为目前中国两大重要的煤化工集中区域,焦炭炼制基地源源不断地喷吐着烟尘。近在咫尺的河北省,承接了北京转移出去的相当一部分工业产能,包括北京最重要的重工业集团——首都钢铁公司,曾经被认为在经济上理性、在环境上合算的“产业转移”,如今受到莫大的嘲讽。
事实证明:任何局部性、区域性的努力,在流动的空气中,注定难以独善其身。
 
联防联控还未起作用
 
中国以各行政区域为主要主体的空气污染治理机制,被这场雾霾敲响了警钟。
 
10年前,国家环保总局根据《大气污染防治法》划定113个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城市并得到国务院批准。
 
此次雾霾袭来时,中国环保部正在参照美国的成功经验——“州实施计划”,研究制定一套管理办法,将城市划分为不同等级的达标区和不达标区,滚动实施,定期评估。
 
然而最新的事实已经发出警示:解决空气问题,必须整体联动。只有全局性的通盘政策和机制设计,才可能有效。
 
回想2001年,北京在申奥梦想的鼓舞下,联合周边的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等六省区政府,共同制定了一份计划,商定限、停部分高耗能企业,治理燃煤污染,抓紧火电厂脱硫脱硝,完成产业结构调整在奥运的共同目标鼓舞下,收效不错。
 
于是2010年,八个主要相关部委出台文件,决定对大气污染进行联防联控,经过2年多的努力,于2012年12月制定了《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由环保部、发改委和财政部联合发布。
 
由于规划发布不久,各地的联合行动还没有来得及有效展开,联控暂时还未充分发挥作用。
 
能源基金会环境管理项目主管赵立建认为,区域的联防联控,需要设置共同遵守的减排要求和目标,但是由于区域协调机制尚未成型,还没有看到有效的区域联合行动。“要实现联防联控,就要实现信息共享,采取共同行动;环保部在全国各地的环保督察中心,本可以发挥协调作用,但是这还没有纳入它们的工作职责范围。” 

赵立建同时对中外对话说:在短时期内,像此次严重雾霾这样的污染还有可能出现。

 
各地能做的,是强化应急方案,除北京以外,其它城市也应制定应方案。但问题的根本解决,终将取决于强化各地方、各行业的日常污染物减排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