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泰国东北部丹坤托县的村民们手举标语,抗议附近钾盐矿给他们的土壤和水资源造成的污染。图片来源:<a href="https://www.lukeduggleby.com/">Luke Duggleby</a> / 中外对话</p>
污染

钾盐风波:泰国的盐碱地和电动汽车

随着钠离子动力电池新技术的出现,泰国反采矿人士对扩大钾盐开采的潜在影响发出了警告。
  • en
  • 中文

“我们不希望看到其他地方的兄弟姐妹遇到我们正在面临的问题。”在泰国色空府(Sakon Nakhon)东北部瓦暖尼瓦县(Wanon Niwat)举行的一场题为“伊桑(Isan)钾盐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小组讨论会上,塔纳万·凯诺(Thanawan Kainok)这样说。

瓦暖尼瓦县地处乡下。2015年,在泰国注册成立的中资企业中国明达钾盐公司(China Mingda Potash Corporation)获得许可,在这一地区勘探潜在的钾盐矿资源(一种富含钾和钠元素的天然盐)开采点。尽管该公司已经勘探了多个地点,但由于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至今仍未开始商业化开采。

Sitting woman speaks into a microphone next to three other people
活动人士塔纳万·凯诺向瓦暖尼瓦县的社区居民们介绍钾盐开采给她在300公里以外丹坤托所居住的村子产生的影响。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塔纳万从300多公里外的呵叻府(Nakhon Ratchasima)丹坤托县(Dan Khun Thot)赶来参与2023年4月举行的这场讨论。泰国目前唯一正在开采的钾盐矿就在丹坤托县。那里的土壤和水源都遭遇了大面积的盐碱化,据称是采矿活动造成的。

瓦暖尼瓦的居民担心,新的钾盐矿会导致水道受到有害化学物质和盐的污染,影响成千上万人的农业和日常用水。2015年,他们成立了瓦暖尼瓦保护小组(Wanon Niwat Preservation Group),通过示威、请愿、甚至是阻挠企业进行现场勘探等直接行动来抵制钾盐矿开采。针对阻挠活动,2018年明达公司对当地社区居民提起多起诉讼,控告他们诽谤并要求赔偿。

在泰国东北部有三处拟开采的钾盐矿,瓦暖尼瓦便是其中之一。不过目前这些地方都尚未开始商业化开采。

泰国东北部钾盐矿示意图
有四家企业打算在泰国东北部开采钾矿,但只有一家启动了商业化开采。东盟钾矿有限公司(ASEAN Potash)和亚太钾盐合作有限公司(Asia Pacific Potash)分别在猜也贲府(Chaiyaphum)和乌隆府(Udon Thani)取得了开采许可。中国明达钾盐(泰国)有限公司的勘探许可已于2020年到期,正在重新申请中。

尽管开采钾盐主要是为了获得生产化肥所需的钾,但其中所含的钠元素可能很快就会变得同样炙手可热。泰国孔敬大学(Khon Kaen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近期成功研发出了使用钠而非锂的充电电池。世界其他地方也在开发这项新技术,它势必会给电动汽车产业带来巨大影响。相比锂,钠的价格低、易获取,用其制造电池可以降低电动汽车成本,有助于电动汽车的普及。泰国政府非常希望开发这一项目,但反对采矿的倡议人士却担心这会导致大肆开采钾盐矿。

伊桑储量丰富的钾盐矿成为“唐僧肉”

泰国东北部的伊桑地区有着悠久的制盐史。20世纪70年代,这里首次发现了钾盐。尽管泰国的钾盐矿储量仍不清楚,但政府声称该国的储量位列世界第四。钾盐探明储量世界第一的是加拿大,达11亿吨,其次是白俄罗斯和俄罗斯,储量分别为7.5亿和4亿吨。20世纪80年代就有人对开采泰国钾盐产生了兴趣,但一直到前几年才有所进展。之前这么多年停滞不前,主要是由于开采钾盐缺乏财务上的可行性和存在法律上的限制,以及当地社区的反对。

近期推进钾盐开采的活动与全球化肥市场的变化紧密相关。泰国目前氯化钾高度依赖进口,海关数据显示,2022年进口量超过73.6万吨。但俄乌战争和白俄罗斯镇压抗议所引发的制裁导致钾盐贸易中断,因此其价格大幅攀升。

乌隆他尼皇家大学(Udon Thani Rajabhat University)讲师山滴巴·西里瓦塔纳派汶(Santiparp Siriwatthanaphaiboon)表示:“泰国政府一直强调,开采将减少钾盐进口,降低泰国的化肥价格。”他说,据估计,泰国的钾盐年生产能力有可能达到300万吨,超出了泰国目前的需求量,剩余的部分可以卖给中国。

Man walking past large white sacks in a warehouse
开采钾盐矿主要是为了获得生产化肥所需的钾。近期全球钾盐价格飙升增加了泰国政府和私营企业在泰国东北部开采新钾盐矿的压力。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尽管中国有自己的钾盐矿藏,但由于农业体量巨大,每年依然从俄罗斯、加拿大、白俄罗斯等国进口750万吨氯化钾,是世界上第三大钾盐进口国。中国一直将泰国视为离本国较近的钾盐替代进口源。1997年,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国投资泰国钾盐矿的谅解备忘录。几年后的2004年,中国明达钾盐公司申请在瓦暖尼瓦勘探钾盐矿的许可证。

不过,一直到2014年泰国军事政变之后,这份勘探许可申请才获得批准。新的军政府急于利用泰国的自然资源获得更多经济利益,因此同时还批准了另外三处钾盐矿开采许可,分别位于泰国东北部的猜也贲府、乌隆府和呵叻府。到目前为止,上述地点中只有一处启动了开采活动——泰国本土企业泰卡里公司(Thai Kali Company)在呵叻府丹坤托的项目。

死土与咸水

走在家乡丹坤托被盐碱侵蚀的土地上,塔纳万·凯诺说道:“我会让这块土地保持现在的样子,作为证据,让人们看看钾盐开采给村民们造成了怎样的影响。”这块地紧邻矿区边界,曾经是一片稻田。社区成员表示,2017年钾盐开始开采之后,盐分便开始渗入这一带的水源,土壤盐碱化严重,什么也不长。

View of a person's legs wearing sandals, stood on yellow and white ground
丹坤托的塞南村。钾盐矿旁边的这块地曾经是稻田,如今变成了盐碱地。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Woman stands next to a dead tree
塔纳万表示,她和村民正在采取行动,因为他们不想让其他地方的人也同样遭遇钾盐矿开采带来的苦果。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Aerial view of farmland marked with patches of white
塞南村的村民们表示,采矿作业开始两年内,他们曾经肥沃的土地就开始减产。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这个钾盐矿采用的是一种名为溶浸法(solution mining)的工艺,要将大量的水注入地下溶解钾盐,然后再将形成的盐水泵回地表的大池中,让水分缓慢蒸发,留下钾和其他盐分的结晶。整个过程非常耗水,并且污染邻近水源的风险也很大。

泰卡里公司丹坤托弄赛区(Nong Sai)的钾盐矿启动开采后的两年里,附近塞南村(Sai Ngam)的居民就发现,他们的庄稼开始歉收,矿区周围的土壤中开始渗出盐分。

我们的反抗会让人们看到我们的遭遇。
塔纳万·凯诺

原先种植稻米、芒果和玉米且产量颇丰的农田如今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覆盖着一层白色的盐分。曾经郁郁葱葱的树木和灌木丛也已凋敝。

塔纳万表示:“原来我一直以为他们(矿业公司)会给我们带来发展。看到这么多的负面影响,我非常震惊。”

在村民要求下,2022年5月,泰国政府机构环境与污染控制办公室(Environment and Pollution Control Office)对矿区周围的土壤和水质进行了检测,结果发现样本的盐度极高——高到当地居民发现他们家中的墙壁和建筑物都被盐分侵蚀。

People pointing at a hand-drawn map
反采矿活动人士围着一幅丹坤托地图讨论弄赛以外地区的情况。这些地方的居民称他们也受到了泰卡里钾盐矿的影响。在距离钾盐矿10多公里的一个村子,淡水已经变成了咸水。该公司进行探索性开采的其他地区也出现了作物歉收的情况。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克鲁·凯诺(Krue Kainok)住在距离钾盐矿10多公里的地方。据他说,2019年他们村的自来水就开始发咸。“我们洗澡的时候会突然感觉身上痒,沐浴露也不起泡沫。我们尝了一下自来水,才知道已经变咸了。”他解释说矿区周围地区的咸水通过天然水道流入了他们村的水塘。

村民们花钱买了近一年的饮用水之后,才要求对此事追责。最终,泰卡里公司花钱铺设了管道,将另一处水源引入了村子,但村民们支付的水费却水涨船高。

2022年初,泰卡里公司开始勘探该地区其他可能的开采点,萨吉吞村(Sa Khi Tun)的居民很快便发现一个测试点周边的环境受到了影响。曾经高产的稻米停止了生长,附近水塘中的鱼纷纷死亡。村民们担心自己将面临与塞南村一样的命运,于是便组织起来成立了“丹坤托县保护小组”(Dan Khun Thot District Preservation Group),反对开采并要求赔偿。新冠疫情期间在曼谷工作、后来回乡的塔纳万决定不再返回曼谷,而是成为了反对开采活动的领导人。

Person stood in a road surrounded by farmland, holding up a banner
距离泰卡里钾盐矿数公里之外的一座村庄外,村民们高高地挂起抗议横幅,上面写着:“萨吉吞人们不希望开矿”。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Aerial view of green farmland
萨吉吞的农田仍然绿油油地充满生机。为了保住这片肥沃的田野,在当地进行过一次试采后,村民们便行动起来将采矿作业拒之门外。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Woman standing in a field of tall crops
荣迪·敏坤托(Jongdi Minkhunthot)与乡亲们成功地迫使萨吉吞的一处试采点关闭。他们在通往矿场的道路上种上了玉米。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塔纳万表示:“如果我们不反抗,后果会更糟糕。”泰卡里从村民那里买下了矿区周围的大部分土地,但塔纳万却拒绝卖自己的地。“我们的反抗会让人们看到我们的遭遇。我们希望成为榜样,这样一来同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在伊桑的其他地区。”

电动汽车可能成“绿色”借口

2021年,泰国政府宣布了雄心勃勃的“30@30”愿景,目标是到2030年确保该国电动汽车占比达到30%。这一计划为泰国用钠替代锂开发价格低廉的充电电池注入了动力。孔敬大学目前开发的钠离子电池技术在东南亚尚属首创,但目前尚未达到应用于电动汽车的水平。但泰国政府希望,该技术可以在泰国本土电动车电池产业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泰国政府似乎还希望它能进而促进钾盐产业的发展。官方在针对这一问题的通告中时常提到该国的钾盐矿储备可作为钠元素的来源。

同样地,泰国国内推动钾盐矿开采,说明新型电池可能会助长对钠的需求。2023年1月财政部提交给内阁的一份文件就提到:“有能源领域投资者有意投资于猜也贲府的钾盐矿。他们感兴趣的不是钾肥生产,而是用钾盐作为原料生产电动汽车电池。”

A person, head out of shot, stands next to a table with a sign reading 'sodium lithium battery' on
泰国东北部孔敬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一种以钠而非锂为原料的新型电池。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A lab technician
孔敬大学已经成立了一家锂离子电池生产厂,并正在建设一家类似的钠离子电池生产厂。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然而,是否开采新的钾盐矿来满足电动汽车产业的需要,专家还有质疑。

孔敬大学钠离子电池研究团队负责人弄拉克·梅通(Nonglak Meethong)解释称,这项技术需要纯度非常高的钠。新矿开采的主要是钾元素,所以可能无法满足这一需要。

他们研发的电池所使用的钠是从泰国产的岩盐中提取的。弄拉克认为在目前的需求水平下,不需要额外的钠源。不过她也表示,未来十年需求可能显著提升。

弄拉克说:“钠离子电池技术必将不断成熟,这是非常有益的进步。不过,我们需要对资源进行管理,控制环境影响。”她还谈到需要控制开采活动对矿区附近社区的影响。

People holding red and white protest signs
泰国东北部各地的活动人士正互帮互助,抵制各自社区的钾盐开采活动。2023年4月,他们齐聚一堂,了解采矿造成的潜在影响,交流倡议活动技巧。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中外对话

反采矿活动人士、倡议组织“矿业资源公共政策项目”(The Project for Public Policy on Mineral Resources)创始人勒萨·康孔萨(Lertsak Khamkhongsak)也认为,目前泰国的岩盐开采量足以满足电池产业的需求。他担心,电动汽车被当作推动钾盐开采的“绿色”借口。

勒萨说,嘴上说着是为了环境友好,可实际上这不过是为了让项目“更轻松地获批”的一种方式。他还补充说,“真实的情况截然不同”。“最终,钾盐大多数会被卖到中国用来制造化肥。”

勒萨说:“需要对如何处理污染和规划合理的采矿区给出更加全面的解释,而不是简单说一句‘我们会有足够的材料生产电池’就没事了。单是丹坤托的钾盐矿就已经产生了很多影响。如果其他行业有更多需求,他们将如何控制影响呢?”

中外对话就本文涉及的情况联系了泰卡里公司,但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对方回复。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