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欧盟欲实现“积极森林效益”,如何在棕榈油行业落地?

棕榈油行业必须聚焦社会公正,以降低其供应链中的毁林风险。
  • en
  • 中文
今年的欧洲可持续棕榈油对话(European Sustainable Palm Oil Dialogue)大会讨论了棕榈油行业是否需要将相关生产经营活动给工人、小型种植户、原住民和当地社区带来的负面影响考虑在内的问题。图片来源:Icaro Cooke Vieira/CIFOR CC BY-NC-ND 2.0
今年的欧洲可持续棕榈油对话(European Sustainable Palm Oil Dialogue)大会讨论了棕榈油行业是否需要将相关生产经营活动给工人、小型种植户、原住民和当地社区带来的负面影响考虑在内的问题。图片来源:Icaro Cooke Vieira/CIFOR CC BY-NC-ND 2.0

关于棕榈油行业的辩论一直聚焦在该行业对森林和生态多样性的不利影响上。而其给工人、小型种植户、原住民和当地社区造成的不利影响却远远没有得到重视。急需加强相关讨论中对人的关注,确保棕榈油这一全球性的大宗商品可以为其产地带来积极的社会和环境影响。这就是今年欧洲可持续棕榈油对话(European Sustainable Palm Oil Dialogue)的核心议题。

这场大会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大消费品生产商、棕榈油供应商、认证机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大会回避了2020年全行业都未能兑现“无毁林、无泥炭地使用、无剥削”(No Deforestation, No Peat, No Exploitation,简称“NDPE”)承诺的敏感议题,而是重点关注欧洲如何降低关键大宗商品供应链中的毁林风险,构建一个能够产生“积极森林效益”(forest positive)的未来。

全球大约80%的毁林是由农业扩张驱动的,而欧盟则是棕榈油、肉类产品、大豆、可可、玉米、木材和橡胶等毁林风险大宗商品的主要进口方。1990年到2008年,全球交易的毁林风险大宗商品中,有三分之一是欧盟消费的,占全球产品和服务生产相关毁林面积的10%左右。

aerial photo of a palm oil plantation built in a deforested area of the Indonesian province of Papua
印尼巴布亚省一个建在毁林地上的油棕种植园。欧盟是全球各地油棕种植园产品的最终目的地之一,也是很多毁林风险产品的主要进口方。图片来源:Ulef Ifansasti/绿色和平

2019年7月,欧盟委员会发布了“加强保护与恢复世界森林欧盟行动”(Stepping up EU Action to Protect and Restore the World’s Forests)计划。该计划将建设可持续、无毁林的供应链,增强透明度以及加强(生产国与消费国之间、商业机构与公民社会之间)合作放在重要位置。此后,《欧洲绿色新政》(European Green Deal)、《欧盟生物多样性2030战略》(EU Biodiversity Strategy to 2030)以及《从农场到餐桌战略》(Farm to Fork Strategy)等文件均重申了这些承诺。其中,后两份文件提出,欧盟委员会“将在2021年拿出一份立法提案以及其他措施,从而避免或者尽可能减少涉及毁林和森林退化的产品进入欧盟市场”。

欧盟委员会全球可持续发展总监阿斯特里德·休梅克(Astrid Schomaker)在大会发言中指出,这份即将公布的提案代表的是一份更加全面整体的森林保护与恢复方略。与欧盟森林执法、施政与贸易(Forest Law Enforcement, Governance and Trade,简称“FLEGT”)行动方案一样,该提案将强制要求大型生产商和贸易商开展尽职调查,并把建立与生产国的森林保护合作关系和加强国际合作置于优先地位。但与此同时,新的提案将更多关注劳工权益和人权问题,以构建负责任的价值链。

棕榈油行业的工人几乎没有集体谈判的机会,并且保护工人权益的独立工会也少之又少。

发放了全球约19%可持续棕榈油认证的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组织(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简称“RSPO”)欧洲、中东和非洲副主管鲁本·布伦斯维尔德(Ruben Brunsveld)在发言中强调,欧洲肩负着实现“积极森林效益”的道德责任。欧洲的殖民剥削史意味着欧洲需要采取行动,弥补过去造成的伤害,帮助生产国提升完善。与会者反复明确提出,需要有直接的资金支持来帮助实现这些目标。

对于数百万依靠棕榈油生产维持生计的工人而言,当然需要变革。致力于与发展中国家工会合作以保护工人权益的CNV Internationaal组织执行主任埃利斯·范·亚克(Elles van Ark)解释称,棕榈油行业的工人几乎没有集体谈判的机会,并且保护工人权益的独立工会也少之又少。发言中,范·亚克还呼吁RSPO参照CNV Internationaal提出的路线图建立汇集各利益相关方的社会对话工作组。

有与会人员提出,油棕小农及其观点也应被纳入决策。小农一般种植面积较小,虽然他们的产量占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的40%,但此前却一直被排除在相关讨论之外。现在,各方似乎都在更努力地让油棕小农参与进来,比如RSPO和印度尼西亚可持续棕榈油(Indonesian Sustainable Palm Oil,简称“ISPO”)认证计划都为小农设置了单独的认证要求,从而使相关承诺对他们来说更加可行。

An oil palm smallholder in Sumatra, Indonesia loads a truck with oil palm fruits for transport to a nearby mill.
印尼苏门答腊省的一户小农将棕榈果装车运往附近的榨油厂。尽管小农的产量占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的40%,但他们却往往被排除在行业相关讨论之外。图片来源:John Novis/绿色和平

由于经过认证的棕榈油价格更高,大型棕榈油企业经营的榨油厂有财务上的动力支持小农户获得认证——因为这样一来双方都能获得更高的收入。除了增加农民收入之外,认证还可以为农民和他们所在的社区带来积极、直接的社会影响。

印度尼西亚可持续棕榈油农民论坛FORTASBI(Forum Petani Kelapa Sawit Berkelanjutan Indonesia)的鲁凯娅·拉菲克(Rukaiyah Rafik)对于认证体系对农业社区的影响表示乐观。她解释说,认证让各个团体变得更有组织性,使之发现社群内部最重要的需求,而且,将性别包容作为其有机组成部分的RSPO认证体系确实在促进性别平等方面起到了显著作用。鲁凯娅还表示,对于小型油棕种植户来说,成本是一大障碍,而直接资金支持将是推动认证推广的关键。

包括联合利华、雀巢和百事在内的消费品论坛(Consumer Goods Forum)成员企业均派代表参加了此次大会,而他们在会上的发言也表明,他们对于下一步需要开展的工作心中有数。除了认证之外,企业行为可以发挥巨大的积极作用:这些组织有能力,有影响,也有财力,可以帮助推动系统层面的改变。

企业行为可以发挥巨大的积极作用:这些组织有能力,有影响,也有财力,可以帮助推动系统层面的改变。

此次线上会议是由可持续贸易行动计划IDH与欧洲棕榈油联盟(European Palm Oil Alliance, EPOA)联合主办。根据IDH的统计,2020年欧洲进口的食品、动物饲料和油脂化工产品使用的棕榈油中,90%得到了RSPO的认证。另外,欧盟境内精炼厂使用的棕榈油全部符合NDPE规范。这显然是一种进步,但问题是欧盟仅占全球棕榈油消费的10%。目前,印度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市场,中国则是位居其后的第二大进口国。在考虑如何推进积极的森林影响时,这些主要国家和地区的作用至关重要。

关于企业如何信守承诺、采取直接行动的问题,目前的讨论往往提到在掌握生产地实际状况方面面临的后勤和技术挑战。这些挑战可能是真切存在的,但跨国公司可以利用它们的地位,将可持续棕榈油承诺拓展到它们在其他国家的运营中。

例如,联合利华向RSPO提交的《2018年年度进展报告》(2018 Annual Communication of Progress,简称ACOP)显示,该企业在欧洲生产的产品所使用的棕榈油中有97%都经过了该机制认证,而这一比例在中国和印度则分别只有48%和41%。即便大量使用认证棕榈油存在困难,企业仍可从独立的小农那里购买认证信用值,从而资助小农实现认证。这对企业兑现支持可持续棕榈油的承诺将大有裨益。

A Greenpeace billboard put up in 2008 in front of Unilever’s London headquarters.
2008年绿色和平在联合利华伦敦总部前树立的广告牌。欧洲可持续棕榈油对话大会讨论了类似联合利华这样的大企业如何将其可持续性承诺拓展到其在欧洲以外地区的经营活动中。图片来源:John Cobb/绿色和平

企业还需要有采取直接行动的机会,而这也正是需要合作的原因。禾众基金会(Solidaridad)和IDH联合推出的可持续油棕小农国家倡议(National Initiatives for Sustainable Oil Palm Smallholders,也称为“NI-SCOPS项目”)正在印尼、马来西亚、尼日利亚和加纳等国建立政府间倡议。项目采取“景观层面法”(landscape-level approach),即对一块特定区域内多宗土地用途的政策和实践进行整合,以便在确保土地负责任、公平利用的同时,赋能当地行为主体,使其有能力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这种切实可行的方式不仅有助于影响和改善国家以及地方层面的治理水平,还发挥了小农和当地社区的作用。

毫无疑问,认证体系发挥着加快棕榈油行业变革的作用,并将继续发挥这一作用。但景观层面法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另外一种推动积极森林影响,并与认证体系相互补充的方式。棕榈油只是热带地区生产的存在毁林风险的大宗商品之一。但这个行业给我们带来的经验教训,以及包括消费品论坛成员在内的大型商业机构表现出的明显的要做得更好的意愿,定然会为整个大宗商品市场转型奠定基础。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