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工业开发威胁柬埔寨最大国家公园

在一个早已被种植园瓜分的保护区内,柬埔寨又在为另一个工业区和新的燃煤火电厂寻找空间。
  • en
  • 中文
波东沙哥国家公园已经有不少特许经营用地,新经济特区的建立将对原始森林产生进一步的破坏。图片来源:Pring Samrang / Alamy
波东沙哥国家公园已经有不少特许经营用地,新经济特区的建立将对原始森林产生进一步的破坏。图片来源:Pring Samrang / Alamy

柬埔寨政府批准在戈公省苍翠茂密的波东沙哥国家公园(Botum Sakor National Park)新建一个经济特区和一座燃煤电厂。这个生态多样的原始森林中又将多出一个不受严格监管的工业地带。

去年年底,戈公省官员宣布与柬埔寨皇家集团(Royal Group)签署了这项总面积超过100平方公里的经济特区协议。

早些时候,皇家集团宣布计划与中钢集团合作在这个国家公园中新建一座700兆瓦的燃煤电厂,并承诺将80%的电力出售给后者。

Botum Sakor locator map
制图:Danielle Keeton-Olsen/ 中外对话

皇家集团拟建的波东沙哥国家公园电厂获得了168.8公顷的土地,但是经济特区的位置尚未决定。据戈公省介绍,皇家集团考虑将其设在波东沙哥国家公园南部的塔努(Ta Nuon)和萨马萨尔(Thma Sar)。

波东沙哥经济特区已于去年9月注册成为公司,但是作为两位注册董事之一的凯克·谢(Kheik Sie)却称自己既非皇家集团工作人员,也未与该集团开展合作。

凯克·谢说,现在讨论哪些公司会在经济特区落户还为时尚早,因为其名下的特区公司具体落在何处仍在讨论之中。“如果(周围的)人们知道我们看上了这片地,我们就不能买了。”

皇家集团并未对评论要求做出回应。

特殊地位

打算在柬埔寨开发经济特区的企业最低必须拥有50万美元的固定资产,并且还需有意愿在在特许土地上投资兴建基础设施,这对不少企业来说是一项挑战。作为回报,柬埔寨政府会在特区内设立“一站式服务办公室”或者派驻一位官员,负责即时海关审批和其他行政事宜。当然,费用全部由企业承担。 波东沙哥经济特区并不是这个国家公园里的第一个经济特区。2008年,柬埔寨政府就批准柬埔寨房地产大亨李永法(Ly Yong Phat)建立了一个总面积2200公顷的经济特区,即戈公经济特区

皇家集团尚未确定新经济特区的位置,但是肯定是要在波东沙哥半岛已有的几个经济特区和特许经营区之间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据戈公省介绍,皇家集团正在考虑的地块位于塔努(Ta Nuon)和萨马萨尔(Thma Sar)这两个区域内。制图:Danielle Keeton-Olsen/ 中外对话

想要了解戈公经济特区内运营企业的信息非常难。2017年,该经济特区副主席提迪杰·通巴达纳(Thitidej Tongpatana)曾向《高棉时报》(Khmer Times)透露,特区内共有七家企业,主要为现代、三菱和丰田公司生产零配件,而这三家车企都在边境另一侧的泰国设立了规模更大的汽车厂。

人称“戈公王”的李永法在特区旁还开辟了糖业种植园。因为多次暴力驱逐当地居民和恶劣的工作环境,种植园的名声并不好。但是,戈公经济特区的情况并未得到详细记录。

环保组织“大自然母亲”(Mother Nature)创始人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戴维森(Alejandro Gonzalez-Davidson)表示,因为特区位置偏僻而且把守森严,该组织在柬埔寨的研究人员很难进入这一地区。

他说进入特区有水路和陆路两种渠道,从海上坐船去会比较危险,而陆路渠道只向该公司认识的个人和当地居民开放。他说:“你只要一到那儿就会立即被包围或者抓起来。”

satellite image showing an area of development within the Koh Kong SEZ
戈公经济特区内一个正在开发的区域。其他区域也在进行类似的土地清理工作,但是从屋顶大小来看,只有零星几处建筑物可以开展制造业活动。图片来源:Maxar / Esri

该区域卫星图像显示当地正在进行土地平整和土方工程,但是从屋顶大小来看,只有零星几处建筑物可以开展制造业活动。但是2019年有传言说李永法有意开发与其经济特区隔岸相望的戈公岛。听到这一消息后,“大自然母亲”组织发起了一项护岛行动,但是随后该组织的几名主要成员在去年都被抓进了监狱

冈萨雷斯·戴维森指出,波东沙哥国家公园和戈公省沿海岛屿上有不少特许经营用地,但是大多处在“未开发甚至是毫无生气”的状态。他补充道,自从2009年至2012年利润丰厚的伐木风潮过后,这里就少有开发活动的迹象。

皇家集团的新经济特区与耗资38亿美元的“七星海”项目同在戈公省。由天津优联投资发展集团承建的“七星海”项目包括一个赌场、一个高尔夫球场和一家酒店,项目开发过程中还曾牵涉土地征收冲突

An airport construction site is seen in an area developed by China company Union Development Group at Botum Sakor in Koh Kong province, Cambodia
天津优联投资发展集团承建的项目还包括一个新机场, 该项目于2018年启动,目前已接近完工。 图片来源: Pring Samrang / Alamy
swimming pool is seen at Dara Sakor Hotel at Botum Sakor in Koh Kong province
“七星海”度假村的酒店。图片来源: Pring Samrang / Alamy

他问:“政府一直试图将‘七星海’项目描述成一个豪华度假胜地。但是,哪有度假胜地里建大型火电厂的?”

作为比较,冈萨雷兹·戴维森拿邻近的西哈努克市的一座燃煤电厂和一座粉煤灰处理厂给当地居民带来的影响举例

保护区

尽管其中划出了六块特区经营用地,但是波东沙哥国家公园中的野生动物资源依旧丰富。这里发现了超过44种哺乳动物,包括占全球数量10%的戴帽长臂猿,以及不少候鸟。联合国数据显示,这个国家公园也是柬埔寨最重要的大象活动区域。

Sunda Pangolin
波东沙哥国家公园中除了亚洲象和戴帽长臂猿外,还生活着濒危的马来穿山甲。图片来源:Alamy

野生动物联盟(Wildlife Alliance)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为了保护大象的迁徙路径,该机构帮助柬埔寨政府在波东沙哥国家公园与茂密的中央豆蔻保护林(the Central Cardamom forest)之间建立了西南大象走廊(the Southwest Elephant Corridor)。

保护生物学家托马斯·格雷(Thomas Gray)已经在野生动物联盟工作了四年。他指出,波东沙哥国家公园中现存的大象种群主要在七星海特许经营用地附近的森林中活动。这个区域大约有200或300平方公里,但是他并不知道象群的活动区域具体有多大。

格雷说,他上一次在这一区域开展工作还是三四年前,自那时起,象群“似乎就基本上开始变得孤立起来”。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改变了象群的迁徙行为。

2018年,波东沙哥成为南豆蔻山脉减少砍伐和森林退化造成的碳排放项目(REDD+)下的三个保护区之一。该项目由野生动物联盟牵头,目标是在30年的项目运作期内,保护442821公顷的森林免受损失,防止1.07亿吨碳当量的温室气体排放。

Satellite images show recent clearings in the Tatai Wildlife Sanctuary, a densely-forested area north of Botum Sakor
塔泰野生动物保护区(the Tatai Wildlife Sanctuary)位于波东沙哥北部地区,森林茂密。卫星图像显示该地区近期有毁林行为发生。图片来源:Maxar / Esri

根据全球森林观察(Global Forest Watch)的数据,波东沙哥国家公园特许经营用地内大多数的森林砍伐都发生在五年多以前。卫星图像显示,近期公园北部森林茂密的塔泰野生动物保护区深处有小范围的砍伐活动。全球森林观察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从波东沙哥到塔泰已经开辟出了一条道路,这有可能为土地投机和销售提供可乘之机。

其实,这片区域也为野生动物联盟带来了经济收益。美国非营利机构的税收信息披露机制的数据显示,2019年野生动物联盟首次通过碳信用销售获得了400万美元收益,并且还与波东沙哥国家公园内的一家生态旅游公司展开了合作。

2009年,一份为野生动物联盟撰写的REDD+初步报告警告称,波东沙哥国家公园内多个特许经营用地存在的重叠问题,以及李永法的戈公经济特区(当时刚刚获批)引发的土地投机价格飙升都将对该地区森林的完整性产生威胁。此外,报告还注意到了森林砍伐带来的碳排放问题。

在格雷看来,野生动物联盟将自己在波东沙哥国家公园内获得政府授权的特许经济用地打造成生态度假村和保护区的做法不失为一个保护波东沙哥这类遭受重创的森林保护区免遭进一步破坏的有力方法。

boat moored on Tatai River, Cambodia
打造生态度假村为波东沙哥的发展提供了更有利于森林保护的方法。图片来源: Neil McAllister / Alamy)

格雷说:“柬埔寨保护区的数量已经令政府力不能及。”由于不了解波东沙哥经济特区的具体位置,他也无法评论其潜在影响。但是他认为,这些影响应该会被限制在野生动物联盟的特许用地和较大的REDD +项目范围之外。

冈萨雷斯·戴维森表示,在当地社区的领导之下,该地区“巨大的潜力不仅体现在可持续渔业方面,还体现在生态旅游方面”。他说,燃煤电厂、新建经济特区和其他工业开发活动都会抹杀这份潜力。

“波东沙哥曾经是柬埔寨规模最大、野生动植物资源最丰富的一个国家公园,而这一切都将被断送。”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