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巴基斯坦雪山巅的女性救援队

女性在巴基斯坦山区村庄的救灾工作中至关重要,她们不断磨练自己的技能以拯救其他女性的生命。
  • en
  • 中文
巴基斯坦北部奇特拉尔的雪崩救援训练(图片:AKAH-P)
巴基斯坦北部奇特拉尔的雪崩救援训练(图片:AKAH-P)

中学教师沙尼姆·巴诺(Shamim Bano)最近刚从阿富汗的喀布尔回来。她在那里呆了两周,教阿富汗女性如何进行搜救工作。培训内容包括如何利用绳索和安全带攀登山坡和峡谷,以及高空滑索和绳索垂降的使用。“只要做错一步,就可能引发落石,”她解释说。

处理严重的人员伤亡,包括骨折和头、颈、背部受伤也是培训的一部分,她说。

巴诺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担心深闺制度(purdah,指伊斯兰教和印度教妇女躲在帷幔或面纱后不让外人看到)会导致无法开展救援工作。“因为有深闺制度,所以灾难发生时,男性经常会觉得救助女性很尴尬,因此放任她们死去,”她说。

2008年她抓住机会成为一名搜救志愿者,现在作为培训师的她继续参加每月一次的搜救演习,从而提高自己的技能。

CPR training
心肺复苏培训(图片:AKAH-P)

诸多危险

巴诺生活在巴基斯坦最北端的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Gilgit-Baltistan)地区,那里是世界上最高的三个山脉——兴都库什山脉(the Hindu Kush)、喀喇昆仑山脉(the Karakoram range)以及喜马拉雅山脉(the Himalayas)的交汇处,拥有7000米以上的山峰50座,8000米以上的5座,包括全球第二高的乔戈里峰(K2)。水量丰沛的罕萨(the Hunza)、吉尔吉特(the Gilgit)等山间河流在这里穿流而过,那里还有数百座冰川。

但这样壮美的地貌却经常受地震、雪崩、山体滑坡和冰川湖溃决洪水等灾害侵扰,有时它们会夺去人们的性命。

气候变化

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的社区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社区,巴基斯坦阿加汗人居署(Aga Khan Agency for Habitat, Pakistan,以下简称AKAH-P)应急管理部门负责人萨尔玛努丁·沙哈(Salmanuddin Shah)说。

像巴诺这样的志愿者共5万名,其中一半是女性。自1998年巴基斯坦阿加汗人居署作为“聚焦巴基斯坦”(Focus Pakistan)组织成立以来,一直通过社区灾害风险管理(CBDRM)项目为他们提供培训。

Rappelling training
绳索垂降训练(图片:AKAH-P)

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Khyber Pakhtunkhwa)山区的奇特拉尔(Chitral)以及信德省(Sindh)沿海地区的一些社区也面临日益严重的灾害风险,沙哈说。

巴基斯坦阿加汗人居署还在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叙利亚和印度次大陆沿海平原的山区设有办事处。

“近年来冰川涌动和冰川湖溃决洪水事件呈指数级增长。” 巴基斯坦阿加汗人居署首席执行官纳瓦布·阿里·汗(Nawab Ali Khan)表示。 他列举了罕萨山谷(the Hunza valley)地区最近发生的两次冰川涌动——希姆沙尔(Shimshal)的基罗得平(Khirodpin)冰川和哈桑巴德(Hassanabad)的希什珀(Shishper)冰川。“两座冰川都沿山谷移动了数英里,导致山谷阻塞形成堰塞湖。同样,吉泽(Ghizer)区的巴茨瓦特(Badswat)冰川突然断裂也阻塞了吉泽湖,淹没了整个巴茨瓦特村(Badswat),”他说。

巴基斯坦气候灾害地区的777个定居点中,有40%面临多重自然灾害的威胁,其中山区社区最为脆弱,汗说。

环境恶化,再加上人口快速增长,更加剧了山区民众面临的灾害风险,他们是这个国家“最贫穷、最弱势、最无助的人群”,他说。

A glacier in the Shimshal valley
希姆沙尔山谷的冰川(图片:AKAH-P)

阿加汗发展网络(Aga Khan Development Network,AKDN)环境与气候委员会主席拉希姆·阿加·汗(Rahim Aga Khan)说:“数十年来,阿加汗发展网络一直在与弱势社区合作改善生活质量,减少灾害风险。如今面对气候危机,了解并减轻这些风险变得更加紧迫。只有帮助这些社区适应他们这时常处于危险之中的居住地,并与之和谐共荣,才有希望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

巴基斯坦阿加汗人居署将技术和当地知识相结合,并以罕见的程度将社区发展工作与灾害风险管理融合起来的做法使他们赢得了2020年世界人居奖金奖(2020 World Habitat Award)。他们将地质学家以及当地社区组织在一起,利用卫星图像和风险测绘工具共同创建了地方危害脆弱性与风险评估(Hazard Vulnerability and Risk Assessments,HVRA),从而确定最佳的土地利用形式和最安全的建筑场所。

2004年以来,该组织已经对785个定居点进行了地方危害脆弱性与风险评估。这些定居点主要集中在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和奇特拉尔。来自不同行业的志愿者参与了修建避难所、制定灾害管理计划、安装天气监测站和社区预警系统的工作。

拯救生命

“社区是我们工作的核心,成功的关键则是志愿者,”汗说。

虽然男女一起接受训练,但专门的女性志愿者团队是与社区有效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来自卡里玛巴得(Karimabad)的比比·努斯拉特(Bibi Nusrat)说。这位40岁的护士从2000年以来就一直担任巴基斯坦阿加汗人居署驻奇特拉尔办事处的社区灾害风险管理培训官。她会拜访灾害高发的村庄,并教授当地社区如何开展自我保护。2020年她拜访了奇特拉尔当地15个易受雪崩袭击的村庄。而在奇特拉尔,这样的村庄有150个。

volunteers refreshing their skills on rope management
志愿者提高绳索技巧(图片:AKAH-P)

和巴诺一样,努斯拉特也强调女性作为救援团队核心的重要性。“我认为救援队中必须要有女性,因为灾难发生时家中的男性成员可能不在家,而且对当地民众来说,深闺制度根深蒂固,因此我们要尤其注意。”

并非所有深闺制度的支持者都认为在灾难中也应该遵守这项习俗。55岁的纳瓦兹·汗(Nawaz Khan)和努斯拉特同村,是深闺制度的坚定追随者,他说:“我不介意有陌生男人来我家中营救女性。”

不幸的是,即使在中心城区,持这种观点的人也很少,更不用说自然灾害频发的偏远地区了。

去年,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卡拉奇的格里马尔(Golimar)地区的里兹维亚社区(Rizvia Society)发生了一起建筑倒塌惨案,近20民女性和儿童被困。沙哈说居民阻止男性救援人员救助被困在废墟中女性。穆尼拉·巴尔卡特(Munira Barkat)2013年以来一直在救援队中工作,她说:“在我们这样保守的社会中,这种情况不断发生,男性幸存者坚持认为男性救援人员不能触碰女性尸体,宁愿让她们埋在废墟里,所以让女性从事救援工作非常重要。”

在巴基斯坦阿加汗人居署搜救队中,“男女接受同样的技能训练,”汗说。

将培训付诸实践

巴诺的首次大型救援任务是在2010年,当时罕萨山谷的阿塔巴德(Attabad)村遭遇了一场大型山体滑坡,造成20人死亡。罕萨河也被阻断形成堰塞湖,导致上游6000人流离失所。

attabad landslide
图为2010年阿塔巴德村遭遇的山体滑坡,类似这样的事件可以是毁灭性的(图片:AKAH-P)

“这是我第一次面临实战,也是第一次面对尸体,”巴诺说。

努斯拉特的第一次救援任务是2016年3月发生的苏松姆(Susoom)雪崩。这场雪崩致使9名学生丧生,也成了她永远难以忘记的经历。

她在帐篷里呆了两星期,冒着暴风雪和雨水,照看死者的尸体,以及昏迷者、伤员和体温过低的人。“我帮忙照顾了几十人,清理了八具尸体,然后把他们送回家人身边,”她回忆说。

Rescuers working after the Susoom avalanche
苏松姆雪崩之后,救援队正在搜救(图片:AKAH-P)

培训村民

努斯拉特解释了如何在村庄举办为期一天的培训课程来制定当地的风险管理计划。“我们教他们雪崩相关的知识:雪崩的类型、发生的季节和发生雪崩时如何自保。对村庄以往遭遇雪崩的情况进行分析后,制定出疏散计划,其中标明了安全路线,沿着这条路线可以通往配备帐篷、食物、药品等的避难所。”

她的团队还收集了那些在高风险雪崩地区的家庭的数据。

随后还组建了包括男性和女性成员的社区应急小组、当地搜救队伍、灾害评估和响应小组,并开展应急准备和响应能力建设。

Simulation training for emergency-response teams and search-and-rescue teams
应急小组和搜救队的模拟训练(图片:AKAH-P)

另一位也叫纳瓦兹·汗的村民强调了社区灾害风险管理项目的重要性。他在苏松姆雪崩中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年仅19岁的穆巴希尔·哈桑。“要不是巴基斯坦阿加汗人居署的人,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儿子的尸体,”他说。

“当时很困难,我也很害怕,但我现在可以毫不畏惧地说,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能做,”37岁的萨菲·古尔(Safi Gul)说,来自苏松姆的她曾经和努斯拉特一起参与雪灾后的志愿者工作。

本文原载于第三极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