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泰国:被反季节湄公河水位淹没的鸟巢

冬季干旱期上游水坝的反季节放水危及泰国境内筑巢的鸟类。
  • en
  • 中文
湄公河的泰国河段可能只剩不到1000对灰燕鸻。图片来源:Ayuwat Jearwattanakanok
湄公河的泰国河段可能只剩不到1000对灰燕鸻。图片来源:Ayuwat Jearwattanakanok

泰国东北部汶干府(Bueng Kan)距离湄公河仅50米的河滩上,一只孤独的雏鸟躲在一个被丢弃的塑料杯的阴影中,这是一只刚孵化出来的灰燕鸻。

“根据我的记录,河滩上有15个巢,比前几年都少,”今年二月发现这只小鸟的汶干拉诺(Bueng Kan Rak Nok)保护组织成员拉查内科恩·布阿罗伊(Ratchaneekorn Buaroey)说,“[灰燕鸻和金眶鸻]数量减少让我很担心,因为筑巢的地方受到湄公河干流大坝的影响。”

Small pratincole
河滩上的灰燕鸻。图片来源: Bueng Kan Rak Nok
Small pratincole eggs laid beneath an egg crate.
每年10月到来年5月的旱季,灰燕鸻会在河滩上产卵。 图片来源: Bueng Kan Rak Nok

灰燕鸻(Glareola lactea)终生只有一个伴侣。和湄公河上其他脆弱的鸟类一样,它们在每年10月到来年5月的旱季在河滩上产卵。但近年来,水电大坝导致河水水位出现了反季节变化。

12年来,拉查内科恩和丈夫诺帕多尔·布阿罗伊(Noppadol Buaroey)一直在观测汶干鸟类的生活,并记录在湄公河岸边筑巢的鸟类产下的蛋。

拉查内科恩说,今年的水位较低,这部分河岸没有被淹没。但2018年有21枚鸟蛋被河水淹没,占汶干拉诺组织在这里记录的活蛋数量的一半以上。

Flooded egg with flotsam, 2018
2018年,21枚鸟蛋被河水淹没。图片来源: Bueng Kan Rak Nok

非自然的水位

“这些鸟类需要几个月的低水位来孵化和养育雏鸟。反季节水位会导致鸟巢被意外淹没,”泰国鸟类保护协会(the Bird Conservation Society of Thailand)的阿尤瓦特·杰瓦塔纳卡诺克(Ayuwat Jearwattanakanok)说。“河流应该在该干的时候干,该涝的时候涝,否则几个世纪来一直依赖这种季节性节律的物种会逐渐灭绝。”

汶干上游的湄公河干流上有12座运营中的大坝,其中11座在中国境内,1座在老挝境内。老挝境内还有多座处于规划和开发等不同阶段的干流大坝。

“大坝在旱季突然放水,几乎彻底改变了湄公河曾经的面貌,”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博物馆(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Museum)研究员、湿地信托基金会(Wetland Trust)区域代表菲尔·朗德(Phil Round)说。“许多鸟蛋,以及不会飞的雏鸟会被冲走和杀死。”

几个世纪来一直依赖这种季节性节律的物种会逐渐灭绝。
阿尤瓦特·杰瓦塔纳卡诺克,泰国鸟类保护协会工作人员

2021年旱季的情况还无法预测,主要取决于靠近泰国和老挝边境的景洪水电站的维护和测试情况。

根据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智库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的数据,去年12月以来,景洪水电站下游水位一直上下波动。由于水电调峰作业,白天用电高峰时大坝开启涡轮,夜间则关闭涡轮,控制放水量,直到第二天用电高峰时,再次打开涡轮机以满足云南西双版纳当地用能需求。

朗德说,湄公河泰国段受影响的主要物种是现存数量可能不到1000对的灰燕鸻以及不到100对的距翅麦鸡(river lapwings),并称金眶鸻(the little ringed plover)和肉垂麦鸡(red-wattled lapwing)也受到了影响。

River lapwing. Image: Ayuwat Jearwattanakanok
大石鸻。图片来源: Ayuwat Jearwattanakanok
Mekong wagtail. Image: Ayuwat Jearwattanakanok
湄公鹡鸰。图片来源: Ayuwat Jearwattanakanok
River lapwing. Image: Ayuwat Jearwattanakanok
距翅麦鸡。图片来源: Ayuwat Jearwattanakanok

缺乏上下游协调

“我们确实需要适当开展某些系统性研究,分析大坝对鸟类的影响,从而更加准确地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朗德说。“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正在试图正确地评估损害。”

上游大坝的经济影响,包括湄公河三角洲的盐碱化洞里萨湖渔业衰退正深刻改变湄公河沿岸民众的生计。而该地区大部分地方缺乏可靠的鸟类调查,尤其在柬埔寨。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数据显示,过去20年,湄公河最稀有的鸟类之一——黄嘴河燕鸥(Sterna aurantia)在柬埔寨的数量减少了80%。今年2月,该组织宣布,尽管湄公河受到了破坏,但在当地保护工作的帮助下,湄公河黄嘴河燕鸥的数量五年内增长了一倍。尽管如此,黄嘴河燕鸥和黑腹燕鸥(black-bellied tern)已经从湄公河泰国和老挝段消失。

The river tern is one of the Mekong region’s rarest birds. Image: Ayuwat Jearwattanakanok
黄嘴河燕鸥是湄公河最稀有的鸟类之一。图片来源: Ayuwat Jearwattanakanok

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鸟类迁徙路径亚洲协调员杨定立(音,Ding Li Yong)博士说:“湄公河中下游柬埔寨东北部省份和老挝南部的河段没有很好地开展鸟类调查,但就最近的数据看来,这些地方可能很重要。”他还表示人类入侵已经危及许多物种,“现在湄公河上未受人类干扰、且岸边有大量鸟类的河段已经很少了。”

泰国和柬埔寨境内生活着一种湄公河特有的鸟类:湄公鹡鸰(the Mekong wagtail)。这一物种直到2001年才被确认东方鸟类俱乐部(The Oriental Bird Club)将大坝修建列为湄公鹡鸰面临的主要威胁。

在老缅泰三国交界处的清盛,上游有中国澜沧江上的水电大坝,下游有泰国的沙耶武里大坝(Xayaburi dam)。老挝北部的北本(Pak Beng)、巴莱(Pak Lay)、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萨纳坎(Sanakham)和巴春(Pak Chom)也在规划修建大坝。

湄公河上的主要水电站

“清盛和清孔(Chiang Khong)之间的河段发生的变化尤其明显。旱季水位异常高,裸露的沙洲因此减少,那本应该是灰燕鸻和其他鸟类聚集的地方,”阿尤瓦特说。 湄公河清盛段一直是泰国环保人士关注的焦点,而企图利用爆破提高河道通航性的长期计划更是加剧了争议。清盛也是中国境外湄公河最靠近上游的近实时监测站所在地。

预测之困

湄公河大坝监测项目(The Mekong Dam Monitor)可以在景洪大坝调节的影响抵达清盛和清孔之前48小时发出预警,并结合中国的澜沧江-湄公河数据平台,将下游水位突然上升或下降的预测精准到几厘米以内,但目前这种预测对鸟类保护者几乎没有价值。

“如果不能和控制上游径流的人协商,[预测数据]将无济于事。要减少环境对鸟类和其他动物的影响,关键是让湄公河水保持自然流态,”阿尤瓦特说。类似灰燕鸻这样的鸟类在产卵后需要两到三周的时间孵化,雏鸟几周内无法飞行。所以,在此期间只要河水漫上河岸就会破坏鸟巢。”

冬季,观鸟者会聚集在清盛的农邦开禁猎区(Nong Bong Kai Non-Hunting Area)观测鹞栖息地。泰国和其他沿岸国家虽尝试通过湄公河委员会(the Mekong River Commission ,MRC)对大坝建设施加压力,而该委员会完全是一个顾问机构。

“政府应该为下游民间社会创造平台,让他们参与或直接与中国协商,”湄公河社区研究所(Mekong Community Institue)以及暹罗生命之河协会(Living River Siam Association)主任泰拉蓬·波蒙(Teerapong Pomun)说。“我们不能单让政府或湄公河委员会出头,他们有他们的局限性和议程。民间社会是平衡权力和填补空白的重要因素。”

Little ringed plover eggs spotted by conservationists. Image: Bueng Kan Rak Nok
金眶鸻在河滩上产下的蛋。图片来源:Bueng Kan Rak Nok

泰国环保人士最关注的是距离泰国边境仅两公里的老挝萨纳坎大坝(Sanakham)。老挝计划向泰国出售电力。因此泰国完全可以通过拒绝签署电力购买协议来阻止大坝建设。

在萨纳坎大坝选址两百公里以外的地方,拉查内科恩和诺帕多尔·布阿罗伊通过标记灰燕鸻以及金眶鸻的巢穴和蛋来记录它们的数量。“我观测湄公河鸟类已经有12年了,”拉查内科恩说。“我还会继续下去,从而提高人们对湄公河干流水电大坝生态影响的认识。”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项目网站第三极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