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菲律宾赤口河大型灌溉工程面临反对之声

多位菲律宾议员和多个原住民团体对“大建特建”计划下的赤口河大型灌溉工程表示反对。
  • en
  • 中文
赤口河在科迪勒拉地区森林茂密的群山峻岭中蜿蜒流过。那里有许多动植物物种,也是卡林阿等原住民群体的家园。图片来源:Alamy
赤口河在科迪勒拉地区森林茂密的群山峻岭中蜿蜒流过。那里有许多动植物物种,也是卡林阿等原住民群体的家园。图片来源:Alamy

2020年5月,作为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提出的“大建特建”基础设施计划中最具争议、文化敏感性最高的大型项目之一,赤口河灌溉工程实现复工复产。但有批评人士指出,菲政府与中国公司签订的合同有违宪嫌疑。

菲律宾国家灌溉署(National Irrigation Administration)表示,菲律宾政府预计赤口河泵站灌溉项目(the Chico River Pump Irrigation Project)将使菲律宾全国水稻年产量增加约36217公吨(精米),并可以节省约1557万美元的大米进口费用。

这个项目包括泵站、变电站、输电线路、引水渠和便道等多个设施的建设。

2019年,菲律宾政府预计这项工程将使卡林阿省(Kalinga province)的4000多名农民受益,并在三年建设期内创造约1.5万个工作岗位。

而反对该项目的则是一个由原住民团体、环保主义者和一些菲国内政治人士组成的松散联盟。他们警告说,这个项目会对菲律宾最大岛屿——吕宋岛(Luzon)上科迪勒拉山脉地区(the Cordillera region)的森林和河流产生影响。他们还对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签订的融资协议的合法性表示了质疑。

这个项目是杜特尔特提出的“大建特建”(Build, Build, Build)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的目标是构建一个造价1770亿美元,由公路、铁路、桥梁、其他基础设施、以及就业机会组成的新的庞大网络。

赤口河项目预计耗资43.7亿比索(约合9000万美元),其中36亿比索(约合6200万美元)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贷款。 2018年,杜特尔特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时签署了该项目的融资协议。

据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介绍,项目于当年晚些时候动工,最初预计将于2021年年底或2022年年初竣工。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爆发,工程建设在2020年年初暂停了三个月。

捍卫原住民权利

2019年,代表该地区原住民社区的基层组织联合会——科迪勒拉人民联盟(Cordillera People’s Alliance ,简称CPA)——批评 该项目违反了菲律宾宪法和原住民的自决权。

CPA表示,该项目在未获得卡林阿省和科迪勒拉地区原住民事先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占用了他们的祖居地。而且,菲律宾政府在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签署贷款协议之前也未征询社区的意见。

CPA顾问委员会成员、原住民权利工作者乔安娜·卡里尼奥(Joanna Cariño)告诉中外对话:“ [这个项目]建在[卡林阿省] 皮努普克(Pinukpuk)原住民部落的土地上,但政府并未信守自己的向原住民社区引入项目的相关规定。”

CPA还对项目效益的官方说法提出了质疑,称该项目服务的只是皮努普克地区的一个区(barangay)。菲律宾环境关注中心(Center for Environmental Concerns ,简称CEC)警告说,这个项目可能会导致许多动植物物种受到伤害。这个灌溉系统的覆盖面积有8700公顷,但是其利用和改变的流域面积将大约为1886平方公里,其中大部分是森林和国家公园覆盖的公共土地。

CEC培训和社区服务协调员皮亚·费德里科(Pia Federico)说:“这些动植物损失需要许多年才能恢复过来。”

费德里科预测,相比于自由流淌的河流所提供的灌溉,这个项目会“导致用水竞争,特别是在干旱时期;还会使河水更加浑浊,特别是在其建设阶段;并会因为引水而导致下游的水文模式发生变化。”

CEC预测,项目最终会导致土壤、水文和大气等物理环境发生长期变化,影响生态系统健康,加剧土壤侵蚀,减少植被覆盖,增加下游卡加延河(Cagayan River)濒危淡水物种(如乌鱼、本地鲇鱼、蛇皮吻口鱼、鳗鱼、虾虎鱼、本地蜗牛、蛤蜊和巨型淡水虾)的风险。

费德里科说,赤口河以南、打拉市(Tarlac)附近的一个名为巴洛格-巴洛格(Balog-Balog)的类似灌溉系统已经造成了水土流失和淤积问题。

法律争议

人权律师、前国会议员内里·科梅纳雷斯(Neri Colmenares)已经向菲律宾最高法院提起申诉,要求认定菲政府获得的贷款违宪、违法且无效,并要求法院下令暂停该项目。

科尔梅纳雷斯是菲律宾国家优先党(Bayan Muna)成员,该党是菲律宾众议院左翼联盟马卡巴彦集团(the Makabayan bloc)内的12个党派之一。

科尔梅纳雷斯说:“一位公职人员要求我审核这份贷款协议的合法性时交给我一份文件副本。我们发现,这项协议是无效的。”他解释说,这类贷款协议通常缺乏详细信息,这有违宪法规定。他补充说,这笔贷款在递交菲律宾央行货币委员会之前就得到了批准,科尔梅纳雷斯认为这违反了宪法中要求事前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透明度条款。

这是对原住民的又一次压迫和歧视,为的是以所谓的‘国家发展’的名义占用他们的资源,即使这个项目并不能直接造福原住居民。
乔安娜·卡里尼奥,CPA顾问委员会成员、原住民权利工作者

申诉书已经提交了一年,但法院尚未发起任何专门的法律会议来对此做出回应。但是,申诉行为本身却成功地引发了一场有关这一贷款协议是否合宪的辩论。2019年爆发的数次抗议活动和讨论曾导致该项目建设被几度推迟。菲律宾财政部还被迫公布了贷款协议副本。副本显示,协议中包含保密条款。

科尔梅纳雷斯对保密条款表示反对,理由是该条款侵犯了菲律宾人民关于获得外国贷款的知情权。他解释说:“现行宪法的目标是确保菲律宾人民了解公共资金的使用情况,尤其是在马科斯独裁统治为国家带来数十亿美元债务之后。”

科尔梅纳雷已建议卡林阿省原住民以项目主要受害方的身份在当地法院提起诉讼。但是,原住民方面却不断受到袭击和恐吓威胁。

频遭威胁

该项目之所以在当地非常敏感,是因为它使人想起了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世界银行资助的赤口河水坝与灌溉项目引发的原住民权利之争。当时,卡林阿部落首领马克林·杜拉格(Macliing Dulag)将科迪勒拉原住民社区联合了起来,并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最终,世界银行退出了这个项目。

CPA顾问卡里尼奥(Cariño)说:“马科斯专政时期的侵略性开发让原住民群体对水坝建设心有余悸。”

今年一月,菲官方拆除了一座杜拉格和其他80年代赤口河大坝抗议者的纪念碑。在拆除之前,菲律宾公共工程和公路部(the Department of Public Works and Highways)表示,这座2017年在杜拉格(Dulag)私有土地上建造的纪念碑“阻挡”了道路。

monument commemorates three tribal leaders killed during resistance to the Chico River dam project in the 1980s
卡林阿省纪念杜拉格和其他80年代赤口河大坝抗议者的纪念碑在今年初被拆除。图片来源:David Stanley / Flickr, CC BY)

新冠疫情封锁期间,科迪勒拉地区原住民活动人士所遭受的来自军队和警察的骚扰大增。军方增加了道路检查站的数量。2020年5月,军用直升机在萨加达镇(Sagada)附近投放传单。传单将这些活动人士、合法进步组织与菲律宾共产党(to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Philippines)及其新人民军联系了起来。根据这些不实指控,科迪勒拉州警察局局长甚至还对CPA主席温德尔·博林盖特(Windel Bolinget)发出了“格杀勿论”的命令

卡里尼奥说:“这是对原住民的又一次压迫和歧视,为的是以所谓的’国家发展’的名义占用他们的资源,即使这个项目并不能直接造福原住居民。”

尽管科尔梅纳雷斯向最高法院提起的申诉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但卡里尼奥强调,原住民社区将继续维护自己的权利。

她说:“一个更切实可行的选择是由政府提供支持、由社区负责管理的公共灌溉系统。”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