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如何结束棕榈油毁林?来自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观点

有迹象表明,与棕榈油相关的森林破坏正在放缓,但使用这种商品的公司必须加快全行业的转型,世界自然基金会棕榈油事务负责人迈克尔·金登写道。
  • en
  • 中文
新几内亚的一个特许油棕种植园。图片来源:©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新几内亚的一个特许油棕种植园。图片来源:©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世界森林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世界自然基金会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我们发现大部分破坏集中在热带和亚热带的24个“毁林热点”地区。这是令人震惊的,因为仅热带森林就支撑着全世界三分之二以上的生物多样性。2004年至2017年,超过4300万公顷的森林在这些地区消失,面积与加州大致相同。

商业性农业是毁林的主要原因,森林地区经常被砍伐,为牲畜和农作物腾出空间。例如,不断扩大的油棕种植园已经造成东南亚及拉美和西非部分地区的大片森林被破坏,给野生生物带来了严重后果

亚洲的九处毁林热点地区中有两处位于苏门答腊和婆罗洲。那里严重的森林破坏正是油棕和纸浆木种植园以及道路基础设施和加工厂扩张所导致的。棕榈油开发造成1985年至2016年间苏门答腊36%的森林被破坏,以及1973年至2015年间婆罗洲42%的森林被破坏。

全球24个毁林热点地区

来源: 《全球森林生命力展望》,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令人鼓舞的是,这也激发了遏制毁林扩张的行动,特别是在原始森林和泥炭地,这些土地状态的转化也是碳排放的一个重要来源。在马来西亚管辖的婆罗洲地区,沙巴(Sabah)和沙捞越州(Sarawak)政府承诺将森林覆盖率至少保持在50%和57%。与此同时,印度尼西亚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暂时禁令,从而减少了毁林和对泥炭地的压力。

最近的官方数据表明,森林破坏速度已经开始放缓。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的油棕种植面积在经历了21世纪头十年的快速增长之后,在过去十年稳步下降。但是,政府禁令在监督和执行方面的挑战限制了它们制止毁林的效力。如果我们要保持甚至加速迄今所取得的进展,就需要采取更加雄心勃勃和协调一致的行动。

小型农户在棕榈油生产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约占全球产量的40%。由于能力、获得的支持和激励措施有限,小型农户可支配的资源很少,难以采取更加可持续的生产方法,这种情况导致了持续的毁林开荒。因此,支持小型农户采取更负责任的做法是减少该行业影响的关键

目前,经过认证的棕榈油仍然只占全球产量的19%。

全球棕榈油需求未来将继续大幅上升,估计到2050年将从目前的7600万吨增加到2.64-4.47亿吨,特别是在占目前全球棕榈油消费60%以上的亚洲。如果该产业要成为保护森林的积极力量,我们就需要改变棕榈油的生产和消费方式。

从其生产留下的环境足迹来看,棕榈油似乎是环境的敌人。但事实上,它可以采取负责任的生产方式,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一项内容。棕榈油的每公顷产量高于任何其他植物油,需要的肥料和杀虫剂也更少。它还能创造就业机会,经常是帮助农村人口摆脱贫困的一种方式。

我们需要的不是棕榈油的替代品,而是可持续生产的棕榈油。15年前,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RSPO)成立,旨在促进经认证的可持续棕榈油的增长和使用。如今,经过认证的棕榈油仍然只占全球产量的19%。

可持续棕榈油市场正在发展,但还不够快。保护我们的森林意味着加速向可持续棕榈油过渡。单靠认证无法解决棕榈油的所有负面影响。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涉及各种策略和利益相关者的多面向的方法

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创建一个不损害森林、自然和人类的可持续棕榈油产业。生产者应采取可持续的做法。生产国和消费国的政府都需要制定和执行法律和政策,从而遏止毁林和生态系统转换,推广可持续的棕榈油。银行和投资者应要求自己的所有客户采用和执行棕榈油的可持续生产、采购和融资政策。消费者需要询问他们最喜欢的品牌其原料来自何处,以确保它们只采购经过认证的可持续棕榈油。

使用棕榈产品的企业也负有一份特殊的责任来推动整个行业的转型,不仅要确保其供应链是可持续的,没有破坏森林和自然生态系统,而且还要在供应链之外采取行动。

解决围绕小农生产的挑战是这个难题的关键部分。政府对农业和采掘业的投资以及针对这些行业的规则和标准需要考虑到小型农户、原住民和其他当地社区的需要和看法。拓宽小型农户获得全球性认证计划的渠道是提高透明度的关键一步。企业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比如通过投资当地项目,以支持小型农户可持续发展,并将其接纳到全球棕榈油供应链中。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