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亚洲地区的开发性金融机构面临最高的生物多样性风险

新研究发现,脆弱的生态系统会加大银行的贷款风险。
  • en
  • 中文
孟加拉的苏德班斯(Sunderbans)红树林是全球最大的红树林。图片来源:Cindy Hopkins / Alamy
孟加拉的苏德班斯(Sunderbans)红树林是全球最大的红树林。图片来源:Cindy Hopkins / Alamy

亚洲是21世纪全球经济发展的引擎,亚洲的开发银行们也必须为经济与自然的关系做出同样的贡献。这不仅是拯救生物多样性(包括该地区所剩无几的原始森林)所必需的,而且也能保护银行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因为新的分析显示,相对于其他地区的银行,亚洲的开发银行给自然带来了更多的威胁。

全球共有450多家开发性金融机构(DFIs),每年投资约2.3万亿美元。这些机构几乎都是由一国或多国政府建立并最终对纳税人负责的,因此它们的核心目的就是促进可持续发展。

可持续发展与大自然密不可分,因为大自然能够为人类和企业提供各种有益的生态系统服务,这既包括清洁的空气和水土,也包括为植物授粉和控制虫害等。然而生物多样性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下降,造成这些损失的驱动因素也在加剧。

在上个月举行的“共同金融”峰会(Finance in Common)上,全球开发性金融机构首次齐聚一堂。与此同时,我们也在生物多样性融资(Finance for Biodiversity,简称F4B)智库的资金支持下,研究分析了开发银行如何本着对自然负责的态度开展融资活动。

我们量化研究了开发性金融机构对自然的威胁程度,以及他们对正在衰减的生物多样性的依赖程度。对自然的这些影响和依赖就像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一家公司破坏自然可能导致另一家依赖这片生态环境的公司遭受财务损失,这条反馈回路说明生物多样性风险可以作为实质性金融风险的主要指标之一。

我们发现亚洲的开发性金融机构面临的这两种风险最高:它们比其他任何地区的银行都更依赖脆弱的生物多样性,但同时它们的融资活动也让更多的自然环境处于危险的境地之中。

森林砍伐和水资源短缺

这是我们首次尝试对银行的自然影响进行分析。计算发现,开发性金融机构在亚洲的投资每年导致价值5400亿美元的生态环境面临危险,占全球总额的一半。它们带来的两项主要的生态风险是森林砍伐和水资源短缺,这两个问题分别在东南亚和中亚尤其突出。在东南亚,印度尼西亚、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等国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森林砍伐,主要驱动因素是农业。该地区拥有亚洲最有价值的森林,这些森林具有重要的气候和生物多样性意义,因此破坏它们的代价也特别高。

分析表明,开发性金融机构对老挝和柬埔寨的贷款所导致的森林砍伐可能占这些国家年森林砍伐总量的3%到4%。考虑到这些机构的核心任务是促进可持续发展,上述这种情况令人难以接受。

在亚洲,使用水资源的环境成本只相当于水费的三分之二,说明水价低得令人担忧。

在中亚,我们发现生态受到的最主要的影响是水资源消耗。分析表明,用水对亚洲环境的影响远高于其他地区,这主要是由于这一地区水资源短缺。数据显示,在亚洲,使用水资源的环境成本只相当于水费的三分之二,说明水价低得令人担忧。

例如,在一个已经用水紧张的地区,一个能源设施或农场如果过度用水,环境就会受到影响。随着水资源越来越有限,自然生态系统支持植被和植物多样性的能力也日益受限。同样,农业是最重要的部门,占亚洲用水的近四分之三,剩下主要用于公用事业设施。

开发性金融机构所面临的第二类生物多样性风险是对生态环境的依赖。而我们的研究发现亚洲的开发银行对于脆弱的生态系统的依赖也高于其他任何地区。

造成这种 “依赖风险”较高的主要原因是环境监管不力,导致可靠水源、授粉昆虫等重要的自然资源更有可能面临枯竭,企业因此面临收入下降或成本上升。我们发现在监管质量方面,亚洲的银行略低于非洲。与之相比,欧洲的金融机构监管质量最佳,其次是美洲。

银行可以降低生物多样性风险

11月12日“共同金融”峰会闭幕时,451家开发银行共同承诺“会直接和间接地参与气候、生物多样性、环境……风险和机遇的管理”。

开发性金融机构可以规避风险,提高贷款的气候韧性,停止对脆弱的生态系统造成伤害。随着公共和私营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意识到可持续增长的长期趋势,此类机会正在迅速增加。

亚洲的开发性金融机构必须致力于对自身资产负债表进行生物多样性相关的压力测试。现在这些风险基本没有受到控制,它们危害自然,破坏可持续发展,并有可能发展为实质性的金融风险,我们需要系统地对开发性金融机构在经营过程中如何衡量、管理和报告此类风险进行变革。

私营部门一向紧跟着开发性金融机构的脚步,所以开发银行们这个时候应该挺身而出,牵头发起系统性变革。根据《金融业生物多样性承诺》(Finance for Biodiversity Pledge),包括法国安盛(AXA)和汇丰银行(HSBC)在内的26家金融机构(代表着超3万亿欧元的投资额)已承诺评估自身融资业务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并设定相关目标和公开报告进展情况。30多家金融机构支持并积极参与“自然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askforce for Natur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的工作,该工作组预计将于2021年启动。然而生物多样性对私营部门而言还是一个新的议题,他们也没有管理这些风险的体系。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等亚洲主要开发性金融机构可以站在这一趋势的前沿。各开发性金融机构可以为私营机构搭建标准体系和行业基础,从而通过调整融资方向,带领私营部门和整个亚洲走上更加绿色、安全的道路。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