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穿过阿特瓦森林、为矿业公司勘探铝土矿而修建的通道。图片来源: ©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自然

加纳高等法院听取民间组织铝土矿诉讼

加纳政府在辩护词中坚持采矿应继续进行,因为并非所有受争议的森林区域都受到保护。
  • en
  • 中文

伊曼纽尔·塔比(Emanuel Tabi)看着乡邻们世代在这片土地上耕种,也目睹了一批又一批的小型非法淘金者(“galamseyers)来这里勘探,污染了附近的比林姆河。

塔比是萨吉玛斯州议员,萨吉玛斯(Sagyimase)是位于阿特瓦森林保护区(Atewa Forest Reserve)一角的一个小社区,而这个森林保护区是加纳仅存的几个主要雨林之一。塔比说,很久以前,“我们的父辈让我们明白,正是由于这片森林的存在,我们才享有如此丰沛的降雨,可可、木薯、大蕉才会在这里长得这么茂盛。”

议员伊曼纽尔·塔比与孙女在家中的合影。他一直积极参与反对阿特瓦地区铝土矿开采的运动。图片来源:©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而当工程技术人员们为了进行铝土矿勘探开始清理通往森林的道路,而且后续可能还会进一步破坏森林时,塔比决定采取行动。他是阿特瓦景观关切公民组织(Concerned Citizens of the Atewa Landscape)的成员。当地共有七个团体和四位公民向加纳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政府停止阿特瓦的采矿活动。阿特瓦地区关切公民组织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这是因为2017年,加纳与主要投资国中国达成协议,在加纳发展铝业,并将阿特瓦定为三处铝土矿(铝的主要矿石)产地之一。

阿特瓦地下蕴含约1.5亿吨铝土矿。这项价值20亿美元的交易于2018年敲定,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将在加纳修建道路和立交桥,而作为交换,加纳将通过销售精炼铝土矿偿付中方。但是,作为三大河流的发源地,一些环保人士认为,采矿会污染五百万人的水源。

韦贾水库为加纳首都阿克拉供水。源于阿特瓦森林高地的登苏河(Densu)为该水库提供水源补给。反对开采的人士称,该地区的铝土矿开采可能会污染500万人的水源。图片来源:©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阿特瓦森林面积230平方英里,具有重要的环境意义:其中生活着100多种濒临灭绝的物种。据热带雨林信托基金会Rainforest Trust)称,它占加纳现存山地雨林面积的四分之三。并且还是曾经横跨整个西非的上几内亚森林剩下的最后一片完整的区域。作为地球上最分散、但生物多样性却非常丰富的生态系统之一,上几内亚森林是非洲四分之一哺乳动物生存的家园。

阿特瓦被列为全球重要生物多样性区(GSBA)和森林保护区,采掘活动原本是不被允许的。作为地球之肺,这类森林能够吸收二氧化碳并产生氧气,从而调节降水。

阿特瓦保护区是加纳仅存的完整的原始雨林之一。图片来源:©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如果森林是区域降雨的来源,那森林消失了的话,将会发生什么呢?”塔比问。

官方否认采矿风险

当地团体在7月1日提出的法律主张中称,阿特瓦的铝土矿开采侵犯了加纳宪法规定他们享有的生存权,以及清洁、健康的环境的权利。

法院文件还声称,2019年5月加纳政府在没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在阿特瓦进行试钻,违反了2006年《矿物和采矿703》法令

但在辩护陈述中,加纳政府要求将此案驳回。加纳总检察长回答说,阿特瓦并非全部都被划定为全球重要生物多样性区,因此可以进行开采。

阿瓦索铝土矿的开采活动产生的巨大废水池的一部分。该矿是加纳目前唯一正在运营的铝土矿。图片来源:©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加纳综合铝业开发公司(GIADEC)是专门为实施这些计划而创建的政府机构。该公司认为该交易将为加纳带来基础设施建设。副首席执行官阿克瓦西·奥塞伊·阿德吉(Akwasi Osei-Adjei)告诉中外对话:“我们希望通过这项铝土矿交易来造福社区。”

“我们相信借此可以为当地社区带来他们所缺的设施,因为在那些农业社区,收入水平很低,但是采矿业将创造就业机会,并且学校可以得到扩建,然后还有公路,以及通水、通电。”

他补充说:“在现有的水平上建设这些基础设施造价非常高。”

加纳首都阿克拉附近正在建设一座立交桥,这是中国承建的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图片来源:©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我们不反对政府发展经济的计划。我们认为为加纳公民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是非常重要的。”加纳青年环保运动成员理查德·波梅耶(Richard Pomeyie)说。 “我们反对的是在森林中采矿。”

据提起诉讼的民间环保组织之一A Rocha估计,阿特瓦国家公园每年可以带来约45万美元的旅游收入。

普梅耶说:“这是我们给政府提出的替代方案之一。”

由于担心企业对加纳环境造成负面影响,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加入了拯救阿特瓦的运动。

阿特瓦森林附近基比村的一座小型金矿遗址。该地区到处都是这样的矿坑。矿坑的表层土已被挖开,污水在里面汇集成塘。图片来源:©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中国小采矿业者在加纳进行非法采矿的历史给这场辩论火上浇油。十年前,5万多名中国移民在加纳从事小规模金矿开采。2013年,前总统约翰·玛哈玛(John Mahama)对这一行为开展打击行动,4500多名采矿业者因此被驱逐出境。

但这个行业却屡禁不止,于是加纳只好采取更严格的措施。2018年,被称为“淘金皇后”的黄艾莎被驱逐出境。此举引起轩然大波。许多人认为,由于基建投资的考量,阿库福-阿多政府当时并未起诉黄艾莎。

土地部长夸库·阿索玛·切雷梅斯(Kwaku Asomah-Cheremeh)在去年4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被迫澄清:“讨论的内容并不涉及黄艾莎。

采矿与保护不可兼得

根据环境研究组织世界资源研究所“全球森林观测”项目发布的数据,2017年至2018年间加纳原始森林损失激增了60%,居全球之首。森林砍伐与可可生产等农业活动和采矿有关。

萨吉玛斯村民维达·德德(Vida Dede)和她的丈夫清理了阿特瓦保护区旁的一片森林。这片森林被分给他们用于种植农作物。维达·德德认为,采矿工程将带来新的就业机会,使当地居民受益。图片来源:©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虽然从新数据来看,情况有所改善,2019年森林损失下降了50%,但全球森林观察研究分析师卡罗琳·温彻斯特(Caroline Winchester)告诉中外对话:“ 我们希望从数据中看到森林砍伐连续三年下降,才能非常确定这是一个真正持续的趋势。”

“加纳值得赞赏,”温彻斯特补充说:“它是世界上第三个与世界银行签署协议的国家,根据该协议,加纳减少森林砍伐和退化可以获得相应的经济奖励。”

这就是为什么环保组织认为中-加基础设施协议与此相矛盾。环保人士提出反对并不是为了完全停止铝土矿开采。 “而是不要触及到像阿特瓦这样的关键生态系统,” A Rocha Ghana国家副主任达里尔·博苏(Daryl Bosu)称。他指出,世界银行估计毁林每年给加纳造成约4亿美元的损失。

阿特瓦保护区西侧的卡瓦鹏(Kwabeng)竖起的反对铝土矿开采的广告牌,这是该地区反对铝土矿开采运动的一部分。图片来源:©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自2017年以来,阿特瓦地区的停止采矿运动就一直没有停歇。人们举行游行,竖起广告牌,并且在网上发起请愿活动,有3万多人在请愿书上签名。演员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也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他们的支持。

这项交易之所以受到广泛的批评,不只是因为它的环境影响。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的建设项目只是加纳与中国之间签署的19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的一部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9年的报告中警告说,精炼铝产业需要大量资金,加之铝价下跌,加纳可能因此面临债务风险

自然资源管理研究所(Natural Resource Governance Institute)的一份重要报告印证了这一观点。报告指出,大量以资源为抵押的借贷对整个非洲和拉丁美洲造成了债务问题。自2004年以来,非洲国家已通过这种方式从中国获得了至少660亿美元的贷款。据自然资源管理研究所2020年发布的报告,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提供的贷款占到了53%。

阿瓦索铝土矿是目前加纳唯一正在运营的铝土矿。中国博赛矿业集团拥有其80%的股份。图片来源:© Nosmot Gbadamosi

因此,不出所料,今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批准了一笔10亿美元的贷款,以应对新冠疫情对加纳经济造成的严重冲击:与中国的贸易中断是该国经济陷入困境的导火索。该组织预测,加纳的债务占GDP的比例将从2019年的63%升至69%。

加纳政府似乎心意已决,要在阿特瓦以及阿瓦索和尼赫宁的其他两个地方采矿。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在10月份对东部地区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中说:“我们开采铝土矿的计划已经非常成熟,这样基比(Kyebi,与阿特瓦森林接壤的一个城镇)和加纳人就会有就业机会。”

基比(Kyebi)的一个破旧棚屋中堆满了2008年从阿特瓦地区采集的铝土矿样品。这些旧样品上满是厚厚的灰尘。图片来源: © Thomas Cristofoletti / Ruom

中国去年向加纳提供了第一笔6.46亿美元的资金。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中国还将原本每年向加纳提供的1亿美元援助提高到了2亿美元。这笔资金大部分已经在去年12月大选如火如荼的时候被用在了道路基础设施建设上。

阿特瓦铝土矿开采的问题已经讨论了十多年。 塔比说:“人们曾多次尝试开采铝土矿,但都因为各种原因而未能取得成果,其中环境影响也是一个原因。”

特别声明:本文中的所有图片均受版权保护,可以与文章一同进行转载,但不能独立于本文使用。署名信息不得更改。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