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峰会尝试重启遇阻谈判

此次网络峰会试图让各国政府重新聚焦全球生态危机,但效果欠佳。
  • en
  • 中文
朱鹮是东亚特有的一种鸟类。图片来源:Mihai Andritoiu / Alamy
朱鹮是东亚特有的一种鸟类。图片来源:Mihai Andritoiu / Alamy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峰会本来被定位为各国领导人在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框架最终谈判前交流意见的“最后一博”,但持续的疫情却将其降级为一个“重启按钮”。

此次会议在纽约进行了现场直播,100多位国家元首以及多个联合国机构负责人发表了演讲。

峰会之前,各国发起了“ 领导人对自然的承诺”(以下简称“领导人承诺”)。这是一项承诺在十年内扭转生态损失势头的高层倡议,其文本强调了气候变化、生态退化、人类健康、贫困和不平等与经济安全之间的联系。

签约国承诺:制定并全面实施“雄心勃勃和焕然一新的”2020后生物多样性协议;转向更可持续的生产和消费模式;将生物多样性、气候和环境置于经济复苏战略和投资的核心位置;加大对生物多样性和 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BS)的投入;取消或改革对集约化农业等危害自然活动的补贴。

全球生态保护政治意愿较低
李硕,绿色和平东亚分部全球政策高级顾问

它并没有特别提到2030年之前保护不低于30%的海洋和陆地的提议,但是这个目标已经通过哥斯达黎加和法国组织的“自然与人雄心联盟”得到了30多个国家的支持。今年9月,随着英国、加拿大、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和欧盟委员会在内的几个新成员的加入,该联盟中支持该提议的成员数量也随之增加。

超过75个国家和欧盟委员会签署了领导人承诺。它还得到了环保团体、以及一些企业和组织的支持,其中包括全球环境基金(GEF)、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商会和跨国食品公司达能。

签署承诺的主要经济体包括法国、德国、英国和加拿大。截至本文撰稿时,澳大利亚、巴西、印度和南非尚未表示支持该承诺。作为明年昆明生物多样性大会的东道国,中国尚未签署承诺。

需要大国参与

“大自然运动”(the Campaign for Nature)负责人布莱恩·奥唐奈(Brian O’Donnell)说,人们如此迅速地做出承诺,表明生物多样性危机正在世界许多地方引起共鸣。不过,他补充说,该承诺缺少全球一些最大的国家(就国土面积和经济体量而言)的支持,“令人不安”。

他说:“没有这些大国的参与,以及缺乏真正具体的细节,这表明如果要响应科学家们的呼吁实现生态保护的范式转换,全球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可持续发展和国际关系研究所(IDDRI)高级研究员、后2020年国际生物多样性治理负责人亚历山大·兰科维奇(Aleksandar Rankovic)认为,许多国家都在观望,看别的国家有多大雄心,关键是看它们是否会承诺提供资金,然后才会决定是否支持这些承诺。

他说:“这是一场谈判,一场政治交易,昆明大会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达成妥协。很多国家不会在一年前就随便打出这张牌。”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生物多样性高级顾问奇普·巴伯(Chip Barbe)说,中国作为《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以下简称COP15)的东道国,不签署领导人承诺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试图把各国团结在一起。中国追求的是能够在这次会议上圆满达成协议。如果他们表明立场,就很难被视为公正的裁判。”

习近平主席在这次峰会上的发言没有透露中国关于生物多样性的新承诺或立场。他的演讲主要重申了中国在峰会前一周发表的COP15中方立场文件的内容。

该文件指出,中国希望与各国一道推动达成既具雄心又平衡务实的“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绿色和平东亚分部全球政策高级顾问李硕说,自2019年中法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气候变化北京倡议 发表以来,“平衡”一词就被加入中国官方文件。

他说:“这意味着《公约》的三个目标(生物多样性保护、可持续利用其及公平的惠益分享),以及目标和实施之间的平衡得到更高程度的关注。”

生活在中国中部及西南部的金丝猴濒临绝种危机。 图片来源:Alamy

各国元首在峰会上没有作出新的承诺,这引起了外界的关注。李硕称缺乏坚定的承诺是“令人沮丧的”,并批评忙于设定“更多会谈和目标”的做法,而不是真正的承诺和执行。

他说:“虽然峰会的时机很不合适(本来是为了给原定于三周后举行的COP15造势,如今COP15却延后了好几个月),但其缺乏实质无法掩盖全球生态保护政治意愿较低这一事实。”

奥唐奈对雄心勃勃的承诺表示欢迎,但遗憾的是,迄今几个大国唯一一致支持的是扩大保护区的30×30目标。

他承认,各国政府可能要等在缔约方大会上做出更坚定的承诺,但他补充说,它们完全可以立刻在投资和行动上步子迈得更大一些。

他说:“虽然昆明大会肯定是达成一项重大全球协议的机会,但如今我们在气候和生物多样性方面都处于紧急状态,所以每年都看到越来越多的热带森林消失,栖息地消失,气候挑战也越来越大。”

缺乏动力

兰科维奇说,这次峰会之所以重要,并非在于会议本身,而是在于它是缔约方大会之前一系列会议中的一环。然而,由于疫情的影响,此次峰会已不再是推动谈判的最后一搏,更多地是为一个新的开端而作的尝试。

谈判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尚不清楚。《生物多样性公约》附属机构两次技术会议的举办日期先是从夏季延期到11月,现在又被推迟到2021年第一季度。这些会议必须在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OEWG)的下一次会议之前举行,而工作组会议正进行着主要的谈判。

人们普遍认为最近几个月《生物多样性公约》的视频会议方式(包括发言和问答环节)不适合实际的谈判。曾代表美国政府参与谈判的巴伯说,肢体语言和长期形成的私下联系是谈判成功的关键。

“如果你没有通过人际关系建立起信任,那么当事情变得棘手时,你就没有可以依靠的抓手,”他说。

兰科维奇说,《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目前正在讨论未来的发展方向。一些国家试图将谈判过程完全转移到线上,但另一些国家对此感到不适。他说,一些国家提出的合理的技术问题,如互联网连接质量,可以通过金融或技术帮助等国际合作的方式解决。

虽然不能举行面对面的会议,但谈判代表们在有必要采取强硬立场并做出决定之前,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讨论许多技术要点和协议草案的实质内容,以增进相互了解。“在我看来,不花时间在这些方面取得进展是不合理的,”兰科维奇说。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