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古老的中亚赛加羚羊 | 中外对话
自然

拯救古老的中亚赛加羚羊

赛加羚羊自冰河时代以来就生活在地球上。但是在中亚各地的保护工作开始之前,偷猎、栖息地丧失和大规模死亡都给这个种群带来了毁灭性打击。
  • en
  • 中文
2019年,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的赛加羚羊种群数量增加了一倍(图片来源:Okhotzooprom)
2019年,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的赛加羚羊种群数量增加了一倍(图片来源:Okhotzooprom)

赛加羚羊曾经和披毛犀、猛犸象一样,在不列颠群岛到阿拉斯加之间的广袤大地上迁徙生存。大约4.5万年至1万年前,赛加羚羊曾广泛分布于北半球。而如今,其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哈萨克斯坦的草原和沙漠地区,以及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和蒙古的部分地区。

赛加羚羊拥有高高隆起的标志性鼻梁,已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简称IUCN)列为极度濒危物种。2015年5月,在哈萨克斯坦中部的别特帕克达拉草原地区,20多万头赛加羚羊在短短三周时间内因不明原因突然死亡。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不少人才头一次听说了这种动物。 到2018年,成年赛加羚羊的数量已经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百多万只锐减到了12.5万只。

复苏的迹象

环保人士报告称,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境内的赛加羚羊数量在2019年翻了一番,估计达到30万只,未来两年内有望达到50万只。

牛津大学跨学科保护中心研究员穆尼·卡尼亚里(Munib Khanyari)表示,近来赛加羚羊种群数量的恢复“主要归功于哈萨克斯坦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政府机构(例如哈萨克斯坦野生动物保护专门机构Okhotzooprom)和护林员的努力,是他们提高了民众对动物保护的认知,开展了大规模巡逻并遏制了偷猎活动。这并不是说偷猎行为不存在了——它一直存在,而且需要时刻被纳入保护行动计划之中。”

今年6月的报告显示,赛加羚羊在哈萨克斯坦曼吉斯托(Mangystau)地区的乌斯蒂尔特高原大量产仔,但保育人士依然对此表示谨慎地乐观。这530只幼仔的出生让该地区赛加羚羊的总量翻了一番。

(图片来源:赛加羚羊保护联盟

研究人员说,赛加羚羊是一个极具韧性的物种。保护得当,未来其种群数量就有望恢复到高位。

卡尼亚里说:“赛加羚羊在曼吉斯托地区大量产仔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众所周知,这批羚羊会在冬天向南迁徙至乌兹别克斯坦一带,但是它们在途中受到了哈乌边境铁路和围栏的影响。因此,监控该种群面临上述基础设施挑战时的反应就变得非常重要。”

偷猎行为并未彻底杜绝

上世纪九十年代,为了获得羚羊的角和肉,偷猎行为十分猖獗,而如今这种威胁依旧存在。羚羊角是一种常用的中药材,主要用于治疗发烧和咽喉肿痛。

待售的赛加羚羊角产品(图片来源:Andrey Gliov和Karina Karenin,《新报》

除中国外,新加坡是全球第二大赛加羚羊制品进口国和消费国。在这两个国家,销售和使用羚羊角及其制品都是合法的。研究显示,20%的新加坡华人都使用过含有羚羊角成分的药品。

药用需求并不是唯一的威胁。2019年9月,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事实上,苏联解体,以及由此导致的赛加羚羊所在各州的执法和管理能力缺失,再加上农村地区贫困问题严重才是导致偷猎活动迅速增加的直接原因。”

卡尼亚里说:“我认为偷猎现在已经不像苏联解体之后那样猖獗了。苏联解体后,国营农场几乎在一夜之间关闭,不再饲养牲畜,民众为了吃肉只能宰杀赛加羚羊,而雄性赛加羚羊则成了羚羊角的重要来源。选择性地宰杀雄性赛加羚羊(因为雌羚羊没有角)导致种群自然繁殖率大幅下滑,因为赛加羚羊属于一雄多雌婚配制。

2009年,盗猎而来的赛加羚羊肉(图片来源:赛加羚羊资源中心)

奥拉兹贝·阿卜迪拉赫马诺夫(Orazbay Abdirakhmanov)曾经撰写了不少有关咸海地区环境挑战的书籍。他认为,赛加羚羊种群数量下滑的背后有多重原因,其中包括不受控制的偷猎活动,对迁徙物种产生不利影响的物理边界障碍,以及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油气管道和铁路等工业项目导致的栖息地丧失等等。

气候变化的影响

科学家们找到了赛加羚羊种群数量下降的另一个令人担忧的原因:气候变化和环境压力,这些因素可能会加剧现有的挑战。英国生态保护工作者理查德·科可(Richard Kock)和埃莉诺·米尔纳·古兰德(Eleanor Milner-Gulland)的研究显示,环境湿度大与赛加羚羊大规模死亡事件具有联系。他们在新近刊发的论文中写道:“大多数羚羊死亡的时候,最大日平均相对湿度都超过了80%。2015年5月,大气湿度极高,多次刷新了自1948年以来的同期最高记录。”

你知道吗?

赛加羚羊独特的鼻翼结构可以过滤灰尘、在冬夏两季调节吸入的空气温度、并吸引配偶。

卡尼亚里说:“赛加羚羊的大规模死亡在未来几年将成为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我们保育工作的关键就是确保赛加羚羊种群数量增速达到一定规模,能够应对这类灾难性但通常也是自然发生的事件。”

“有证据显示,与过去几次一样,2015年赛加羚羊大规模死亡也与巴氏杆菌感染有关,这种病是由败血性巴氏杆菌引起的,与气候异常有着直接的关系。这种细菌通常生活在羚羊的食道中,但是由于雌羚羊产仔期间气温/湿度异常(此时雌羚羊生理上已经不堪重负),这种细菌会产生毒性并引起出血性败血病。尽管这是最有可能的原因,但最终原因仍然不得而知。”

与人类的潜在冲突

近期赛加羚羊种群数量的增长对生物多样性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农民们可能不这么想。据当地新闻媒体报道,一群群的乌拉尔赛加羚羊种群迁徙途中穿过农田,给哈萨克斯坦西北部农民带来了不小的损失。

一群赛加羚羊(图片来源:Munib Khanyari)

卡尼亚里说:“据我说知,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仍在收集这一情况的基线数据/证据,以便(必要时)以此为依据进行干预。我认为,各利益相关方应该在赛加羚羊保护过程中采取土地共享而非分而治之的行动模式。过去,大量赛加羚羊和大量人工饲养的牲畜曾在草原上混居在一起,所以说这个模式是可行的。”

他补充道:“随着赛加羚羊种群规模的增加,过度放牧的问题或许会逐渐突出,但是我们应该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气候变化正在以各种方式影响着这片土地,而苏联解体至今,牲畜数量也逐渐止跌反弹。”

保护中亚的“自然遗产”

哈萨克斯坦政府已经加大了力度,打击犯罪组织的偷猎行动。2019年,偷猎团伙导致两名保护区护林员丧生。去年,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行动,缴获了一吨发往中国的赛加羚羊角,价值超过1400万美元。

(图片来源:今日哈萨克斯坦通讯社,2019年)

哈萨克斯坦总统卡西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表示:“偷猎者一直在猎杀赛加羚羊。但这是我们的自然遗产,所以偷猎者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

生态保护工作者和科学家说,有必要采取多学科、跨国界的保护行动,打击非法偷猎,保护濒危物种。 此外,还必须开展常规监测和研究,以便该地区国家为疾病暴发提前做好更充足的准备。

研究人员为一只赛加羚羊幼崽称重(图片来源:Munib Khanyari)

卡尼亚里说:“赛加羚羊对于该地区的生态系统至关重要。 作为主要的食草动物,它们影响了植被组成和养分循环等自然进程。 没有赛加羚羊,草原生态系统将可能受到不利影响,甚至有可能改变当地的水源供应和气候。赛加羚羊还是狼以及草原鹰等肉食动物的食物,因此在食物链中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补充说:“除此之外,赛加羚羊在文化和历史上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赛加羚羊自猛犸象时代就生活在地球上。他们就好像活化石一样。”

本文原载于第三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