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神奇的鸟类 - 中外对话
自然

书评:神奇的鸟类

这本新的图集介绍了全球各种非比寻常的鸟类,以及它们与人类之间的关系。
  • en
  • 中文

《神奇的鸟类》是一本出色的鸟类图集,向我们展示了全球上万种鸟类中的60种,以及它们与人类之间的关系。科学家、自然主义者马克·艾弗里为我们呈现了他从各种书籍、印刷物以及原始手稿中搜集来的图片,并配有各种与鸟类相关的珍贵的冷知识和趣闻。

艾弗里介绍了鸟类各种神奇的天赋:从雨林中以猴子和树懒为食的灵巧的捕食者角雕;到可以在冬天万里迁徙的体积微小的蜂鸟;再到南美雄性动冠伞鸟的极具攻击性的求偶仪式。

这本书同时也纪念了一些已经灭绝的物种,包括标志性的渡渡鸟以及不能飞行的巨型恐鸟。几个世纪以前,巨型恐鸟遭到新西兰殖民者猎杀,最终灭绝。艾弗里还强调了目前遭遇威胁的物种所面临的困境,例如全球最大的鸟类、翼幅达3米的加州神鹫。插图幻灯片将带您稍稍领略此书之美,希望您会喜欢。

非洲灰鹦鹉(维利奥·马内蒂,1967-76) 英国国王亨利八世曾养过一只非洲灰鹦鹉,这只鹦鹉会在汉普顿宫里招呼泰晤士河对岸的船工;王室也不得不为它造成的麻烦向船工支付补贴。近来,许多国家都下令禁止交易野生捕获的鸟类。在此之前,全球每年非洲灰鹦鹉的交易量超过3.6万只。
鹈鹕(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美国鸟类》,1827-38) 鹈鹕筑巢群聚而居,共同捕食。它们会在岸边站成一排,把喙浸在水里形成一个活的渔网,捕猎鱼群。
北极燕鸥(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美国鸟类》,1827-38) 北极燕鸥捕捉西鲱等小型鱼类,它们捕猎时会一头扎进海里,用自己尖锐的喙迅速叼住猎物。
游隼(路易斯•阿加西·富德斯,《美国鸟类》,1940) 游隼常常在悬崖壁上筑巢(现在也越来越多地在城市大楼上筑巢)。在这张图上,它们的猎物是一只草地鹨。
几内亚动冠伞鸟(弗朗索瓦·勒发云, 《histoire naturelle des oiseaux de Paradis et des rolliers,第一卷》,1806) 图中的雄性几内亚动冠伞鸟正在展示自己鲜艳的羽毛,竞相吸引雌性注意。
天堂鸟(弗朗西斯·威洛比,1678) 16世纪的欧洲人第一次见到天堂鸟时,看到的只是它们美丽绝伦的鸟皮,没有脚也没有翅膀,这么处理是为了将这种鸟类的羽毛展现到极致。学者们曾认为天堂鸟终生漂浮在空中,不会降落到地面。
流苏鹬(阿奇博尔德·索尔本与托马斯·利特尔顿·波伊斯·利尔福共同创作的多彩石印版,1895-97) 雄性流苏鹬头顶、翅膀、背部以及颈部的羽毛颜色相差极大,连人类都能认出不同的雄性流苏鹬个体。
加州神鹫(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美国鸟类》,1827-38) 数千年来,加州神鹫在北美平原的上空滑行,搜寻着腐肉的踪迹。曾经的猎物猛犸象早已不复存在,而加州神鹫也几乎要步上猛犸象的后尘,走向灭绝。
李尔氏金刚鹦鹉(爱德华·李尔,《鹦鹉科及鹦鹉家族图鉴》,1832) 这种鹦鹉以爱德华·李尔的名字命名,这位19世纪的英国画家于19世纪20年代末或30年代初在伦敦动物园写生时画下了这种鹦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