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危险大、薪资低:菲律宾林业人才正在流失

对环境保护者而言,菲律宾是最危险的国家之一。更不用说,当地人们对林业保护的兴趣正在锐减。
  • en
  • 中文
<p>2014年,菲律宾西部巴拉望省爱妮岛森林,砍伐后一片狼藉。(供图:罗纳德·纳吉/Alamy)</p>

2014年,菲律宾西部巴拉望省爱妮岛森林,砍伐后一片狼藉。(供图:罗纳德·纳吉/Alamy)

护林员尼克·曼利西斯(Nick Manlisis)回忆起2015年的一次事件。当时他和一名同事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以南75公里的一处保护区遇到了非法砍伐者。当他们二人带着从盗伐者那里没收的电锯离开森林时,当地社区的一群人包围了他们的车辆。曼利西斯说:“一些人甚至挡住了我们的车,阻止我们离开该地区。”

两人平静地与那群人交涉,表示他们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并最终带着缴获的电锯安全离开。“情况很微妙;我们的任何失误都可能导致他们变得敌对,并对我们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曼利西斯说,他和菲律宾的其他林业从业人员在工作中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盗伐者会对试图阻止非法开采森林资源的环境保护人员进行恐吓和暴力威胁。

非政府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的一项分析显示,2021年,菲律宾在世界上对陆地环境保护者最危险的国家中排名第五,也是亚洲最危险的国家。2012年至2021年间,该国有270名环境保护者被杀害,其中40%以上是土著。

虽然80%以上的杀人事件与环保活动家反对公司运营的抗议活动有关,但政府工作人员在工作中也面临着类似的威胁。另一份全球见证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有包括公园护林员在内的19名政府人员在从事环境保护工作时遇害,其中菲律宾有8人。

这些安全问题、对林业研究兴趣下降以及工资低等因素共同导致菲律宾的林业工作者人数减少。专家表示,这导致该国宝贵的森林资源得不到保护。

人气下降的艰难职业

菲律宾大学-洛斯巴洛斯分校(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Los Baños,简称UPLB)马基林山地生态系统中心(Makiling Center for Mountain Ecosystems)副主任罗杰利奥·安德拉达二世(Rogelio Andrada II)说:“只有少数真正坚定的人才会追求成为一名林业工作者。”

安德拉达说,尽管菲律宾大约70所大专院校设有林业专业,但这个研究领域的人气相对较低,他指出这是由于该职业“不可否认地具有挑战性”。

在菲律宾,要想成为一名持证林业工作者,需要通过一项只有林业专业毕业生才能参加的全国考试。持证林业工作者要广泛了解森林生态系统、政策和治理、森林工程和森林资源管理等方面的知识。该职业包括进行实地研究和收集数据的森林技术人员,以及主要从事森林保护的护林员。

根据菲律宾林业工作者协会(Society of Philippines Foresters,简称SPF)的数据,截至2021年,菲律宾只有约1.4万名注册林业人员,而该国的森林面积约为720万公顷,这相当于每514公顷才有一名持证林业工作者。

菲律宾林业工作者协会下属的菲律宾林业教育网络(Philippine Forestry Education Network)主席威利·阿巴索洛(Willie Abasolo)指出,在4244公顷的马基林山森林保护区内工作的只有10名林业技术人员。该保护区位于马尼拉以南65公里处,由UPLB管理,用于培训林业学生。他补充道:“我认为在菲律宾其他地区也同样(存在林业工作者不足的情况)。”

人员短缺的情况有可能变得更加严重。过去五年中,菲律宾一些林业院校的入学率一直在下降。根据该学科的全国顶尖院校之一的UPLB林业和自然资源学院(CFNR)秘书办公室的记录,该学院的学生人数急剧下降,从2018年的219人降至2022年的五年低点171人。

安德拉达说:“未来一片黯淡……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来负责恢复、保护和利用我们的森林。”

多年来,CFNR等大学林业学院一直试图通过生态学校和青年暑期活动等项目来鼓励年轻人了解自然保护,提高人们对该领域的兴趣。

工资低和危险性高带来的影响

除了人员不足和安全问题外,工资低也是一个令菲律宾林业部门头疼的问题。安德拉达表示,从事研究工作的林业工作者需要大学水平的知识,可他们的平均月薪为2.2万至2.4万菲律宾比索(相当于395-431美元),只比马尼拉最低平均工资高出一倍多一点。

安德拉达说:“如果你把林业从业者的责任和义务与他们获得的报偿进行比较,这真的不够,尤其是对护林员来说。尽管任务很难,但他们的工资很低。”虽然护林员不必拥有林业学位,但他们从事的实地工作既费力又充满危险,比如监视、控制森林火灾和对抗那些从事非法资源开采的人。

与此同时,安德拉达观察到,出国深造的菲律宾林业工作者如果能够在其他地方找到更好的机会,也就是报酬更高、危险性较低地区的林业工作,他们往往不会回国。

林业工作者和森林面临的危险

缺少林业工作者给菲律宾的森林带来了严重的风险,那里生活着成千上万的菲律宾独有物种。如果没有监督和限制措施,威胁这一生物多样性的非法活动可能会不为人知地肆意蔓延。

Backhoes digging sand near river
2016年,菲律宾北部伊富高省伊布劳河沿岸的采矿活动。图片来源:Joerg Boethling / Alamy

近年来,一些菲律宾法律有利于大规模自然资源开采,这更加剧了从业者风险。2021年末,时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取消了露天采矿的禁令,并恢复签发新的采矿协议。政策的转变使得一些采矿许可证申请盯上了森林保护区。尽管随后小马科斯领导下的政府坚称“我们所有的森林覆盖都很重要,必须保持下去”,但这位新总统并没有收回采矿政策。

这些法律给林业工作者带来了更多的麻烦,因为他们面临的许多挑战归根结底都来自于他们的雇主:政府。

安德拉达认为,这样一来,问责制便形同虚设。“拥有大企业,以及拥有那些开采水和木材等森林资源的公司的大多都是政客和私营企业老板,” 他说。

全球见证组织在其关于环境保护者被害案件的报告中指出,在菲律宾,“在少数几起查明罪犯身份的案件中,人们怀疑这些谋杀背后的黑手大部分都是国家势力。”

未来一片黯淡……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来负责恢复、保护和利用我们的森林。
罗杰利奥·安德拉达二世

曼利西斯的遭遇证明,林业从业人员在工作时经常遭遇敌意。但安德拉达表示,这项工作并不是为了惩罚森林资源的使用者,而只是为了确保他们以公平、可持续的方式开采森林资源。他说:“由于森林没有围栏,所以应该定期对划定的保护区进行巡护,以监测谁在利用自然资源……利用程度如何,以及以何种方式获得他们打算使用的产品。”

他指出,尤其是那些为了满足基本需求而进行的小规模资源开采,如菲律宾高原大多数土著居民为了烧火做饭捡拾木柴。“我们没有禁止人们使用这些资源,而是要求他们在使用这些资源时,应该以一种‘不破坏’环境的方式(公平地)进行。”

环境与自然资源部在一次电子邮件采访中表示,“鼓励林业工作者在面对袭击和威胁的情况下仍坚定不移地保护我们的森林和林地,这就需要采取多管齐下的方法来解决他们的安全问题,为其提供支持系统,并培养目标感和信念感。”

该部门补充说,解决这些问题的策略包括加强对林业人员的法律保护,使其免受威胁和袭击;提高公众对林业重要性的认识;为林业工作者提供保险;进行风险评估;制定应急计划以减轻潜在威胁。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