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

印度安得拉邦的油棕:繁荣背后的代价

改种油棕的农民发现他们赚的钱更多了,但周边的地下水位却在急剧下降。
  • en
  • 中文
印度安得拉邦农民纳吉瓦拉·拉奥( Nageswara Rao) 一边灌溉油棕树,一边施肥。图片来源:Kevin Samuel / 中外对话
印度安得拉邦农民纳吉瓦拉·拉奥( Nageswara Rao) 一边灌溉油棕树,一边施肥。图片来源:Kevin Samuel / 中外对话

通往安得拉邦克利须那县(Krishna)塔拉瓦里(Tallavalli) 村的土路弯弯曲曲,两侧都是成熟的棕榈树。1996年,农民A·钱德拉塞卡·拉奥( A. Chandrasekar Rao) 在这里安了家,将原来的芒果园改造成了四公顷的油棕农场。他对自己的决定很满意,因为种油棕的收入是种芒果的三倍。

在邻近的西戈瓦达里县(West Godavari),玉米、水稻和油棕田竞争着种植空间。蒙杜尔(Mundur )村的巴鲁苏·巴拉·钱德拉塞卡(Balusu Bala Chandrasekar) 说,油棕农场帮他把两个儿子培养成了工程师,还建了一座房子。

棕榈油

访问棕榈油专页,阅读更多相关内容,了解更全面的资讯。

在印度南部的安得拉邦,农民们对油棕收成感到很满意。种植油棕赚得更多,而且在出售产品的时候也不必和中间商打交道。榨油厂会直接从农民手中收购新鲜油棕果串,然后两周内就会把钱付给他们。

虽然油棕种植被描述为一项能够给农民、棕榈油行业和政府带来共赢的产业,但其丰厚的经济回报背后却隐含着一个关键的代价:水。

安得拉邦的油棕

印度自 20世纪60 年代以来一直都是棕榈油进口国,每年的费用高达50 亿美元。由于需求增加加剧外汇流失,于是印度政府自上世纪90 年代开始积极推动油棕的本土种植。

政府计划将全国的油棕种植面积从目前的 35 万公顷扩大到 193万公顷

印度政府最新农业数据显示,安得拉邦的油棕产业扩张潜力最大,面积约合42万公顷。

安得拉邦的油棕种植面积早已呈现惊人增长。最早的数据显示,1993 年时印度只有三个邦种植油棕。其中,喀拉拉邦的油棕鲜果串产量最高,为1.4万吨,安得拉邦只有58 吨。不过,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得益于当地政府出台的鼓励措施,安得拉邦成功地后来居上,到了2008年,安得拉邦的鲜果串产量为19.4万吨,高居全国之冠,而位居第二的喀拉拉只有2.9万吨。

如今,安得拉邦的油棕种植面积在印度排名第一,达到17万公顷。鲜果串产量达到138万吨,居各邦之首。

黄金作物?

对许多农民来说,缺水、虫害和极端天气导致的农作物歉收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非常常见。在政府的推动下,他们中的一些人在部分土地上尝试种植油棕。油棕长势良好,而且政府还提供了奖励措施。在早期试种的农民尝到甜头之后,其他人也纷纷效仿。

在西戈达瓦里区,前空军军官苏巴·拉奥(E.V. Subba Rao)发现,中间商在收购竹子和腰果时会通过低买高卖赚取大额差价,而农民们的劳动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甚至还会负债累累。于是,他开始改种油棕,这样他就只需联系一家榨油厂,由后者直接从他这里购买油棕果。

农民们发现,与以前种植水稻、甘蔗、玉米、烟草和园艺作物相比,种植油棕收入更高、劳动强度更低,也更能抵御极端天气的破坏。

除了最近的粉虱侵害,油棕种植园几乎没有遭遇过任何虫害困扰。然而,这次的虫害影响的确很严重,破坏了大约 1.1万公顷的作物。克利须那县的纳加布希南·拉奥(Nagabushnam Rao)说,这场虫害于两年前首发于西戈达瓦里县和东戈达瓦里县,几个月前蔓延到他所在的地区。按照钱德拉塞卡·拉奥的说法,虫害导致产量减少了三到四成。

尽管如此,人们仍然喜欢种植油棕。不错的经济利益和较低的风险鼓励着萨提亚那拉亚那·辛哈德里( Satyanarayana Simhadri)这样的农民用新的油棕树代替因为太高而无法采摘的油棕树。

在改种油棕之前,巴鲁苏·巴拉·钱德拉塞卡( Balusu Bala Chandrasekar)的香蕉种植园曾被飓风夷为平地,损失惨重。许多人发现,与其他作物相比,油棕对抗极端天气的能力更强。

农民K·普拉萨德( K. Prasad)将他在西戈达瓦里县的所有土地都种上了油棕。不过,他还另外租了一些土地种植香蕉和玉米。图片来源:Kevin Samu / 中外对话

西戈达瓦里县的K·普拉萨德被这种作物坚韧的特质所鼓舞,并将自己四公顷的农场全都种上了油棕。 不过,他还另外租了土地来种植玉米和香蕉。东戈达瓦里县的穆尔蒂·彭迪亚拉(Murthy Pendyala) 和西戈达瓦里县的L·普拉迪普(L. Pradeep) 也对这种作物的成功印象深刻,并增加了自己的油棕种植面积。克里须那县(Krishna)的K·纳加布希南·拉奥(K. Nagabushnam Rao) 说:“油棕就是农民眼中的黄金作物”。

资源密集型产业

园艺局的一些官员却并不认可这一观点,称油棕不是一种可持续的作物。他们指出,这种作物在内洛尔(Nellore)和阿嫩达布尔(Anantapur)等县就没有取得成功。尽管园艺局门户网站显示这些地区的油棕种植面积分别达到 4169 公顷和 282 公顷,但官员们表示这些数据已经过时。

“现在我们只种了 850 公顷。大概五年前,由于缺水,许多农民都把树砍掉了,”内洛尔区园艺助理局长卡利姆( SMA Khaleem) 说。

“目前我们这里的油棕种植面积为零,” 阿嫩达布尔地区园艺副局长P·帕玛拉塔(P. Padmalatha )说,“现在我们区没有人种植油棕,因为需水量太大了。”

现在我们区没有人种植油棕,因为需水量太大了。
P·帕玛拉塔,阿嫩达布尔地区园艺副局长

印度油棕研究所所长R·K·马图尔(R.K. Mathur) 表示:“油棕是一种喜水喜肥的作物。虽然在其他国家油棕属于雨养作物,但我们已经成功地证明通过灌溉同样可以种植油棕,每棵树每天的需水量为 240 至 300 升,夏季则会增加到 325 至 350 升。”

降雨量变化

国家油籽油棕使命行动(The National Mission on Oilseeds and Oil Palm,NMOOP)指出,油棕需要每年2500至4000 毫米的全年均衡的降雨量。然而,根据印度气象局对 30 年来降雨变化数据的分析,印度沿海地区的最大降雨量为 1045-1170 毫米。

该局发现,降雨模式在时间和空间上变化巨大。气候变化导致降雨量发生显着变化,极端降雨的强度和频率也发生了改变。

农民们也注意到,由于这个原因,油棕产量变动巨大。根据农业气候条件不同,该邦各地未加工油棕果平均产量为 8至10 吨。在雨量充沛的年份,马达瓦·拉奥(Madhava Rao)曾收获了 28 吨油棕果,但在降雨量较少的年份,他的收成至少会减少 1 吨。 一位有机农场主说,由于降雨变得越来越不稳定,推广油棕并不明智。

正在下降的地下水位

巴鲁苏·巴拉·钱德拉塞卡(Balusu Bala Chandrasekar)1992 年开始种植油棕时,有一口用于灌溉的水井,水位在地下 100 英尺左右。现在他打了三口井,但水位已经降到地下大约 300 英尺。

印度联邦水资源部2018 年的一份新闻稿指出,印度是世界上地下水抽取量最大的国家,占全球总抽取量的 25%,其中约 90% 用于灌溉。农民们承认,过去几十年地下水位急剧下降,灌溉井不得不越挖越深。

“人们是从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打深井的。在之前,我们只需要打敞口井,到100 英尺就出水。而现在这里有不少井打到了900 英尺深,”钱德拉塞卡·拉奥说。一些农民指出,灌溉渠和一种叫做“cheruvu”的传统小水库已经消失,影响了地下水的补给。

安得拉邦政府的一份地下水情况报告显示,水井的数量从 1980 年的 80 万口增加到了 2010 年的 250 万口,而平均出水量已经从1982年的每小时 60至150 立方米下降到了 2010 年的每小时20至40 立方米。

由于降水不足,安得拉邦的农民们必须使用地下水灌溉油棕。过度开采导致地下水位大幅下降。图片来源:Kevin Samuel / 中外对话

“我们这儿的地下水位和降雨量一直很好,”西戈达瓦里县Navabharat Limited 榨油厂和精炼厂首席执行官兼董事斯里尼瓦斯·普拉萨德(Srinivas Prasad)说。T·那拉沙普兰(T. Narasapuram )是该公司收购新鲜油棕果串的地区之一。

然而,安得拉邦的数据显示,在 T·那拉沙普兰的 18 个有数据可查的村庄中,6 个村的地下水遭遇过度开采,1 个村情况严峻,5 个村接近严峻,6 个村属于安全状态。其余4个村没有数据。

在克利须那县,园艺局助理局长C·H·斯里尼瓦苏鲁(C.H. Sreenivasulu) 说,尽管地下水正被耗竭,但油棕种植面积仍在以每年约 1000 公顷的速度增长。他指出,在穆苏努鲁 (Musunuru)乡,农民种植了大量的油棕,而灌溉井的深度已经达到了 900 英尺。在这个乡的 16 个村中,只有两个村的地下水达到安全水位。8个村的地下水被过度开采,1个村处于严峻状态,4个村处于接近严峻状态,还有一个村没有数据。

问题还不仅仅是地下水位。其中一大问题是气候变化导致海平面上升,使得沿海地区地下含水层变得越来越咸。安得拉邦有7个油棕种植区位于沿海地带。西戈达瓦里县种植面积占全邦总种植面积的 53%,而东戈达瓦里县种植面积则占到 19%。印度中央水资源委员会2017 年的一份报告指出,西戈达瓦里县的 14 个乡、东戈达瓦里县的 10 个乡和克利须那县的 13 个乡的地下水完全或部分盐化。印度油棕种植研究所建议农民不要使用盐水种植油棕。

农药问题

油棕种植户还使用禁用的杀虫剂。印度油棕种植研究所的手册指定用甲萘威控制犀牛甲虫,用甲基对硫磷或磷酰胺控制粉虱,尽管印度植物保护、检疫和储存局(Directorate of Plant Protection, Quarantine & Storage)禁止使用这些化学物质。

许多农民还使用百草枯和草甘膦来控制杂草。这两种农药虽然也都是被禁用的,但市面上仍以不同商品名在出售。“我们一直在努力让农民不要使用这些农药。许多人已经不用了,”斯里尼瓦斯·普拉萨德说。 “两三年后,所有人都会停止使用它们。”

印度油棕种植研究所高级科学家M·V·普拉萨德( M. V. Prasad) 说,杂草会抢走作物所需的水和养分,所以该机构提倡使用不同作物的间作来防止杂草生长并减少除草剂的使用。

安得拉邦的一些农民在他们的油棕种植园里放牛。这是一种控制杂草的自然方式,动物粪便也有助于提升土壤肥力。图片来源:Kevin Samuel / 中外对话

“自从种植了可可,我就没有遇到过杂草问题,”农民苏巴·拉奥说。 “可可树的大量落叶改善了土壤结构和有机质含量。”除了可可之外,上述研究所还发现间作种植具有烹饪和药用价值的灌木胡椒,以及具有观赏和商业价值的花椒和山姜等作物也具有防治杂草的作用,并且他们正在进行试种。

该研究所把农民组织起来并为他们提供草料切割机。“有了这台机器,他们可以轻松地把油棕叶切碎并将它们铺在树坑中,”M.V.普拉萨德说道,“这些叶子能够充当覆盖物,保护水和微生物,抑制杂草生长。”

并非所有农民都接受这种做法,因为有些人发现间作会降低产量。比如,马达瓦·拉奥发现采收油棕果串的过程会损害他种植的攀缘植物。另一位移除油棕的农民说,间作或许能够解决杂草问题,但需要更多的地下水。解决杂草的另一种方法是让牛在种植园吃草。

市场营销问题

安得拉邦政府将这些县划分为不同的农业区,将它们分配给 13 家私营榨油厂和两家政府所有的榨油厂。农民与距离自己最近的榨油厂达成回购协议,并确保每月获得两次收入。但在斯里加古兰县,一家榨油厂最近却停业了。

“由于没有捣碎设施和运输设施,许多人将棕榈树连根拔起,重新种植水稻,”非政府组织福利教育与环境保护协会(Society for Welfare Education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创始人兼主任 K·拉玛娜·雷迪(K. Ramana Reddy)说。 “一些仍然种植油棕的人则将果子运到邻县的榨油厂。但也有人将果子以低价卖给中间商。”

斯里尼瓦斯·普拉萨德的 Navabharat 公司正致力于获得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RSPO)的认证。他指出,安得拉邦的土地使用机制非常健全,农民只在改变现有农田的用途。作为认证过程的一部分,Navabharat 公司正在解决杀虫剂罐的处理问题和进行文档的准备工作。

更好的水资源管理

西戈达瓦里县的L·拉玛·拉奥( L. Rama Rao) 和克利须那县的K·纳加布希南·拉奥(K. Nagabushnam Rao) 等很早就参与种植油棕的农民回忆说,刚开始时集水漫灌是常规操作。而过去十年,他们已经开始改为滴灌。

L·拉玛·拉奥的儿子普拉迪普(Pradeep )照看着农场的滴灌系统,这套系统也可用于给油棕种植园输送肥料。图片来源:Kevin Samuel / 中外对话

“灌溉太多会导致淋溶,使根区缺乏养分。减少太少会导致缺水,”印度油棕研究所所长马图尔说。 “我们开发了一个手机应用程序,通过分析过去60 年的天气数据来告知农民要使用多少水。”

印度联邦政府主张通过补贴来帮助农民安装滴灌系统,但安得拉邦却在2018年停止了补贴。据报道,这是因为邦政府认为当地许多农民已经完成了滴灌系统改造。然而,没有了补贴,像纳吉瓦拉·拉奥这样的农民只能继续采用漫灌的方式。

布吉巴布(Bujjibabu)在地上造了个坡,并挖了个坑,然后在坑中间打井,这样就会有更多的雨水补充入井下的含水层。“自从我使用这个方法以来,在地下160 英尺就能取到水,而附近其他人要在200 英尺甚至更深的地方才能取到水,”他说。

“这些都是农民采取的一次性举措,”克利须那县助理园艺局长斯里尼瓦苏鲁说。“所有农民都应该做出类似的努力。”一些园艺官员指出,水资源管理需要大规模和长期的规划,以改善地下水状况,保护整个农业社区。

缺水影响的不止是油棕,还有所有作物,受到波及的也不仅是农民,还有居住在油棕种植园附近的整个社区。

访问棕榈油专页,阅读更多相关内容,了解更全面的资讯。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