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

中国期货市场决定着全球棕榈油绿色转型的成败

中国的商品交易所应纳入可持续性指标,让其他国家和地区在棕榈油等商品可持续转型上的努力不至付诸东流,许向安写道。
  • en
  • 中文
马来西亚沙巴州的一个油棕种植园。图片来源:Ramlan Abdul Jalil / Alamy
马来西亚沙巴州的一个油棕种植园。图片来源:Ramlan Abdul Jalil / Alamy

由于体量庞大,中国在许多大宗商品市场上的影响无可比拟。作为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和第二大棕榈油进口国,中国有足够的能力推动可持续发展。其影响力能够决定其他国家是否能建立起消除供应链毁林的决心。

然而,中国却为诸多高毁林风险等级的农产品提供了市场。例如,根据监测组织Trase的数据,2013年至2017年间,中国进口的巴西大豆与22.3万公顷的森林砍伐有关。连锁反应研究(Chain Reaction Research)的最新报告详细介绍了中国棕榈油行业主体在可持续发展承诺和透明度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的同行。

这表明中国公司和投资者需要提高对可持续性的重视,也意味着进口中国商品的国家必须仔细审视其供应链,确保自己的进出口与毁林无关。欧盟就是一个关健的例子。尽管欧盟高调表示抵制与全球毁林有关的消费品,但要减少直接从生产国或经由中国输入的与毁林相关的商品,它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称其正以积极、负责任的态度应对气候变化,且一直在采取措施降低和去除自己的碳排放,部分通过植树造林的方式。但同时,它也在将自己对毁林的影响转嫁给其他国家。如果中国想要停止对其所进口的毁林的再出口,解决这一问题至关重要。

减少供应链毁林

中国应对标欧盟的新法律,要求企业对供应链中的森林砍伐和其他环境危害开展尽职调查。中国国内的植树造林经验证明其清楚需要做什么。它现在必须将这种经验拓展到其出口国。如果不这样做,中国有违自己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承诺的精神。中国为了从新冠疫情中复苏而对化石能源提供支持已经让这个目标的前景变得复杂化。

中国正在通过巨大的贸易体量成为价格制定者,以此巩固着自己影响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地位。例如,去年12月,中国开始允许外国投资者在大连商品交易所参与其境内棕榈油期货交易,但并未规定棕榈油需得到可持续的认证。这种做法为不可持续的棕榈油以及大豆创造了一个泄漏市场(leakage market),威胁着全球植物油产业的绿色发展。将来,中国的商品交易所可以通过纳入可持续性指标来助力全球供应链绿色转型。

什么是期货合约?

以约定价格购买资产(特别是大宗商品或股票),但随后进行资产移交和支付的合约。

对可持续生产棕榈油的影响

中国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取代马来西亚交易所(Bursa Malaysia)成为棕榈油期货的全球基准。但如果那一天到来,并且中国开始完全着眼于利润最大化来确定棕榈油的价格,那么马来西亚致力于发展可持续棕榈油的承诺将难以为继,马来西亚交易所帮助该行业向更加可持续的模式转型的倡议也将受到破坏,该国通过马来西亚可持续棕榈油认证计划Malaysian Sustainable Palm Oil,MSPO)生产可持续棕榈油的努力也将被颠覆。

马来西亚政府已坚定地承诺会保护其生物多样性并确保其棕榈油行业的可持续性。这些努力中包括一项其西方国家买家所要求的“不毁林、不开发泥炭地、不剥削”(NDPE)承诺。

马来西亚等棕榈油生产国保护其森林和生物多样性的雄心,需要欧盟和美国等其他强大经济体的响应。近年来,由于中美之间关系紧张,美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激增,但这一地缘政治角力与马来西亚棕榈油的可持续生产没有关系。

欧盟作为仅次于印度和中国的,对于马来西亚应该如何生产棕榈油拥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双方围绕欧盟逐步禁止将棕榈油用作生物燃料而产生的历史冲突需在今年的欧盟-东盟植物油生产联合工作组(EU ASEAN Joint Working Group on vegetable oils)框架下加以解决。

马来西亚棕榈油有潜力成为可持续植物油的全球典范。但是,如果中国不珍视其在全球可持续领域的影响力,开始仅仅把棕榈油作为商品来对其定价,那么所有这些努力都将化为泡影。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