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

韩国资助“绿色”棕榈油,加剧印尼环境社会矛盾

一场正在壮大的草根运动试图阻止韩国政府资助参与毁林和人权侵犯的棕榈油企业。
  • en
  • 中文
Korindo旗下的种植园公司Papua Agro Lestari在巴布亚省造成的毁林。图片来源:敬畏地球
Korindo旗下的种植园公司Papua Agro Lestari在巴布亚省造成的毁林。图片来源:敬畏地球

2019年,韩国的进口棕榈油达到74.5万吨,而2005年这一数值还仅为19.4万吨。在政策的推动下,韩国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政府希望推动棕榈油成为有利可图的绿色产业,从海外获得粮食和能源供应保障。

这些棕榈油大多来自印尼和马来西亚,直到最近还主要被用于方便面等食品加工。但是根据韩国今年早些时候出台的“绿色新政”,棕榈油被作为一种可再生能源推广,用于交通和发电。

制图: James Round / 中外对话

然而,棕榈油的“绿色”资质却备受争议。当美国和欧洲因棕榈油与大面积毁林和高碳排放相关联,采取措施限制其使用时,韩国的公共机构却以“绿色”发展的名义,向在印尼发展种植园的企业提供数百万美元的补贴。

鉴于棕榈油行业与印尼人权侵犯和森林砍伐的关联,韩国环保活动人士和律师的反对声越来越强烈,要求政府停止资助破坏性的活动。

激增的需求

韩国97%的能源和75%的粮食资源依靠海外进口。2008年全球粮食危机之后,政府着手保障食用和工业棕榈油的供应安全,在2009年启动了海外农业开发战略计划(Overseas Agro-resources Development)。该公共贷款计划承担了韩国私营企业70%的生产和销售小麦、大豆、玉米和棕榈原油的商业成本。

根据韩国法律,棕榈油被指定为战略商品。政府以《海外农业和森林资源开发合作法》(The Overseas Agriculture & Forest Resources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Act)和《海外资源开发事业法》(The Overseas Resources Development Business Act)为法律依据,对韩国海外棕榈油企业提供补贴。韩国林业局和各金融机构将油棕开发列为“生物能源造林”项目。这是对“造林”一词的歪曲,这个词通常的意思是为了环境和气候效益而植树,而不是为了发展单一作物种植园而清伐热带森林。

“我认为这是非常帝国主义的行径。因为我们资源匮乏,政府就帮助企业从其他国家拿资源。”韩国公益法律中心(Advocates for Public Interest Law,APIL)的律师郑信荣说,该团体长期对韩国棕榈油产业开展调查,并领导旨在阻止向该产业提供公共融资的运动。

本世纪头10年中期开始,将棕榈油作为运输燃料推动了公共和私人部门对棕榈油行业的投资。从2015年起,韩国进出口石油燃料企业必须确保其油品中至少有2.5%的生物柴油。这一比例后来提高到3%。截至2017年,棕榈油及其衍生产品占韩国生物柴油进口量的88%

公共资金助长毁林和践踏人权

2016年,环保组织敬畏地球(Mighty Earth)与韩国环境运动联合会(KFEM)合作曝光了Korindo和浦项国际(Posco International)两家企业在印尼巴布亚省棕榈油特许经营区的大规模森林砍伐行为。韩国棕榈油生产商一时间成为了国际关注的焦点。卫星数据和无人机图像显示,Korindo在此前两年中砍伐了3万公顷的雨林,Posco国际则在过去四年中砍伐了1.9万公顷。

Korindo旗下的种植园公司Papua Agro Lestari在巴布亚造成的毁林。图片来源:敬畏地球

“韩国棕榈油种植园砍伐森林的模式让人回想起这一行业的黑暗旧时代,当时为了建立大面积的单一作物种植园,森林、野生动物和原住民土地被清理,而这些种植园的大部分利润却归外国业主所有”,敬畏地球资深环保活动主任黛博拉·拉皮德斯(Deborah Lapidus)告诉中外对话。

郑信荣说,这两家企业一直通过韩国林业局和韩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公共资金经营其棕榈油业务。

“如果你看了政府为浦项国际提供贷款的详细报表,你就会知道,他们很少用自己的钱来做生意。不仅是浦项国际,LG国际商社(LG International)、大象株式会社(Daesang),还有早前的JC化工(JC Chemical)都从韩国林业局获得了贷款。”郑信荣说。与韩国环境运动联合会合作,她的机构是2016年以来最早对韩国棕榈油企业在印尼侵犯人权和大规模森林砍伐行为开展调查的当地团体之一。

制图: James Round / 中外对话

 “林业局向棕榈油行业发放第一笔公共贷款是在2008年,给了一家油棕造林企业大象控股(Daesang Holdings)。印尼生物能源造林项目共获得了38亿韩元(约合320万美元)的资金。”韩国林业局海外资源开发办公室行政官员申健燮说道。

申俊锡表示,在2010至2019年间,韩国林业局提供了401亿韩元(约合330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种植油棕树,面积约为2.4万公顷,大部分在印尼。这些资金的接收方包括大象株式会社、LG国际商社、Kodeco和JC化工。

原住民生计被毁

韩国棕榈油企业的扩张威胁着原住民社区的生计,许多人被迫离开曾经居住的林地。

“我担心的是Korindo和浦项国际在巴布亚的活动将进一步扩大分歧并加剧巴布亚的不正义现状。大企业拿走了一切,而当地社区却两手空空。对于大多数巴布亚原住民来说,森林就是他们的超市、银行、医院和圣地。大面积的森林变成种植园意味着原住民失去了他们的生计。”巴布亚权利组织遗产基金会(Yayasan Pusaka)的昂基·桑佩兰特(Angky Samperante)说。自2010年以来,他的团队致力于保护原住民的权利和巴布亚的环境,免受韩国棕榈油企业的侵害。

Kowin Marind部落的一个家庭,他们的领地受到Korindo旗下的种植园公司Papua Agro Lestari的毁林影响。图片来源:敬畏地球林。图片来源:敬畏地球

自2017年敬畏地球首次对Korindo破坏环境和侵犯人权的行为提出指控以来,森林管理委员会(FSC)一直在密切关注Korindo的运营,但就是没有剥夺其可持续认证。2019年7月,Korindo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拒绝接受关于其参与非法焚烧森林的指控,但同意与FSC合作提高其运营标准。

韩国棕榈油行业从一开始就与印度尼西亚原住民社区的困苦脱不开干系。1995年,Korindo在巴布亚省的莫劳基(Merauke)为“韩国”的棕榈油事业拉开了序幕。在那里,马林德人(Marind)和曼多波人(Mandobo)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就已经被中央政府的发展计划赶出了他们世代生活的森林区域。Korindo旗下的棕榈油公司Tunas Sawa Erma在1997年买到了一张棕榈油经营许可证,到2001年12月就已经种植了7800多公顷的油棕树。这为2007年起韩国在印尼的新一批大型棕榈油企业奠定了基础。

主要参与者

除了Korindo,韩国还有六家大型企业在公共资金的支持下成为棕榈油行业的主要参与者。这些企业一共获得了近2亿美元的公共资金,用于在印尼开发超过6.5万公顷的油棕种植园。这是根据韩国林业局、韩国进出口银行和韩国议会提供的公开且经过核实的数据所做的估算。韩国公益法律中心的独立调查显示,这些企业几乎全都与当地社区有正在持续的土地和权利侵犯冲突有。

制图: James Round / 中外对话

自韩国公益法律中心和韩国环境运动联合会在2019年根据发表了它们基于调查的报告以来,当地的倡导团体开展了一场造势活动,以制止政府向印尼的棕榈油企业提供贷款。

“被投入到这个共谋实施土地掠夺、侵犯原住民权利和劳工权利行径的行业的是我们交的税。我们正在推动韩国出口信贷机构在向棕榈油行业等海外项目提供公共财政贷款时,有人权标准可循。郑信荣说:“避免侵犯人权是宪法规定的政府部门的责任。”

碳排放问题

鉴于政府对棕榈油行业的支持,韩国科学家也对政府面临的日益增长的“碳债务”表示担忧。

 “韩国一直在使用被称为棕榈脂肪酸蒸馏物(PFAD)的棕榈原油衍生产品作为生物能源的主要来源。由于PFAD的高碳强度和环境成本,美国和英国等国家不允许PFAD作为生物柴油的主要来源。”韩国能源署审计处的辛正烈说。

根据申贞裕2018年发表的博士论文,2015年PFAD占韩国生物柴油原料的47%,排放的温室气体是替代油料的5.7倍。欧盟计划不晚于2030年逐步淘汰以棕榈油为基础的运输燃料,因为它们会导致森林砍伐和更高的碳排量。

积聚的压力

2015年以来,韩国立法者还通过议会监察和调研报告,对海外棕榈油行业公共融资的有效性和可持续性向相关部门提出质疑。

在舆论压力下,韩国林业局将Korindo排除在接受海外公共融资的名单之外,并在2019年取消了对油棕造林项目的额外贷款支持。此前,林业局还出台了新的评价标准,要求企业提供卫星图像等证据,证明它们对“森林变种植园”没有责任。但是,在2019年之前获得贷款的企业则不受这一更严格标准的约束。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组织(RSPO)是为推广符合伦理标准的棕榈油而成立的全球性认证机构,但具备RSPO会员身份尚未被纳入公共融资标准,而且两者也都没有 “不毁林、不开垦泥炭地、不侵害人权政策”(NDPE)承诺。

尽管如此,公众还是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要求企业采取行动。浦项国际自愿加入了RSPO,并在今年3月在其印尼巴布亚省的棕榈油种植园引入了零毁林政策 。

当被问及如何回应国际社会对其在印尼活动的强烈抗议时,浦项国际可持续部的恩俊秀(音译,Joyce Eun Jeong Seo)告诉中外对话:“浦项国际及其子公司Bio Inti Agrindo在印度尼西亚的开展棕榈油业务时,把承认并遵守原住民的习惯法列为最优先事项,并且作为一家负责任的全球性企业,努力履行国际规范所要求的社会责任。”

浦项国际在今年早些时候承诺 “不毁林、不开垦泥炭地、不侵害人权政策”,是韩国首家做出这一承诺的企业。 在2012年至2017年期间,其在巴布亚的子公司砍伐了2.65万公顷的原始森林,用以建立种植园。图像来源:Google Earth,Landsat / Copernicus

但韩国公众这才刚刚开始要求提高关于棕榈油供应链和这种无所不在的商品所存在的问题的透明度。

 “我们都知道,我们国家的食物和能源严重依赖海外资源。但政府不能用‘国家利益和安全’来蒙蔽公众,为侵犯人权、砍伐森林和高碳排放的行为辩护。”34岁的首尔市民姜明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