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PO联席主席:可持续棕榈油“正处在紧要关口” - 中外对话
粮农

RSPO联席主席:可持续棕榈油“正处在紧要关口”

可持续棕榈油全球认证机构RSPO联席主席介绍了该行业面临的挑战,并解释了印度和中国为何是关键所在。
  • en
  • 中文
马来西亚沙巴通过RSPO认证的小型棕榈种植园。图片来源 © RSPO / Jonathan Perugia
马来西亚沙巴通过RSPO认证的小型棕榈种植园。图片来源 © RSPO / Jonathan Perugia

去年11月,棕榈油可持续发展圆桌会议 (RSPO)的联席主席的安妮·罗森巴格(Anne Rosenbarger)在该组织的年度会议上致闭幕词。她呼吁在场的棕榈油行业的生产商、采购商和民间组织加快可持续棕榈油的行动步伐。 “还有8周我们即将步入2020年,在场的许多公司做出的承诺将无法兑现,” 她说,“必须承认,我们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进步,但依然应该敲响警钟。”

棕榈油是贸易量最大、用途最广泛的农产品之一,广泛用于食品、洗护用品和化妆品中。但是,在行业不断扩张和需求不断增长的背后,是一系列的森林砍伐和侵权行为。

罗森巴格除了担任RSPO联席主席之外,同时还是世界资源研究所(WRI)食品、森林和水资源项目东南亚商品经理。她利用自己的这一双重身份,致力于提高棕榈油企业的可持续性。她还帮助开发了Global Forest Watch Pro,这套监测预警系统结合了卫星图像和公开数据源,为推动棕榈油供应链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用的分析。

棕榈油可持续发展圆桌会议 (RSPO)的联席主席的安妮·罗森巴格。图片来源 © RSPO

同时,作为RSPO理事会的联席主席,罗森巴格协助该组织的工作,将全行业的成员聚集在一起,承诺限制油棕种植园造成的环境破坏,改善工人工作生活条件,并保护原住民的权利。这些工作的共同目标就是增加全球市场上获得可持续认证的棕榈油的份额,目前这一比例仅为19%。2020年,受新冠疫情的冲击,棕榈油行业发展趋势放缓。这一背景下,该目标变得尤为紧迫。

在中外对话对她的专访中,罗森巴格谈及了为兑现2020年的承诺该行业需要做的工作,中印两国不断扩大的棕榈油市场传递出强有力的可持续发展信息的重要性,以及为何抵制棕榈油并非解决该行业环境弊病的办法。

中外对话(以下简称“中”):2020年全球可持续棕榈油的发展状况如何,该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安妮·罗森巴格(以下简称“罗”):随着新冠疫情的影响在全球范围内持续蔓延,RSPO正在考虑如何继续推进提高棕榈油行业的可持续性和韧性这项重要的工作,尽管当前环境下对种植园进行认证和审核存在困难。继续开展这项工作对于确保坚持可持续棕榈油标准、对那些依靠可持续棕榈油谋生的小种植农户,以及依靠我们的认证做出正确选择的消费者而言,都至关重要。

我们听到了企业2020年的诸多承诺,即不毁林、不开垦泥炭地、不侵害人权的“ 三不政策”(NDPE),以及RSPO的采购目标和杜绝毁林的指标。但实际上,即使在新冠疫情爆发前——许多做出这些大胆承诺的公司也将无法达成这些目标。这并不是说到目前为止没有取得大量的成就,而是要强调我们余下的时间不多了。

接下来的行动将决定行业的参与者是被视为问题的一部分,还是被视为积极推动变革的催化剂。

当务之急是,未达到2020年目标的公司必须增强紧迫感,评估自己的方法,抓紧弥补损失的时间。我们正处在一个紧要关口,接下来的行动将决定行业的参与者是被视为问题的一部分,还是被视为积极推动变革的催化剂;以及企业的可持续承诺究竟会被视为一种“漂绿”行为,还是以保护子孙后代福祉为宗旨的核心价值观和优先事项的根本转变。

中:中国和印度在全球棕榈油贸易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两国市场究竟有多重要?

罗:印度和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进口国,不仅对全球棕榈油市场至关重要,对棕榈油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也同样重要。去年,印度和中国分别进口了1000万吨和720万吨棕榈油。但是,经过认证的可持续棕榈油在这些市场的占有率[百分比]却只有个位数。要改造整个行业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认识到,不同的市场在可持续性发展历程和承诺方面的速度各不相同。 我们的目标是与这些市场中的成员合作,帮助他们起步并达到RSPO积分质量平衡供应链准入条件。

中:这些国家面临的具体挑战是什么?

206

RSPO在大中华地区的成员总数

罗:中国和印度市场对可持续棕榈油的需求较低。消费者和行业对棕榈油及其引发的环境和社会问题的认识相对模糊,或者知之甚少。例如,2018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在中国进行了一次调查。接受采访的5000人中只有13%的受访者意识到油棕种植园导致的森林砍伐问题。印度的调查结果与之相似。非认证棕榈油可以轻松地在中国和印度找到买家,并且像所有市场一样,棕榈油市场的价格敏感度很高。因此,许多公司没有动力或价值定位加入RSPO并获得认证。所以,我们必须努力在这些市场中建立这种价值定位。

中:当前RSPO做了哪些工作来改变这种现状?

罗:2011年以来,RSPO一直在中国与包括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行业协会和私营企业在内的利益相关方合作,共同推动可持续棕榈油的购买和利用。一开始成员数量增长较慢,但目前在大中华地区已经有206个成员,其中中国大陆150个,香港地区21个,台湾地区35个。目前秘书处向中国派出了两名成员——分别常驻在北京和上海。我们致力于影响大中华区市场。例如,2018年由RSPO、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和世界自然基金会联合发起成立的中国可持续棕榈油联盟在不断发展壮大。我们还与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合作,为他们每年的可持续消费周提供支持。

相比于抵制而言,支持可持续棕榈油才是引导行业走向正确方向的更有效的策略。

在印度,我们与印度可持续棕榈油联盟、世界自然基金会、可持续贸易行动计划、负责任商业中心及其他机构的成员密切合作,制定一份包括小种植园主包容性、消费者和政府参与度的路线图。我们寻求在现有成员和新成员的帮助下,打通通往这一市场的道路,并确保他们的采购政策适用于印度以及中国。

中:民间组织在推动可持续棕榈油发展方面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

罗:我们对地球造成的破坏是持久的,需要行业、政府,社会组织和大众的共同行动才能实现有意义的变革。我们需要更多环境和社会领域的民间组织加入RSPO,参加我们的“对话”系列网络会议,加入我们的工作组和特别行动组,为RSPO标准的修订和发展贡献真知灼见。此外,民间组织可以发挥关键作用,提高人们对可持续棕榈油的认识,因为如果有了社会组织的支持,这类信息会比那些来自公司和行业参与者的信息更有意义,也更可信。

中:您认为该行业未来主要的关注点在哪儿?

罗:首先,RSPO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多利益相关方参与的圆桌倡议组织,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认识到使可持续棕榈油成为规范是我们的共同责任。所有成员都必须秉承这种共担责任的精神,RSPO作为一个体系,是解决方案的推动者,而不是问题的解决者。

RSPO的“责任共担”规则(Shared Responsibility rules)在2019年得到了进一步强化,该规则旨在在棕榈油供应链的各个层面上平等地实施可持续实践。例如,新的RSPO “责任共担”规则中最关键、也是争议最大的要素之一仍是买方成员的采购量目标。这个目标是为了确保成员单位购买的棕榈油产品中经过认证的可持续棕榈油达到一定的比例。种植者已经提高了生产标准。所以,现在需要买家作出类似的举动,承诺增加可持续棕榈油的购买量。这才公平,而且也十分必要。新的“责任共担”规则的好处是, RSPO能够鞭策那些迟迟无法兑现承诺的人。

16.8%

小种植园面积占马来西亚全国油棕总种植面积的约16.8%

然而,责任共担不仅仅是增加采购量,而是以一种更有意义的方式提高人们对可持续棕榈油的认识,并吸引全球更多的利益相关者参与;寻求与消费者展开有效交流的方式,向其传递个中的微妙差别,让他们认识到虽然当前存在诸多问题,但是相比于抵制而言,支持可持续棕榈油才是引导行业走向正确方向的更有效的策略。

中:在某些国家,人们越来越多地将抵制棕榈油视为解决行业环境问题的一种方法。您能谈谈反对这样做的理由吗?

罗:抵制棕榈油意味着公司需要购买其他种类的油来替代它。相比棕榈油,其他种类的油需要占用更多土地,并可能对环境造成更大的损害。抵制还可能影响小种植园主的生计。仅在马来西亚,就有超过25万名个体小种植园主,种植面积占全国油棕总种植面积的约16.8%,也就是979892公顷。

每天有数十亿人食用棕榈油,其中最大的市场是印度、中国、印度尼西亚和欧盟。对于这些消费地区而言,当务之急是提高人们对可持续棕榈油的认识,并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可以发挥作用,打破“好”棕榈油和“坏”棕榈油之间的联系。作为消费者,要想为提高棕榈油行业的可持续性做出贡献,最好的选择就是购买那些仅使用可持续棕榈油生产的产品。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