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对华牛肉主要供应商的毁林疑云 - 中外对话
粮农

巴西对华牛肉主要供应商的毁林疑云

来自塞拉多和亚马逊地区的几个城镇集中着很大部分巴西对华牛肉供应,而该地区的非法森林砍伐风险也高。
  • en
  • 中文
Trase最新报告指出,巴西对中国牛肉出口的企业中可能存在非法森林砍伐行为。图片来源:Alamy
Trase最新报告指出,巴西对中国牛肉出口的企业中可能存在非法森林砍伐行为。图片来源:Alamy

监测机构Trase的最新报告指出,随着巴西对华牛肉出口量激增,对华牛肉出口企业中存在非法森林砍伐行为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而森林砍伐会导致大量温室气体进入大气环境中。

Trase报告呼吁巴西政府和中国买家共同采取行动解决这一问题。报告发现对华肉类贸易集中在巴西少量几个城市和肉类加工厂,这一局面有利于问题的解决。采取行动还有助于巴西实现《巴黎协定》目标。

Trase通过对2017年的数据进行分析发现,虽然有1200多个巴西城市参与了对华肉类贸易,但是其中25个就贡献了一半的森林砍伐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风险。企业的森林砍伐风险是通过其货源地所在城市的年度毁林率来评估的。其复杂性使得很难确定大型肉类加工企业出售的牛肉的产地。

Trase研究员、报告作者之一的安德烈·巴斯孔塞洛斯(André Vasconcelos)解释说:“对那些严肃对待气候和环境风险、并希望减轻这类风险的中国买家来说,这些数据至关重要。他们可以关注这些高风险地区。”

该报告根据巴西空间研究所(INPE)的初步数据得出的结论显示,在当下这个关键时刻,依然有时间采取行动扭转巴西亚马逊地区的局势。由于巴西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政府取消了环境保护措施,去年8月以来该国的森林砍伐率翻了一番。

树木被砍掉之后,将森林变为牧场的最后一步就是在林火最多发的8月至9月利用山火将林地清理干净。去年亚马逊森林的大火曾震惊世界,而森林砍伐面积的扩大就意味着今年的森林火情可能会比去年更具破坏性。

中国买家与非法森林砍伐扯上关系的风险很高。去年,巴西新批准了22家肉类出口加工厂,其中有14家在亚马逊地区,而具备对华出口资格的厂商中也有一半在这个具有高度生态敏感性的地区。但是,这些企业的审批流程关注的只是卫生标准,而不是环境标准。

随着巴西牛肉对华销售量增加,批准新的肉类加工厂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此外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间,对巴西牛肉的需求量也急剧增加:1至5月,巴西向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出口牛肉40万吨,比上年增长近50%。

生态受损

2017年,巴西销往中国的肉类产品中有70%产自亚马逊及巴西的热带稀树草原地区塞拉多。如今,开垦土地,变森林为牧场已经成为导致这些生物多样性地区森林砍伐的主要原因。

Trase倡议由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the Stockholm Environment Institute)和全球林冠(Global Canopy)项目联合发起。一直以来,该倡议都在绘制从肉牛从出生、到肉类加工、再到成为商品最终出口的流程轨迹。该系统核查了巴西生产端的公开数据,以衡量巴西肉类的各出口市场对环境和社会风险的暴露程度。

61%

来自亚马逊地区的进口产品占中国排放风险的61%

数据显示,与巴西其他地区相比,尽管中国从亚马逊地区购买的肉类产品数量相对较少,但是由于亚马逊地区集中了大量富碳生物质,所以破坏这里的生物群落会导致更高的二氧化碳排放风险。因此,来自亚马逊地区的进口产品占中国排放风险的61%,而塞拉多进口产品带来的排放风险则占24%。

总的来看,巴西向中国出口的牛肉与131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风险相关,相当于数百万个家庭一年用电量产生的排放。随着亚马逊雨林砍伐的越来越多,预计排放量将增加10%至20%

巴西向中国出口的肉类产品中有一半来自塞拉多,该地区占地球生物多样性的5%其中137种动物属于濒危野生物种。这里有着南美大陆最大的流域,因此对于该地区的水资源分配至关重要。

尽管塞拉多如此重要,但还是受到了忽视。政府允许农民砍伐自有土地上多达80%的林木 ,而且该地区受到保护的土地只有11%。结果就是,塞拉多超过半数的原生森林都消失了。

负责协调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与巴西森林与农业合作倡议的丹妮拉·泰斯顿(Daniela Teston)表示:“这里的大豆种植和牛牧养殖场面积都在扩大。立法做的还不够,正是因为这样,才导致本地植被和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就连与这个生物群落密不可分的传统社区也受到了威胁。”

缺乏反应?

过去一年,中国进口肉类中有近一半来自巴西,中国也越来越依赖巴西来确保其粮食安全。尽管巴西的环境破坏已成为美国和欧洲政治议程中的重要内容,中国尚没有对此表态。

美国政府预算和税收委员会要求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不要与博尔索纳罗政府进行谈判,因为后者“已完全无视基本人权、保护亚马逊雨林的必要性以及工人的权利和尊严”。在欧洲,荷兰议会最近出于社会和环境原因也拒绝了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的贸易协定。

棕榈油或鱼类等其他行业生产链都已经具备完整的可追溯性,就复杂度来说,这些行业与肉制品行业不相上下。

然而在三月举行的G7峰会上,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却表示欧盟出于环境原因阻止该贸易协定的做法是在干扰自由贸易。博尔索纳罗政府对他的这番言论表示感谢。

中国的立场也是一样,并没有中止贸易的打算。去年亚马逊大火肆虐之际,中国驻巴西大使馆官员除了对巴西环境法规表示赞赏,没有进行进一步表态。在本月初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官没有对巴西记者关于亚马逊地区森林砍伐的问题予以置评。

许多中国公众还认为,欧美等早期工业化国家的人均牛肉消费量比中国高得多,在这一背景下,将巴西蓬勃发展的牛肉产业、亚马逊森林砍伐与中国消费之间的联系放大到全球关注的程度是不公正的。

在公司层面,一份由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2017促成的协议显示,中国企业承诺改善牛肉生产和贸易的可持续性。但是从那以后,进展一直较为缓慢,外界对承诺的执行也不太了解。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代表处表示,目前已经有80家中国企业签署了这一协议。该协议组织正在制定相关准则,并将进行分组试点。

森林砍伐的风险不仅对环境不利,而且森林砍伐风险高的企业签订的贸易合同也更有可能与犯罪活动产生瓜葛。去年,亚马逊地区几乎所有的森林砍伐活动都是非法的。

目标集中

巴西牛肉行业由少数几家肉类加工企业控制。尽管近一百家公司向中国出口牛肉,但仅三家公司的牛肉贸易量就占到了总量的61%。 JBS、Marfrig和Minerva Foods三家公司与森林砍伐引起的二氧化碳排放相关的风险最大:分别为38%,9%和6%。 2019年,欧盟从这三家公司购买了价值30亿美元的牛肉。

JBS针对Trase的研究回应称该研究“是肤浅的,可能导致错误的解读”; Minerva Foods强调说,这项研究包含“估计数据,但并未说明货源来自禁伐区”;而Marfrig认为来自亚马逊的所有产品都存在风险,但补充说Trase的数据并未证实该公司与砍伐森林之间存在直接联系。

Trase政策主管、该研究作者之一的海伦·贝尔菲尔德(Helen Bellfield)承认要建立直接联系的确很难,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确定需要进一步调查的关键领域:“目标是[提高]透明度并确定风险集中的地方……以及需要加强尽职调查的地方”。

这三大肉类巨头还强调,他们仍在对自身供应链进行审查,确保非法农场不得进入其供应链。但他们也承认,对间接供应商(即不在正规生产链中却将牲畜出售给注册公司的牧场主)进行监督存在难点。

全球来看,牛肉行业在打击森林砍伐方面的行动比其他行业都要缓慢。丹妮拉·泰斯顿( Daniela Teston)说:“棕榈油或鱼类等其他行业生产链都已经具备完整的可追溯性,就复杂度来说,这些行业与肉制品行业不相上下。巴西的问题不在于技术,而是在于政府和企业的意愿。”

巴西政府要求每次对动物进行转运时都必须签发动物运输许可证(GTA)。该数据可用于跟踪肉牛从出生到屠宰的全过程,确保它们不是来自森林砍伐地区。

虽然GTA数据并未公开,但JBS、Minerva和环保人士正在要求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巴西农业部认为,GTA包含受法律保护的私人信息。同时,JBS表示正在讨论推行绿色GTA,以加强行业监控。代表肉类出口公司的行业协会ABIEC并不想对森林砍伐地区的责任发表评论。

英文原文首发中外对话项目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