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无益解决棕榈油造成的环境问题 - 中外对话
粮农

抵制无益解决棕榈油造成的环境问题

“无棕榈油”承诺看似积极正面,但改用出油率较低的植物油可能会加剧森林砍伐和生物多样性丧失。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Alamy
图片来源:Alamy

棕榈油是一种用途广泛、无处不在的原料。方便面、饼干、化妆品等我们日常消费的一些商品都需要用到它。然而,很多民间社会组织对含棕榈油产品的可持续性提出了质疑,认为棕榈油的不可持续生产与世界各地毁灭性的栖息地野生生物丧失之间存在联系。国际野生动物慈善机构伦敦动物学会就是提出质疑的组织之一。该学会开展的保护项目遍布50多个国家,评估全球主要棕榈油企业透明度的在线平台SPOTT就是其旗下的一个项目。

全球每年生产棕榈油7000万吨,消费遍布全球,仅印尼、印度、欧盟、中国和马来西亚这五个国家和地区就消耗了其中一半以上。

2019年,中国进口棕榈油630多万吨,约为全球供应量的9%,占食用油进口量的一半以上。这些棕榈油大部分进口自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全球85%以上的棕榈油都产自这两个国家。

在中国,不可持续或“传统”棕榈油的使用十分普遍。这类棕榈油对自然环境和当地社会都有负面影响。目前,中国消费的棕榈油仅有不到1%属于可持续棕榈油。

棕榈油行业的快速增长(其中大部分以传统方式生产)助长了世界上一些生物多样性最丰富地区的大规模森林砍伐。2018年,约360万公顷的原始森林被砍伐殆尽——面积与比利时国土相当。造成砍伐的不止是棕榈油扩张,还有其他因素,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农业生产(尤其是畜牧养殖、大豆、木材和棕榈油生产)。传统棕榈油生产造成大规模森林损失,不仅会加剧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还影响到了当地社区的生计。

森林能够捕集和封存大量碳,对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至关重要。这些栖息地也是婆罗洲猩猩和苏门答腊虎等物种的家园,目前这两种动物都已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而油棕的扩张被视为导致上述两种动物数量下降的关键因素。

orangutan palm oil
油棕的扩张被视为导致婆罗洲猩猩数量下降的关键因素。© ZSL

农业发展带来的栖息地丧失不仅直接造成野生动物死亡,而且还会导致野生动物被迫进入人类居住区,加剧与人类的冲突,助长非法狩猎。森林、泥炭地等生境也让当地社区能够获得清洁水、自给作物、非木材森林产品以及其他经济机会。当林地被清除、转而用于生产我们经常消费的商品时,森林提供的上述服务都会受影响。

棕榈油生产的消极后果促使民间社会、政府、企业和消费者采取行动,力求提高其可持续性。许多批评人士,尤其是欧洲和北美的一些人,已经在推动大规模的棕榈油抵制活动,并呼吁改用其他植物油作物。英国连锁超市Iceland近期就已采取行动,宣布其所有自有品牌产品将不再使用棕榈油,线上超市Ocado也提供了首个“无棕榈油”购物通道。

“无棕榈油”承诺看似积极正面,但事实上随着企业转向出油率较低的植物油,随之而来的森林砍伐和生物多样性丧失可能会更加严重。

棕榈油能赢得企业的青睐,原因在于其不仅用途广泛,而且出油率高。生产一吨棕榈油所需的土地仅为大豆、葵花籽或菜籽油的八分之一。预计到2050年,全球棕榈油需求将翻一番,使用其他植物油替代棕榈油不仅不能使问题得到改善,实际上反而可能会加剧问题。

棕榈油抵制运动减少了西方市场的棕榈油需求,企业就没有动力去改善自己的生产方式,而是继续向不那么挑剔的市场销售传统棕榈油。因此,转向可持续生产的棕榈油成为一些民间社会组织所青睐的解决方案

可持续棕榈油生产采用现有最佳的社会和环境实践,同时对生产和购买棕榈油的企业来说在经济上也是可行性。许多公司已经证明,以可持续方式生产棕榈油是可行的,也就是说,在没有森林砍伐、生物多样性丧失以及对工人和当地社区的剥削的前提下,同时为企业和当地经济带来积极的经济回报

目前有多个可以指导可持续棕榈油生产的自愿认证机制。其中,可持续棕榈油圆桌会议(RSPO)是当前认可度最高、最为健全的一个。该标准规定了企业生产棕榈油获得认证时必须遵守的严格要求,包括对森林、生物多样性、工人和原住民的保护。


印度尼西亚的大片油棕农田。© ZSL

目前,全球只有近五分之一的棕榈油通过RSPO认证,其中大部分销往欧洲和北美。全球市场对可持续棕榈油之所以认可度较低,主要是由于其供应链复杂、生产成本高以及消费需求低。但鉴于印尼、印度、中国和马来西亚的棕榈油消费量总计占到全球的45%以上,这些市场的可持续转型是提高整个行业可持续性的重要机会。这就需要企业共同行动,在产品中使用可持续棕榈油;而消费者也要以实际行动支持这些企业。

过去几年间RSPO的中国会员数量飞速增长。去年,上海嘉旺食品、嘉华化工等企业纷纷加入该机制。中国可持续棕榈油联盟等倡议也于近期启动,不仅为集体行动提供了平台,也为提高对可持续棕榈油转型重要性的认识提供了机会。

可持续生产模式转型是我们共同的责任。在中国等一些国家,消费模式即便发生细微变化,也会对棕榈油种植社区和土地产生持久的影响。我们必须共同努力,支持一个更加积极、更加可持续的未来。

阅读中外对话棕榈油系列文章:

中印两国成为棕榈油新前沿

中国市场能转向可持续棕榈油吗?

棕榈油十一问

棕榈油怎样才能被认证为“可持续”

哥伦比亚模式是解决棕榈油可持续问题的灵药吗?

印度与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之战”

新冠疫情冲击棕榈油需求

棕榈油燃料崛起,东南亚雨林何去何从?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