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 farmer corrals a flock of ducks in a field outside Can Tho in Vietnam's Mekong Delta. With animals or fish living in high concentrations, routine use of antibiotic drugs is carried out to prevent infection and disease. (Image: Gareth Bright)</p>
粮农

图集:走进越南的化学农业

杀虫剂和化肥的过量使用正在给湄公河三角洲带来一场环境危机。
  • en
  • 中文

湄公河三角洲常被喻为越南的“饭碗”,而越南是东南亚最大的农业出口国之一。

为了保持这样的高产量,越南的农民们开始种植一年三熟的稻米。这种做法意味着已经没有机会像传统一年两熟制那样等待土壤养分的自然恢复,因此农民们只能求助于化肥。他们还扩大了其他作物的种植面积,并且在邻近的地块中大规模养殖牲畜和水产。

越南农民花大钱购买农药、除草剂、杀虫剂、抗生素和其他农用化学品来满足他们对产量的要求。尽管这些农业化学品和杀虫剂能带来可靠的产量,但它们正在渗入越南的地下水,并通过越南庞大的灌溉渠网流入湄公河并最终进入海洋。

越南生产的食品中也发现了这些化学品的踪迹,包括肉类、水产、水果、蔬菜以及大米和马铃薯等主食。

这不仅给当地和越南全国居民的生计和健康带来严重影响,也给自然环境造成巨大破坏。

越南全国食物中毒和癌症发病率剧增。官方统计显示,至少有35%的新增病例与食品污染有关。

最大的问题在于越南农用化学品的消费和使用量仍在增长,每年进口约10万吨化学品,主要来自中国。这让人们不禁质疑:越南打算为生产更多食品付出多大代价?

一位农民在越南湄公河三角洲芹苴市郊外的农田里放鸭子。由于禽畜和水产的养殖密度很高,通常要用抗生素类药物来防止感染和疾病。(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芹苴郊外的一座农场中,约2000只鸭子等待注射抗生素。使用的所有类固醇、激素和抗生素最终都直接进入越南的食品和出口产品中。(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一只鸭子被注射抗生素。(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空中俯瞰湄公河三角洲错综复杂的农业灌溉系统。湄公河三角洲常常被喻为越南的“饭碗”,而越南是东南亚最大的农业出口国之一。(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一位农民在搅拌复合农药以确保作物高产。这些化学品渗入越南的灌溉系统并扩散流入湄公河。(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一位农民在给准备耕种的农田除草。越南是东南亚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之一,农民们经常大量使用农药来保证作物高产。(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一群农民笑着解释说他们不吃为出售而种的食物,他们会在另一块不用农药的田地上种植自家食用的作物。(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结束一天的辛劳后,一家农户围坐在地头。他们的生计全靠收成,无法承担减收绝收的后果,因此只好使用农药。(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芹苴市场上的一位女商贩在整理货品,让它们看起来干净又新鲜。但这些产品不仅在种植过程中使用了农药,就连喷洒在上面的水都几乎肯定被农药污染了,因为农药已经进入当地的地下水。(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一位椰壳工厂的工人在晾晒椰壳。出口的椰壳将用于隔音、绝缘,并作为种花的护根材料。椰子是少数不需要农药化肥的作物之一。(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一名男子在芹苴附近稻田旁的水渠中钓鱼。“这里过去水清鱼多,现在却是水脏鱼少。”(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一座鱼塘正进行下午的投喂,鱼儿跃出水面争食。当地的报道称,整个越南湄公河三角洲河里捕到的鱼越来越少,一些人已经放弃了湄公河三角洲,到更深的内陆修建利润更大的鱼塘。(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湄公河三角洲地区的一个尚存的保护区。这里的水域多少还算干净,但如果湄公河三角洲的污染得不到遏制,也危在旦夕。(摄影:格莱斯·布莱特)

本文首发于“第三极”网站,略有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