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绿色熊猫债可促进中国投资非洲能源转型

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提及发行熊猫债,以及支持符合条件的天然气项目获得绿色投融资支持,但尚不清楚天然气是否将有资格被纳入绿色熊猫债。
  • en
  • 中文
乌干达阿鲁阿市的一个太阳能发电站。熊猫债有望为非洲的可再生能源发展提供资金。图片来源: Joerg Boethling / Alamy
乌干达阿鲁阿市的一个太阳能发电站。熊猫债有望为非洲的可再生能源发展提供资金。图片来源: Joerg Boethling / Alamy

中国承诺支持非洲绿色和低碳能源转型是去年中非合作论坛(FOCAC)上的一个亮点。该论坛于11月30日闭幕,发表了《中非应对气候变化合作宣言》

这份宣言内容宽泛,但廓清了能源领域未来伙伴关系的形式。在煤炭方面,它重申了习近平主席去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做出的承诺,即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这一承诺受到了120多个非洲社区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的欢迎

在清洁能源方面,中国在宣言中承诺进一步增加对非洲太阳能、风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习主席在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和论坛上发布的《中非合作2035年愿景》文件也都提到了中国将加速支持太阳能和风能开发。

该宣言声明双方支持“符合条件的天然气发电项目”获得绿色投融资支持,这引发了一定的争议。目前也尚不清楚中国将如何扩大对非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投融资规模。

呼唤创新融资

在过去二十年中,中国对非洲太阳能和风能项目的投融资远远少于水电和化石燃料项目。然而,中国承诺不再投资境外煤炭项目,或许能为太阳能和风能腾出空间,使之被用来满足非洲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

非洲气候基金会(African Climate Foundation)、发展研究所(Institute of Development Studies)和开放大学(Open University)最近的一份报告呼吁采用“创新解决方案”加速中国在非洲的清洁能源投资,摆脱政策性银行提供融资、中国信保提供担保的传统单一模式。这一传统融资模式更适配大型水电和化石燃料项目。

与宣言一起发布的《中非合作论坛—达喀尔行动计划(2022-2024年)》同样提到了采纳“创新融资模式”。它呼吁机构投资者和(次)区域开发性金融机构,如非洲开发银行的介入,并欢迎“符合条件的非洲主权/多边机构、金融机构等在中国债券市场发行熊猫债券”。

绿色熊猫债及其互惠潜力

熊猫债是一种由国家政府、地方政府、多边开发机构、金融机构或非金融企业等外国实体在中国大陆发行的人民币计价债券。而绿色熊猫债,则是指根据《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1年版)》和其他文件,将其收益用于绿色资产或项目的债券。

熊猫债的发行,无论是否绿色,让外国发行者能够利用中国在岸债券市场(即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庞大和多元化的投资者群体。国际投资者可以通过2017年推出的“债券通”机制参与。

新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由于信用评级稳健……更适合作为绿色熊猫债的潜在发行方。

自2005年首次发行以来,熊猫债在寻求多样化融资渠道的外国借款者中逐渐形成吸引力,并为获得低成本资本提供了可能。随着人民币逐渐国际化,熊猫债的吸引力变得越来越大。2015年,韩国成为第一个发行外国主权熊猫债的国家,随后波兰、匈牙利和葡萄牙等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国家也相继发行。

什么是票面利率?

指债券发行者每一年向投资者支付的利息占票面金额的比率,它在数额上等于债券每年应付给债券持有人的利息总额与债券总面值相除的百分比。

2016年,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成立的多边开发机构——新开发银行发行了第一支绿色熊猫债。这支票面利率为3.07%的五年期债券在中国在岸债券市场筹集了30亿元人民币(4.48亿美元),用于支持金砖国家的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项目。匈牙利最近发行了首支10亿元人民币(1.57亿美元)的绿色主权熊猫债。

在为非洲能源转型提供融资的语境中,新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由于信用评级稳健,相比一些新冠疫情后信用等级严重下滑的非洲国家而言,可以说更适合作为绿色熊猫债的潜在发行方。

通过多边开发银行发行以非洲为重点的绿色熊猫债,将有利于中非双方。对非洲国家而言,这有助于增加其开发银行的资本量,以便能够向符合条件的绿色资产和项目提供贷款;一部分收益还可以被用来偿还欠中国的债务。

据报道,尼日利亚非洲开发银行分别在2016年和2018年考虑过参与中国在岸债券市场,可到目前为止,都尚未成功发行任何形式的熊猫债。在中非合作论坛达喀尔行动计划发布后,发行熊猫债的可能性有望加大。

天然气有资格被纳入绿色熊猫债吗?

若想围绕绿色债券或通过任何绿色金融工具实现成功合作,就需要对什么是“绿色”有一个共同的理解。尽管《中非应对气候变化合作宣言》允许天然气项目获得绿色投融资的支持,但全球范围内关于是否将天然气以及核能纳入各自的绿色金融分类方案的争议正愈演愈烈

绿色熊猫债必须符合中国的绿色金融分类法,即《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1年版)》,其中不包括天然气开采和传统燃气发电厂的建设或运营。(但是,在特定条件下,天然气冷热电三联供和天然气输送与储存依然被保留了资格。)

作为绿色金融的早期践行者,南非已从其最新的绿色金融分类方案草案中删除了“天然气供电、供暖及制冷”,并认为适合将其纳入正在制定的“转型金融分类法”( Transition Taxonomy )。然而,像尼日利亚这样目前缺乏分类系统的国家,则渴望获得中国的投融资,以支持天然气管道和燃气电厂。尼日利亚副总统叶米·奥辛巴乔(Yemi Osinbajo)去年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的一篇评论中写道:“虽然发展天然气并非在所有非洲市场都可行,但在许多市场,它是帮助人们摆脱贫困的关键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欧盟委员会目前正在重新考虑是否将天然气和核能纳入长期被视为“黄金标准”的欧盟可持续金融分类方案之中。天然气的加入可能会提升欧洲投资者在“绿色”融资标签下探索海外燃气发电项目的兴趣。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宣言中提及的“符合条件的天然气发电项目”是什么。作为一个参考,《“一带一路”项目绿色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对燃气发电项目给予负面评级,意味着它必须接受更严格的监督和监管,必须采用碳捕获、利用和储存技术将排放控制在每千瓦时100克二氧化碳当量以下才能转为中性评级。

该《指南》由 “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BRIGC)委托制定。该联盟是中国生态环境部与国际合作伙伴共同发起的一个合作平台。《指南》目前还只是一项研究成果,但有可能被中国决策者采纳为权威政策文件。然而,《中非应对气候变化合作宣言》没有详细说明上述缓解措施能否让非洲的天然气项目符合“绿色”融资条件。

展望未来,绿色熊猫债将有助于将非洲借款者与中国充满活力的在岸债券市场联系起来,为清洁能源项目提供低成本融资。至于不符合中国《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 (2021年版)》的天然气项目需要具备什么条件才能获得“绿色”融资,还有待政策制定者进一步明晰。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