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气候伙伴关系:构建全球电网的新战略

中国的“全球能源互联网”项目可以聚焦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气候目标。
  • en
  • 中文
江苏泰州的跨海输电线路工程。中国国家电网将特高压输电线路视为建立全球能源网络的核心支柱。图片来源:Jun Shi / Alamy
江苏泰州的跨海输电线路工程。中国国家电网将特高压输电线路视为建立全球能源网络的核心支柱。图片来源:Jun Shi / Alamy

能源系统的脱碳要求我们对现代经济体系进行全面的重构。“全球能源互联网”项目就是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一个构想。这个跨越全球的电网项目于2015年由中国国家电网首次提出,以解决可再生能源时代的两大挑战:可再生能源具有间歇性的特点,以及可再生能源发电潜力高的地区往往地处偏远。项目的倡导者表示,其全球高压输电网络可以帮助各国从更多样化的来源获得更多可再生能源,从而构建一个更加绿色、更加可靠的电网。

为推进该项目,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GEIDCO)于2016年正式成立,并已逐渐成为全球能源互联研究、倡议规划和高级别政策讨论的平台。目前,GEIDCO对发展和推进实际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及构建全球电力交易制度的影响仍然有限。部分原因在于构建复杂的电力交易体系所需时间较长。但是,GEIDCO仍然可以从几方面重新审视自己推动发展更加绿色的全球跨境电力交易所采取的方式。

几十年来,国际机构、非政府组织、能源企业一直在探索深化跨境电力交易的途径。但是,大多数国际和地区电网互联项目都在竭力克服跨国电力系统一体化过程中的强大政治障碍。设计合理的跨境电力交易协议不仅能够带来电网安全效益,还能节约成本,但电力是一种政治敏感型商品。各国强势的国内发电企业往往不愿将潜在市场份额拱手让给临国的电力企业。电力交易协议也许会给电力进口国带来更多样化的电力供应,但相比于本国发电企业,电力进口国对这些外来电源的掌控能力相对较弱,而电力供应安全也有可能因为国家间关系成为威胁地区政治平衡的武器。

这些挑战让所有支持跨境电网互联的人感到十分头疼。作为一家与中国国家电网有着密切联系的中国机构,GEIDCO面临的状况更为复杂。由于中国的企业和国家金融机构在全球发电和输配电总承包(EPC)领域及资本市场中处于强势地位,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市场,因此能够帮助GEIDCO与其他国家的电网建立有价值的联系,从而推动其能源互联计划。

工程设计、采购与施工(EPC)合同

EPC合同是基础设施项目常见的一种合同形式。

EPC承包商负责项目工程设计、原材料和建筑设备采购以及建筑工程的多个方面。

合同不包括所有权,一般来说施工完成后,EPC承包方对项目的参与就结束了。

但另一方面,这也有可能让其它国家认为,“全球能源互联网”项目是中国单方面扩大经济影响力、实现产业升级目标的一个工具。

近日,印度和多个西方合作伙伴就联合提出了“绿色电网倡议——一个太阳、一个世界、一个电网”(Green Grids Initiative-One Sun, One World, One Grid,简称“GGI-OSOWOG”)计划。由此可见,电网互联已经成为全球地缘政治竞争的一个舞台。这个项目是印度“一个太阳、一个世界、一个电网”构想(OSOWOG)的延伸。这一构想重点是推动亚非两地的可再生能源(特别是太阳能)交易。这里面有印度想要成为全球太阳能领域领导者,以及顾忌中国基建外交等多重考量。

“全球能源互联网”项目强调了GEIDCO既能服务于中国的国家目标,又能顺应国际能源脱碳倡议及其合作伙伴需求的重要意义。GEIDCO围绕国际能源脱碳问题做了大量工作,不仅撰写了多份报告,详细介绍“全球能源互联网”项目如何帮助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巴黎协定》气候目标,还更广泛地融入到联合国有关气候变化和能源互联的各项议程中。(与GGI-OSOWOG 合作能够进一步巩固GEIDCO的多边愿景,但是中国与该项目支持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增加了这种合作的政治不确定性)。

在将其提案与各国的实际需求联系起来这方面,GEIDCO还可以做得更好。目前的规划强调以特高压输电线作为区域和国际骨干网架,而中国在这方面拥有全球最先进的技术经验。但是,这类倡议可能未能充分考虑互联互通面临的政治和制度障碍,以及与相关国家能源行业发展重点的契合度。GEIDCO应该与各国家和非国家合作伙伴建立更多的合作关系,围绕它们的紧迫需求制定规划和研究议程。

将GEIDCO构建绿色电力系统、实现更大范围能源互联的宏观愿景与电力交易的实际需求联系在一起的一个方法就是安排专门的项目来帮助各国根据《巴黎协定》制定自己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DC)。GEIDCO可以支持各国制定履行现有NDC目标的计划,提升未来的NDC目标,并明确电力互联互通如何协助实现这些目标。例如:

◼️ 国内规划和NDC目标:并非所有国家都将其国内电力行业规划与其NDC目标联系在一起。例如,肯尼亚的长期电力供应计划中就没有提及该国的NDC目标。GEIDCO可以协助肯尼亚这样的国家制定电力行业排放目标,并展示区域输电线路互联在其中的作用。

◼️ 帮助各国提升NDC目标:在格拉斯哥气候大会(COP26)召开之前,不少国家宣布提升气候行动目标。但是,仍然有100多个国家没有提交比先前NDC目标更高的减排目标,这些国家的排放占全球总排放的三分之一以上。GEIDCO能够帮助各国在结合区域电网互联的条件下制定更加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

◼️ 帮助各国制定作为《巴黎协定》承诺一部分的长期战略:《巴黎协定》要求各国设定“到本世纪中叶的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以便制定减排路径。目前,只有45个国家提交了长期战略文件,其中大多数是发达国家。GEIDCO可以帮助各国制定长期策略,并展示区域电网互连可以在这些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在其提出的潜在区域互联路线上的地区,相对于实体基础设施建设,GEIDCO还应该更加关注电力交易的制度需求。这是因为,相比于技术和基础设施要求,电力互联面临的挑战往往更多地来自电力交易在政治和机制方面的要求。GEIDCO尤其应将美欧自由化电力市场以外的全球发展中国家利益相关方汇集在一起​​,针对这些国家电力部门高度垂直一体化、市场交易机制有限的特点,讨论适合它们的能源互联模式。

电力互联可以成为帮助全球发展中国家推进脱碳行动的重要工具,但该行业的前进道路上充满了障碍。GEIDCO应在互联愿景的基础上,辅以电力交易项目所需的多边协作的项目开发模式。GEIDCO可通过与相关国家建立合作,利用能源互联来实现和强化NDC目标,从而找到更有效的方式,将绿色发展和能源互联与各国的实际需求匹配起来。由此产生的成果虽然可能看上去没有一个全球骨干网架那么宏大,但却能够帮助GEIDCO从纸面上的规划,变身成为全球低碳转型过程中一支更加有效、更能为人所接受的力量。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