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煤电厂排队开建,印尼能否兑现可再生能源发展承诺?

虽然印尼表示将从2023年起只发展可再生能源,但是目前在建的褐煤电厂却将在未来几十年持续排放温室气体。
  • en
  • 中文
印尼南苏门答腊省南苏1号(Sumsel-1)坑口燃煤电厂施工鸟瞰图,拍摄时间为去年十一月。图片来源:中外对话
印尼南苏门答腊省南苏1号(Sumsel-1)坑口燃煤电厂施工鸟瞰图,拍摄时间为去年十一月。图片来源:中外对话

在印度尼西亚,煤炭占其能源结构的40%。尽管印尼政府做出了能源转型的承诺,但这一局面短期内很难改变。到2030年,印尼仍预计要新增41吉瓦的发电装机,其中14-16吉瓦将由煤电来满足,而这其中坑口电站的装机预计达3.5吉瓦。坑口电站往往使用低质的褐煤发电,其较低的能源效率和较高的环境影响不容忽视。

印尼煤炭储量丰富,而南苏门答腊省的储量就占印尼全国总量的25%,约合94.5亿吨。印尼非政府组织“生态行动与人民解放”(Aksi Ekologi dan Emansipasi Rakyat,简称AEER))的一份报告显示,该省的煤炭储备大多为低质褐煤和次烟煤。

与高热值煤相比,生产相同电量,褐煤的消耗量更大、开采占地面积更多、单位电能的空气污染也更高。

AEER 执行协调员派厄斯·金廷(Pius Ginting)表示:“排放造成的影响很大,但却没有生产出多少电能。”

AEER报告指出,相比于矿区外的居民点,坑口电厂附近几种主要空气污染物(如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PM10)的指数都偏高。对于生活在这些电厂附近的居民来说,这意味着他们患上呼吸道感染的风险更高。

煤炭、能源和气候目标

印尼近一半的电力由煤电提供,南苏门答腊省的煤炭在其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印尼政府将煤炭视为最廉价的能源,却忽视了继续建设煤电,尤其是坑口电厂,有违该国《巴黎协定》承诺这一事实。印尼曾于2015年宣布,将在国际社会帮助下在2030年前减少41%的温室气体排放。

此外,印度尼西亚国有电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还在今年早些时候信誓旦旦地表示,2023年之后将只建造可再生能源电厂。不过,该公司首先要完成计划建设的总装机35吉瓦的发电项目,其中包括还要新建的100座燃煤电厂。南苏门答腊省的坑口电厂就在其中。这些电厂将在未来几十年内持续排放温室气体。

Air pollution and emissions from coal are problems across Indonesia.
煤炭带来的空气污染和排放问题在印度尼西亚很普遍。这些爪哇岛居民距离正在扩建的苏娜拉亚(Suralaya)燃煤电厂仅数米远。图片来源©Ult Ifansasti / Greenpeace

印尼大学(the University of Indonesia)经济学家菲沙尔·巴斯利(Faisal Basri)告诉中外对话:“破坏环境和引发气候变化的行为必须受到抵制。由于政府和银行的无知,我们作为公民有权表达关切。”

他补充说,印尼政府没有通盘计算煤炭造成的损害。 巴斯利表示,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就是政府通过制订一份重点更加明确的能源路线图来优先推动能源转型。

巴斯利说:“银行应该积极落实可持续发展理念,为具有长远发展前景的环境友好型项目提供资金支持,避免对大众造成伤害。”

金廷表示:“南苏门答腊岛的煤炭资源质量不高,海运条件不理想成为阻碍其销售的壁垒。不过,这两项阻碍也许能为发展地热等非煤炭资源创造有利时机。当地能源政策应该转向发展可再生能源。”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