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化石燃料不扩散条约:吹响放弃生产的号角

气候活动人士希望通过促使各国签署一份新的国际协议来结束化石燃料的全球扩散,并逐渐减少现有化石燃料生产。
  • en
  • 中文
海上石油钻探平台。图片来源:Pu Xiaoxu / Alamy
海上石油钻探平台。图片来源:Pu Xiaoxu / Alamy

2020年9月,一个由学者、律师和活动人士组成的联盟正式启动了一项《化石燃料不扩散条约》(FFNPT)倡议。该条约以上世纪60年代达成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为蓝本,并且同样以不扩散、削减,以及和平利用这三大支柱为基础。

《化石燃料不扩散条约》的目标是停止新的化石燃料勘探和生产,逐步淘汰现有存量,加快向较贫穷国家转移清洁能源,实现劳动者和社区的公平转型,并支持仍依赖化石燃料的国家实现经济多元化。

通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开展的国际外交以及国家层面的工作关注的都是化石燃料的需求,而忽略了供应问题。

根据2020年12月联合国发布的最新一期《生产差距报告》(Production Gap report),为了实现《巴黎协定》提出的将最高温升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全球需要在2020年至2030年间每年削减6%左右的化石燃料产量。但报告却发现,各国目前计划平均每年增加2%的化石燃料生产。

环保工作者们希望消除这一差距。

国际环境法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al Law)主席、该倡议指导委员会成员卡洛尔·马费特(Carroll Muffett)表示,企业游说活动压制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对化石燃料生产的讨论。

这份条约向相关参与者发出了强有力的道德和市场信号,告诉他们这才是世界的发展方向。
卡洛尔·马费特

“化石燃料生产商成功塑造了这样一种公众认知,将气候变化说成是70亿地球居民共同决策的结果,而不是小部分企业和政府决策者们将世界锁定在化石能源路径上。事实证明,要战胜这种将讨论只聚焦于需求侧的能力是非常困难的。”

马费特说,核战争的威胁和1997年《地雷禁止条约》生效之前地雷的扩散都是国际社会未能对严重威胁做出果断反应的典型例子。但后来, “来自民间社会的要求,再加上少数雄心勃勃的参与者的推动,找到了前进的道路。”

积跬步,至千里

尽管该倡议的最终目的是让各国政府签署《化石燃料不扩散条约》,但目前指导委员会先将目标锁定在了地方政府。温哥华市是第一个签署这一条约的地方政府,纽约和洛杉矶也将紧随其后。

马费特说:“这样可以让那些愿意走得更快、更远的国家先走起来。与此同时,有关这份条约的讨论也向相关参与者发出了强有力的道德和市场信号,告诉他们这才是世界的发展方向。”

今年2月,碳追踪计划(Carbon Tracker)和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宣布建立了一个全球化石燃料登记系统,这是使《化石燃料不扩散条约》实现的重要一步。这个系统的目标是开发迄今为止最详细的化石燃料存量数据库。现有数据库要么缺乏详细信息,要么是公众无法访问,而且各国没有义务报告现有、计划和潜在的产量。

碳追踪计划北美执行董事罗伯·舒维克(Rob Schuwerk)说,初期工作是对现有数据进行分析,并鼓励各国政府未来提供更多数据。

他承认,在中国等国家会存在信息获取和语言方面的障碍。不过他认为,重要的是信息要尽可能详细,以便可以通过拟议中的条约来分配供应削减量。目前的目标是在今年10月左右发布初版数据库,然后对其进行完善和扩展。倡议者们希望联合国未来能够主持该数据库的工作。

该登记系统还能突显各国参与化石燃料扩散的方式,是通过直接开采,石油和天然气租赁业务,还是通过补贴或海外融资。马费特说:“各国做出的内部承诺与它们在海外的实际活动之间严重脱节。”

A lone worker walks through the coal processing plants at Makomo Resources Coal mine in Hwange. (Image: KB Mpofu / China Dialogue)
津巴布韦旺吉马科莫资源煤矿的选煤厂。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他表示,认识到这一点可以使人们更容易确定各个国家为减少化石燃料供应应当采取什么行动,并以公平的方式做到这一点。他说:“不扩散化石燃料的呼声与公正转型的需要之间有着广泛的交集。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生产应该从那些经济上最不依赖化石燃料、实现转型的途径最多的国家开始。”

不仅如此,这样还可以防止没有化石燃料开采历史的国家(特别是在非洲)“将他们的经济和未来与我们知道没有前途的能源商品绑定在一起”。

将生产写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议程

英国能源与气候智库(Energy & Climate Intelligence Unit)高级研究员理查德•布莱克(Richard Black)认为,很难看出这样的一个条约能如何融入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正式框架中去。他强调,各国政府不会单独签署这份条约,除非它们认为这么做符合本国利益。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罗列的各种减排路径让各国有足够的余地宣称某些继续使用化石燃料的情况是可以兼容的。”

马费特说,国际气候外交正在慢慢开始认识到化石燃料供应的问题,但“距离《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将其纳入议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没有办法将化石燃料纳入《巴黎协定》?绝对有。但是,我们能否等到那一天到来之后再继续这项倡议?肯定不行。”

布莱克指出,丹麦最近决定撤出北海石油和天然气开发意义重大,这表明国家政府有可能对供应采取行动。 “未来,我们必然会看到其他政府决定关闭并淘汰其化石燃料产业,因为我们正看着全球化石燃料市场走向衰落。”

今年,壳牌和BP等大型石油生产商首次承认石油需求已经在2019年底达到最高点。这标志着它们放弃了去年做出的化石燃料需求在未来十年仍会继续增长的预测,这一转变很大程度上是受疫情而非政策的影响。

马费特说:“我们看到,人们正逐渐认识到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在受疫情影响之前就已经处于系统性衰落过程中,疫情只不过放大了造成它们衰落的那些力量。所以我认为这场运动以及最终达成这份条约的时刻已经到来。”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