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柬埔寨选择煤电的背后

柬埔寨批准新建两座燃煤电站的行为与东南亚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大趋势是否相左?
  • en
  • 中文
波东沙哥煤电站的建设让这对夫妇失去了连同房子在内的大部分土地房子,他们得到了土地的补偿,但借了5000美元所建的房子并没有得到补偿。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波东沙哥煤电站的建设让这对夫妇失去了连同房子在内的大部分土地房子,他们得到了土地的补偿,但借了5000美元所建的房子并没有得到补偿。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63岁的农民皮赫·索法特(Pich Sophat)站在小山上指着一片被挖掘机翻得伤痕累累的区域,中间还可以看到房屋被推倒后的断壁残垣。这片被清理出来的土地将用来建设柬埔寨的波东沙哥(Botum Sakor)煤电站。

工地边一条新修的沟渠穿过邻近的村庄,一路延伸到磅逊湾(Kompong Som Bay),并从那里汇入大海。这条沟渠还穿过了索法特的种植园,把他在塔摩索尔(Thmor Sor)公社耕种了28年的土地割走了一块。

“我不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他说。“就算有影响,我也做不了什么,现在项目要继续推进。”

农民皮赫的家在距离新煤电站不到1公里的地方,新修的沟渠穿过了他的土地。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耗资13.4亿美元的波东沙哥煤电站落成后将具有700兆瓦的发电能力。该电站由柬埔寨皇家集团(Cambodian Royal Group)和中钢集团子公司中钢设备有限公司共同建设。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对中钢实施托管,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发展将对项目产生何种影响。

新的煤电审批

波东沙哥电站是柬埔寨政府今年批准的两座煤电站之一,目的是应对像2019年那样的大规模停电。据国际能源署称,柬埔寨目前是东南亚电气化覆盖率倒数第二的国家。但观察人士认为,政府选择煤炭是与该地区可再生能源不断增长的趋势背道而驰。

索法特和同村村民都担心空气和水污染会损害他们的生计。他说虽然自己住的地方离电站选址不到一公里,但在电站获准建设之前,开发商和地方当局都没有征求过他的意见。

大片的土地被清理出来,为新煤电站让路。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柬埔寨目前已经投入运营的火力发电站有三座,均位于西哈努克省,总发电能力达640兆瓦。另有两座总发电能力800兆瓦的电站正在建设。除了波东沙哥电站之外,政府还批准在奥多棉吉省新建另一座电站。

波东沙哥电站获得批准前,柬环境部刚刚重新将168.8公顷的波东沙哥国家公园转为私有财产,因此电站引起了强烈反应。

柬埔寨能源变局

“过去五年间,柬埔寨经济和由此带来的能源需求增长非常迅速,年增长率超20%,”专注于清洁能源的民间组织能源实验室(EnergyLab)柬埔寨国家主管布里奇特·麦金托什(Bridget McIntosh)说。“2018年[柬埔寨]的电力生产约三分之一来自化石燃料,三分之二来自可再生能源,主要是水电。”

2019年大规模停电后,政府决定迅速扩大电力供应,并选择火力发电。

“2019年底,煤炭和重燃油在能源结构中占到了一半以上,其余是水力或可再生能源发电,”麦金托什说。“出现电力短缺后,新的太阳能项目取得了出色的进展,但政府也急于签订更多的煤电项目:相对于410兆瓦的太阳能项目,新建煤电项目却达到4100兆瓦。到2030年,柬埔寨的电力结构中化石燃料将占到75%,而可再生能源则只有25%。

和波东沙哥煤电站附近塔摩索尔村的其他店主一样,森·萨迪(Seng Sabdy)无法在没有电的情况下经营生意,她希望新电站能提供稳定的电力供应,结束频繁停电的局面。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相比之下,邻国越南仅2019年上半年就新增了4.5吉瓦(4500兆瓦)的太阳能装机,超过东盟其他国家的总和。另一侧的泰国,根据其目前的《电力发展计划》(Power Development Plan),到2037年将增加10吉瓦的屋顶太阳能和2.7吉瓦的漂浮式太阳能。

“有意思的是,因为资金不到位和融资困难,越南已经表示将取消17吉瓦的煤炭项目,”麦金托什说。

水电困境

柬埔寨选择煤电的另一个原因是政府3月决定推迟湄公河上的水电大坝建设,十年内不再开发新的水电项目,以应对湄公河流量紧张以及来自国内外的压力

湄公河干流上曾规划建设两座大型水电站,分别是越南投资的上丁(Stung Treng)大坝和中国投资的松博(Sambor)大坝。但这两座大坝均因可能影响水位、鱼类种群和当地社区而遭到了强烈的反对。

十年内停止修建此类项目的决定一出就大受好评,这对湄公河来说是件好事,但也让柬埔寨政府陷入两难境地。

“人们对柬埔寨更多地投入火力发电议论纷纷,但这一点必须从经济角度来考虑,电力的可靠性是首先要考虑的,”全球绿色增长研究所(Global Green Growth Institute)柬埔寨能源专家布拉德利·艾伯特(Bradley Abbott)表示。

“需要合理制定一个重点强调能源效率的可持续能源战略,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应该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他说。“这才是主要的,因为不同于太阳能或风能,提高效率可以直接减少对火力发电站这样的电力生产设施的投资。”

几处为了给新煤电站让路被拆除掉的房屋。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全球绿色增长研究所柬埔寨分部一方面赞同能源生产脱碳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非常重视将提高能源效率和管理作为可持续电力部门的基础,从而让柬埔寨能够与孟加拉国、越南等主要外贸出口国竞争。

他们还指出,提高效率既有利于减少气候变化影响,又能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

“通过提高能效降低电力需求的成本通常是增加发电能力的三分之一,因此这应该是电力部门发展金字塔的基础,”艾伯特说。

与此同时,行业和环保组织均批评扩大煤电的做法。8月11日, H&M、阿迪达斯、彪马和耐克等在柬埔寨拥有大型加工厂的全球服装公司致函柬埔寨政府,呼吁进一步投资可再生能源,放弃煤电。

“今天优先考虑可再生能源并着眼绿色未来的国家将避免把钱浪费在昂贵、且很快就会过时的技术上,”中外对话从这封信中看到,“这也向我们所代表的行业以及类似行业发出信号,表明柬埔寨有明确的长期愿景,希望通过稳定性、可预测性、信任和信心,留住并发展工业部门,从而更好地满足未来的需求。”

戈公省的煤炭之忧

生活在波东沙哥电站附近的人担心污染会损害渔业和农业。该项目并未公布环境影响评估。

为了给新煤电站让路,农民皮赫的姐夫坎·普鲁姆已经失去了三公顷土地,他现在还担心污染会对庄家造成损害。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索法特说,根据土地距离大海的远近,每平方米的补偿标准在3到15美元之间。他觉得幸运的是,自己只失去了5公顷种植园中的1%。他66岁的姐姐冯恩·罗姆(Phorng Rom)和56岁的姐夫坎·普鲁姆(Kann Prum)却全部失去了他们拥有的3公顷土地。二人曾在这片土地上种植椰子、腰果、沉香、尼姆树和榴莲。

和索法特一样,他们更愿意煤电站建在别的地方。

“二三月份的时候,我们听到建煤电站的消息,我们试图与公司和来考察土地的人交涉,(但无济于事)。我们也不是完全反对这个项目,只是想要求把电站建在远离村庄的地方,20或者30公里开外,”普鲁姆说。

在他看来,由于自己租赁的种植园面积缩小,收入也会随之降低,再加上新冠疫情对自家面馆的影响,未来前景很不明朗。他将剩下的两公顷土地用于养鸡,并预计未来几个月收入会下降。

坎·普鲁姆和妻子冯恩·罗姆经营着一家面馆。他们因为煤电站建设失去了土地,未来前景很不明朗。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两人都听其他人说海湾对面西哈努克斯登豪区(Stung Hav)正在运营的煤电站存在公共卫生风险,那里的村民已经患上了皮疹,普鲁姆说。

2019年8月,曾有报道揭示欧川村(Ou Tres)村民因受附近一家加工厂排放的煤灰影响,出现咳嗽、皮疹以及食物被烟灰污染的情况。

燃煤发电过程中产生的粉尘含有重金属。为减少空气污染,发电过程中需进行除尘,并将粉尘从煤电站清理出去,并小心处理和储存。然而,一辆辆的卡车却将两座煤电站的粉尘运到了斯登豪县(Stung Hav)旁边的加工厂。在那里,这些粉尘被制成了柬埔寨蒸蒸日上的房地产行业所需的水泥。

住在附近的泰·索坤(Ty Sokun)打了一辈子鱼。“我从斯登豪的渔民那里了解到,煤电站建起来以后,那里的鱼就变少了,”他说。当地渔民担心自己最终会被迫去别的地方谋生:“如果不能捕鱼,我们留在这里也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我们只知道捕鱼。”

柬埔寨国家研究组织(Cambodian National Research Organization)主任索克·索霍姆(Sok Sokhom)称斯登豪煤电站向大海中排放温水(39到40摄氏度)。在电站动工前,索霍姆曾参加了一场电站代表与社区和民间社会之间的磋商会议。

“公司代表在介绍中表示将采取缓解措施,不会影响鱼类。但自从斯登豪煤电站开始运营以来,从未对电站给环境和民众造成的影响进行监测或者评估。大家也不知道有没有影响。”他说。

波东沙哥许多的居民以捕鱼为生,他们担心新煤电站的污染会影响鱼群,迫使他们搬迁离开家园。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位于波东沙哥的塔摩索尔公社社长伊克·库恩(Ik Kourn)表示,村子里约60%都是渔民,30%是农民,剩余10%是小商贩。

普鲁姆说,渔业是当地许多营生的基础,例如市场上的鱼摊,以及把渔获运到金边等地的货车司机。

库恩说,一二月份的时候一家咨询公司对煤电站的社会和环境影响进行了独立研究。二月到五月,又有另一家咨询公司和环境部、经济与财政部合作评估了土地和财产补偿。

这些研究尚未公开。据当地媒体报道称,约58户家庭受到影响。一位村民称按平米补偿的办法忽略了农作物的价值。这位村民要求匿名,因为他们尚未就赔款达成协议。

库恩否认电站会将电站废料排入大海,并称煤灰将储存起来出售给贡布的水泥生产商。项目预计将于2021年动工,并于2023年实现并网发电。

官方承诺

政府发言人派·西潘(Phay Siphan)告诉中外对话,波东沙哥电站将采用“清洁煤”技术来避免造成空气污染,而且也不会改变海水温度:“这个电站将确保热水冷却之后再排入大海。”

由于该项目相关的技术细节尚未公布,这些说法也无从核实。

然而,柬埔寨的这项技术有些落后。西哈努克城附近一个运营中的火电站就是例子。这座电站所使用的设备曾在中国服役,后因不再符合中国的环境法规而被拆除运抵柬埔寨

环境部发言人内·佩克特拉(Neth Pheaktra)承诺,环境部将“高度重视”环境影响评估报告,避免环境受到损害:“如果有影响,那就尽量降到最低。”

龙隆(Long Lorng)同意放弃一公顷多的农田,但他没有被告知可以获得的经济补偿范围,因此难以谈到一个公平的价格。他比邻居们更年长,他也不清楚新煤电站对他的健康和农作物有什么风险。图片来源:Roun Ry / 中外对话

归根究底,波东沙哥和柬埔寨其他火电站代表的远不止煤炭与太阳能之间孰优孰劣的简单辩论,全球绿色增长研究所柬埔寨(GGGI Cambodia)国家代表卡洛琳·卡瑟(Karolien Casaer)说。

“我认为我们还处在2019年电荒的余震里没缓过来,这就是现实情况,提醒我们需要替代能源,”她说。“我们永远不会赞同投资煤电,但政府要管理的情况很复杂,涉及的不仅仅是煤炭或太阳能,而是能源管理,是创新的商业模式,是比这复杂很多的情况。”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