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力挺高风险高成本的核计划 - 中外对话
污染

中国力挺高风险高成本的核计划

在全球新建的核反应堆里,中国几乎占了一半。但工程延误、成本超支以及安全恐慌等问题是中国核能计划所不容忽视的挑战。
  • en
  • 中文

人们对核能的认识已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曾经核能被认为是人类未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一种能源。如今,核能已经成为人类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一剂良方,并且成为那些试图寻找低碳能源以保证可持续电力供应的国家的最佳解决方案。这些国家都有哪些呢?

目前,全球正在运营的核电站分布在31个不同的国家(见第14页),共计388座核反应堆。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前,大多数拟建的核电站项目都分布在亚洲和东欧地区,而且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行业游说组织世界核协会(WNA)表示,全球核电总装机容量正在稳步增长,目前在建的有13个国家的60多座核反应堆。该协会称,目前有八个国家正在计划建设或已经开始建设核反应堆,其中白俄罗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正在兴建各自的首座核反应堆;立陶宛和土耳其等国已签署建站合同;孟加拉国、约旦、波兰、和越南等国已有相应的建设计划。

然而,从相对独立的《世界核工业发展报告》来看,全球核电产能目前呈下滑趋势。报告称,全球核能年发电量从2006年2.66亿千瓦的最高值降到了2013年的2.35亿千瓦。相较于2002年的高峰时期,运营中的核反应堆减少了50座。总装机容量更是降至二十年前的水平。英国石油公司(BP)近期发布的《BP2035世界能源展望》也证实了这一点。


点击查看大图

《BP2035世界能源展望》:石油和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将有望减少,而填补这一占比缺口的并不是核能,而是可再生能源。点击查看大图。

就新建核反应堆而言,全球正在建设的67座核反应堆的总装机容量达到6400万千瓦。乍听起来,核工业的发展前景似乎十分广阔。然而,“正在建设”并不一定意味着能很快建成。阿根廷去年正式开工兴建的第一个核反应堆项目最早可追溯到1981年

可以说再次发生重大突发事件,从而给人类、环境、以及核工业的未来带来风险的可能性依然存在。福岛核事故等“超设计基准”连锁核事故已经成为目前国际社会面临的最大的金融风险,其影响甚至远远超过市场、信贷、基建和运营等风险的总和。可问题是,若从“设计的角度规避”这类事故,将大大增加核反应堆的建设成本和工艺的复杂程度,从而导致难以在预算内按时完成建设。

当前在建的67座核反应堆中,有8座反应堆的工期已经超过20年,还有一座超过了12年,并且至少有49座核反应堆的工期已经严重滞后;剩下的18座核反应堆,要么是在过去五年里开始建设的,要么是尚未达到预计的项目启动时间。其中,芬兰和法国的核反应堆工程已延误多年。

俄罗斯、中国和白俄罗斯等国均有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在建的核反应堆项目。该公司称,他们还与伊朗、土耳其、越南、孟加拉国、约旦、匈牙利、芬兰、埃及、印度和南非等国签订了20多个核反应堆出口订单。但由于近期俄罗斯经济低迷,多数靠俄罗斯财政支持的核反应堆项目都遭受了严重打击。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的国内项目也因为缺少各种资源而不得不推迟。因此,人们怀疑该公司是否有能力从财力和物力上落实这些订单,哪怕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与此同时,《世界核工业发展报告》显示:中国目前在建的核反应堆有28座,占全球新建核反应堆总数的42%;投入使用的核反应堆共21个(装机容量为1700万千瓦),发电量占2013年全国发电总量的2.1%。如果2020年之前中国所有在建的核反应堆都实现并网发电,则中国的核反应堆总数将达到49个。相比较来看,仅2013年,中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就达到1200万千瓦,比2012年增长了两倍。

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使中国的核能发展规划受到了挑战,如工程屡屡延误、建设成本增加、人们质疑选择在内陆省份建设核反应堆及核电站的安全与监管问题等。其中,最引人注目是上月有关方面发现,由法国阿海珐能源公司(Areva)制造的台山核电厂一号和二号EPR型压水堆核电机组存在重大事故隐患。

除了技术风险和监管风险很高之外,最关键的是核能产业还面临着建设成本的挑战。新建项目只有在政府保证给予国家补助的前提下才能继续开展下去,如签订长期电力采购协议等。这是因为单凭私营企业自身无法承担新建核电站的费用。事实上,新建核电站是高投入、高风险的项目,并且经常会出现长时间工程延误、延误索赔、成本增加及投资风险等问题。 

例如,因奥基洛托EPR型压水堆核电机组工程延误,芬兰核电企业TVO正在向法国能源公司阿海珐索赔27亿欧元。令人更感到惊讶的是,法国能源公司阿海珐却反向TVO索赔35亿欧元。2005年,该项目的交钥匙价格为30亿欧元,工期长达13年,并且还在不断延长,当前的估价已经达到85亿欧元。然而不久前,阿海珐想要在芬兰建设更多的EPR型压水堆核电机组的希望被TVO彻底打碎了。

可见,福岛核事故之后,欧盟核工业的总体状况表明未来十年核电站的建设将受到限制。虽然芬兰、法国、英国仍在计划建设新的核电站,但意大利和瑞士都已取消新建核反应堆的计划,比利时也已确定要逐步淘汰核电。另外,欧盟八国已签署声明表示,发展核能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是背道而驰的。

核能问题的核心在于各国在价值观、发展前景、以及社会责任等方面的看法不同。发展核能不仅需要长期的巨额投资,而且显然还需要各国做出重要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决策

欧洲用电大国德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决定在2020年前逐步淘汰核电,并投资于可再生能源、能效措施、电网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储能技术等领域。该决策将对欧洲和国际能源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为核电产业系列文章的一部分,原文发表于theconversation.com。阅读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孙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