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坦桑尼亚清洁烹饪计划凸显天然气在能源转型中的复杂角色

天然气能否暂时替代木柴和木炭,从而减少烹饪造成的健康和毁林影响?
  • en
  • 中文
<p>坦桑尼亚阿鲁沙附近的一个农场,住户正在使用沼气做饭。图片来源:<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14214150@N02/21537688316">Russel Watkins</a>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eople/dfid/">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a>,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CC BY</a></p>

坦桑尼亚阿鲁沙附近的一个农场,住户正在使用沼气做饭。图片来源:Russel Watkins / 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C BY

坦桑尼亚政府称,希望到2032年该国至少有80%的烹饪活动使用的是清洁能源。然而政府所说的清洁能源,主要是指罐装天然气。

目前,柴火和木炭占坦桑尼亚家庭一次能源供应的90%,这给人民健康和森林带来了严重的影响。

大约97%的家庭饱受室内烹饪产生的大量煤烟困扰,每年有超过3.3万人因家中的空气污染过早死亡。

使用生物质能烹饪是造成坦桑尼亚森林砍伐的一个主要因素,在很多非洲国家皆是如此。根据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简称FAO)的数据,从 2015 到2020年,坦桑尼亚每年损失47万公顷森林。而根据全球森林观察(Global Forest Watch)估算,2000年到2020年间坦桑尼亚森林覆盖率减少了11%

为了推广使用天然气烹饪,坦桑尼亚做了很多的工作,其中一项便是近期与壳牌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达成协议,共同开采坦桑尼亚丰富的离岸天然气储备,并将其中大部分出口到亚洲地区。但这一策略真的可以降低坦桑尼亚农村居民的天然气价格吗?可以减少该国的森林砍伐吗?

燃气炉,只是权宜之计

根据政府宣传,在被可再生能源替代前,最近十年,液化石油气(LPG)炉灶还是降低非洲烹饪污染的最佳解决方案。

坦桑尼亚能源部常务秘书菲彻斯米·约森·姆拉姆巴(Felchesmi Jossen Mramba)告诉中外对话,在一份尚未发布的十年规划中,政府的目标是清洁能源烹饪的比例达到80%,为此将限制社区使用木柴和煤炭,同时大力推广罐装燃气和太阳能。

前能源部长扎努阿里·马坎巴(January Makamba)表示,政府正在研究确定各种方案,让人们以可承受的价格购买燃气。

马坎巴表示,这包括向最贫困的社区免费提供燃气,以及推出容量较小、价格更低廉的罐装规格,从而让更多的人用上燃气。

“现在有技术可以让人们以0.2美元或者0.4美元的价格买到燃气。我们把这场能源革命推向市场……实际上,燃气的价格比木炭或者柴火要更加便宜。”

目前,一罐6公斤的燃气售价约为10美元,这是大多数坦桑尼亚人都无法承受的。

一些组织正在努力支持清洁烹饪工作。

非盈利发展组织非洲企业挑战基金(Africa Enterprise Challenge Fund)也正在运营坦桑尼亚清洁烹饪计划Tanzania Clean Cooking Project),让私人部门更多地参与进来。这个瑞典政府出资375万美元创办的项目,将在未来三年中为“小型但是在成长的”清洁烹饪企业,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

2023 年 3月,非洲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奥瑞克斯能源(Oryx Energy)与玛丽基金会组织(Marie Foundation Organisation)合作,为坦桑尼亚北部姆万扎地区的女性企业家提供了700罐液化石油气。这些经营餐厅等小型企业的女性长期依赖木炭和柴火进行烹饪。

Woman cooking over a wood stove in lamp light
在太阳能电灯下煮玉米粥。与传统的土灶相比,照片中的“清洁炉灶”产生的有害烟雾较少,需要的木柴也更少。这种炉灶是由非洲NGO组织“太阳能姐妹”(Solar Sister)提供的。图片来源:Alamy

奥瑞克斯燃气公司坦桑尼亚分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伯努瓦特·阿拉曼(Benoite Araman)告诉中外对话,姆万扎曾经拥有广袤的森林,但却被砍柴做饭给毁了。

“向女性群体提供液化石油气是减轻环境危害的一个举措,”阿拉曼告诉中外对话。“我们提供的燃气,将会降低因获取木炭和柴火而伐木的倾向。”

原自然资源与旅游部部长玛丽·马桑贾(Mary Masanja)表示,坦桑尼亚私人和公共部门亟需携手应对环境破坏问题。她表示,“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这都是“正确的选择”。

马桑贾表示,液化石油气比木炭更便宜、更环保。一袋木炭目前售价34.03美元,而且用不了多久,而一台燃气灶和气罐只需23.39美元,如果气用完了,加气只要10.21美元。

气量充足

坦桑尼亚人们烹饪所需的液化石油气,是从地下开采出来的原油或者天然气中提取的。坦桑尼亚是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国,过去五十多年来一直维持着一定的天然气出口。

不过,该国1.6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储量中,有1.3亿立方米远在印度洋海域。对于该国而言,唯一经济的开采方式,是将产出的天然气大部分直接出口

在这种情况下,今年五月,坦桑尼亚政府与壳牌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签订协议,在相对靠近这些海上储量的地方建设陆上液化天然气(LNG)出口终端。与普通天然气相比,液化天然气的密度大,体积小,可以低成本远距离运输。这样,坦桑尼亚就可以以液态形式对外出口天然气,其中亚洲是最主要的市场。

坦桑尼亚国家石油公司(TPDC)、埃克森美孚、兰亭能源公司(Pavilion Energy)和Medco Energi等公司也参与了该项目的合作。

坦桑尼亚计划留存部分开采出的天然气,但留存比例尚不清楚。该国希望,天然气供应量的增加可以降低坦桑尼亚国内的液化石油气价格。2023年3月,时任能源部长的扎努阿里·马坎巴(January Makamba)在达累斯萨拉姆(Dar es Salaam)表示,与壳牌公司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合作的项目,可以造福农村地区的坦桑尼亚人。

坦桑尼亚油气监管部门负责人查尔斯·桑维尼(Charles Sangweni)表示,该项目将促进经济发展,创造成千上万个“绿色就业岗位”,包括1万个建筑岗位以及400到600个长期就业岗位。

Cloudy sky above gas extraction industrial area
姆特瓦拉的一座天然气开采厂。该厂开采的是坦桑尼亚南部的姆纳西湾(Mnazi Bay)气田。2015年,该厂利用中国进出口银行的130万美元贷款,修建了一条天然气输气管道。图片来源:Alamy

开采出来的天然气,不仅供应亚洲市场和坦桑尼亚,还会供应其他国家。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政府正在商谈修建通向赞比亚的天然气管道。

马坎巴表示,这条管线将与两国之间现有“Tazama管线”同时开工,这是坦桑尼亚至赞比亚原油管线加固项目。

天然气开采争议

围绕天然气开采存在很多争议。2021年,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表示,如果要让全球升温保持在安全范围之内,就不应启动新的油气田开采工作。与此同时,非洲各国政府也有正当权利使用自身油气资源,实现诸如能源获取等本国发展目标。例如,坦桑尼亚2017年的电力覆盖率仅为32%。

“非洲权力转移”(Power Shift Africa)可再生能源与公正转型高级顾问阿莫斯·韦曼亚(Amos Wemanya)表示,非洲目前正处于能源危机之中,数百万人无法用清洁能源来生火做饭,但这局面不应被化石燃料行业所利用。

他说,开发坦桑尼亚剩余的天然气储量,意味着将兴建大量的基础设施。在韦曼亚看来,这会耗尽宝贵的资金,而这些钱本可用于开发更便宜、更易于部署、更容易获取的可再生能源系统。

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天然气)是一个过渡方案
彼得·恩东巴,奥瑞克斯坦桑尼亚公司客户经理

他补充说,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IRENA)等组织的研究指出,基于可再生能源的能源系统有望为非洲各国带来广泛的社会-经济收益,拓宽能源获取渠道,创造就业,促进能源安全。

另外韦曼亚表示,一些旨在加速可再生能源转型的气候政策很可能会出台,如碳边境税等,这会让非洲新的油气供应商会面临风险。“在世界逐渐摆脱基于化石燃料的能源系统之时,坦桑尼亚将其有限的资源投资于不久之后即将落后淘汰的能源系统是不明智的,”他评论道。

奥瑞克斯坦桑尼亚公司客户经理彼得·恩东巴(Peter Ndomba)强调,与木柴、生物质和煤炭等传统固体燃料或者煤油、石蜡等精炼燃料相比,天然气具有显著的健康、安全和环境效益。

恩东巴告诉中外对话:“不可持续地使用森林资源,包括家用能源的其他用途,给森林资源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并造成了森林砍伐,全球有近30亿人仍然无法获取可以用来烹饪的清洁能源和技术,并因此受到各种负面影响。”

“推广使用天然气有助于减少贫困,尤其有助于改善成年和未成年女性的健康状况,因为负责做饭和砍柴的主要是她们,”他说。

恩东巴告诉中外对话:“与生物质能相比,天然气燃烧和做饭的效率更高,有助于降低温室气体净排放,加热每单位食物的二氧化碳和黑碳排放量也相应降低。”

“在能源转型过程中,这是一个过渡方案,有助于帮我们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社会。”他补充说。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