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联合国报告描绘气候变化“惨痛地图册”

全球气候科学家敲响警钟,呼吁及早采取紧急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威胁。凯瑟琳·厄尔利报道。
  • en
  • 中文
<p>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新发布的报告警告称,全球气温哪怕再升高一点都会威胁粮食安全,尤其是本就易受干旱影响的非洲和亚洲地区。图片来源:Ashley Cooper / Alamy</p>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新发布的报告警告称,全球气温哪怕再升高一点都会威胁粮食安全,尤其是本就易受干旱影响的非洲和亚洲地区。图片来源:Ashley Cooper / Alamy

“这是一幅人类惨痛经历的地图册,一份对虚假气候领导力的严厉控诉,”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谈到国际气候科学家最新发现时直言不讳地表示。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简称IPCC)最新报告聚焦气候变化的影响,指出人类亟需尽快采取行动,以适应将危害人类健康、自然生态系统以及全球和地方经济的各种变化。这份报告由270位作者撰写,并获得了195个国家和地区政府的批准。

与2014年IPCC发布的同一专题报告相比,新的报告用更为严厉的措辞阐述了近年来全球各地遭受的愈加严峻的气候影响,以及该领域科学取得的进展。例如,报告指出,极端高温、海洋酸化、干旱、火灾、海平面上升以及强热带气旋在过去几十年中给自然界造成了巨大损害和人类伤亡,而2014年的报告对于气候变化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的评断则较为谨慎。

这份最新报告直言,全球气温哪怕再稍微升高一点都会威胁粮食生产和安全;全球气温较前工业化时期水平上升1.5摄氏度将危及全球玉米供应链,如果气温上升幅度达到2摄氏度就将严重危害主粮作物的生产。而2014年的报告关注的是全球气温上升4摄氏度、甚至更高的情况下对粮食安全造成的威胁。气候变化尤其还影响到农业、渔业、林业、旅游以及户外工作者的劳动生产率,比如热带气旋等极端天气事件将拉低短期经济增长率。

这份最新报告还详细阐述了较低幅度的气温上升给生态系统带来的风险,并警告称,极地、山地、沿海地区的整个生态系统都将遭受不可逆转的损失,哪怕以后采取强有力的气候减缓措施降低全球平均温度也于事无补。(根据IPCC的定义,气候减缓措施指的是旨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或者增加碳汇的人为干预措施。)报告指出,包括珊瑚礁、沿海湿地、热带雨林以及极地和山地生态系统在内的部分生态系统已经到了适应的极限。

报告还着重强调,各种气候变化的影响可能会叠加或者引发其他领域的灾害,比如野火不仅伤害自然,还会造成人员伤亡、基础设施被毁和经济受损。相比之下,2014年的报告中并未对这种复合风险和连带风险进行详细讨论。

气候变化对自然世界造成的伤害超过了人们此前的认识:报告所研究的物种中有一半已经改变了活动范围,很多已经在部分地区绝迹,还有一些物种已经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彻底灭绝。极端高温天气导致动植物大量死亡,以及生态系统的大面积退化。

two men wading in mud one carrying dog
菲律宾,台风“环高”(Vamco)过境后,马尼拉邻近的罗德里格斯(Rodriguez)居民带着宠物和家当撤离。2020年11月席卷菲律宾北部的台风环高致使上千人流离失所。受到气候变化影响,这样的极端天气事件日益频发,且强度不断增加。图片来源 ©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不过,报告也强调了气候适应措施中所蕴含的提升人口和生态系统抵御极端天气的韧性、帮助贫困人口脱贫、以及提高生活水平的机遇。例如,加强农业用水管理,提升农业多样性,保护和修复生态系统等有益于生物多样性以及人类福祉的措施。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me,简称UNEP)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Inger Andersen)在报告正式发表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健康的生态系统可以通过提供荫庇之所、疏导雨水、减少潮涌等方式帮助我们应对极端天气。她还指出,修复自然环境、增强自然系统的上述功能同时也能创造就业。

“我们必须开始将精力和资金集中投放在以自然为核心的气候适应转型项目上。几个世纪以来,人类对待大自然就好像是它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一样。大自然可以拯救我们,但前提是我们必须首先拯救自然,”她说。

报告还强调了气候变化对城市的影响——预计到2050年,世界将有三分之二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中。城市可能放大极端天气造成的破坏,比如热浪可以加剧空气污染并限制关键基础设施的运营。报告指出,沿海城市容纳了全球近11%的人口,到2050年全球沿海城市人口可能会超过10亿。

报告编写小组联席主席黛博拉·罗伯茨(Debra Roberts)认为,我们需要本着以自然为本的观念重新构造城市理念,不再将它当作仅仅是人类生活的空间。“我们需要考虑沿海的屏障,从硬性的防波堤转向更富生产力的海岸生态系统,并建立预警系统让人类得以防患于未然,”她说。

man in water surrounded by sumbered mangrove plants
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附近,志愿者们正在种植红树,尝试用这种自然的方式保护海岸免受风暴和海水的侵蚀。图片来源 © Dhemas Reviyanto / Greenpeace

不过,报告的作者同时警告称,必须警惕气候适应措施可能产生的意外后果。当适应措施关注的是单一领域或风险,或是专注于短期收益时,就会产生这类 “不良适应”(maladaptation)。比如,防波堤可以在短期内保护沿海资产免于受损,但长期来看却鼓励了具有风险的沿海开发行为,增加了这些资产的气候变化风险敞口。

报告编写小组另一位联席主席汉斯-奥托·伯特纳(Hans-Otto Pörtner)表示,持续监控有助于避免不良适应的发生。“在一个不断变暖的世界里,此时此刻有效的措施可能再过20年就没用了。气候适应策略可能需要不断修正,而这种修正应该以事实和数据为依据。”

罗伯茨表示,为了防止发生不良适应,还应该倾听土著居民和当地社区的意见。IPCC在报告中承认,科学知识以及土著居民和当地社区的知识对于理解和评估气候适应流程与行动具有重要的意义。罗伯茨表示,IPCC在报告中如此强调当地知识还是此前从未有过的。

“对科学界来说,这是一项令人兴奋的进展,它承认了我们可以有很多方式和方法来了解世界。与土著居民社区接触并将当地的知识纳入考虑范围,不仅让我们能够以更切合实际方式提出问题,而且还能让我们找到更具包容性的答案,使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自己所拥有的选项,”她说。

“毫无疑问,本地居民的知识对于理解我们应对气候挑战的方式、找到适当的解决方案,具有重关重要的意义。这些社区完全应该参与到气候行动决策中来,”她说。

大自然可以拯救我们,但前提是我们必须首先拯救自然。
英格·安德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

IPCC警告称,可供考虑的适应选项正在越来越少,并且甚至可能随着全球变暖加剧而彻底失去可行性。对于某些地区——尤其是低海拔沿海城市、小岛、沙漠、山区、极地等气候变化的影响和风险已经非常显著的地区——而言,如果气温升高幅度超过2摄氏度,那么“机遇的窗口就会快速收窄”。极端贫困、水资源、粮食和能源匮乏、脆弱的城市环境、退化的生态系统以及乡村地区的环境都会进一步降低人类成功适应气候变化的机会。

报告还提到气候适应措施日益扩大的资金缺口。发达国家承诺到2020年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资金,用于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这一目标目前仍未兑现,而适应行动获得的资金仅占已兑现资金的四分之一

在去年年底的格拉斯哥气候大会(COP26)上,各国政府一致同意在2025年之前将气候适应资金翻一番,达到400亿美元。但是,据UNEP预计,到2030年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3000亿美元的适应行动资金,到2050年则可能达到每年5000亿美元。IPCC报告强调,贫困社区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最为严重,尽管他们在造成这一问题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最小。

“报告凸显了气候赔偿的紧迫性,”现在就要全球正义(Global Justice Now)组织气候项目主管丹尼尔·威利斯(Daniel Willis)说道,“归根结底,发达国家必须为他们所造成的损失和损害买单。适应行动的资金仍严重不足,富裕国家多次阻碍建立真正的损失和损害补偿基金,”他说。

waves breaking on shore with trees vehicles and people in background
像南太平洋岛国图瓦卢这样的低海拔岛屿尤其容易受到全球变暖引发的海平面上升影响。在去年的COP26大会上,各太平洋岛国领导人强烈呼吁为气候变化给他们国家带来的“损失与损害”提供资金补偿。图片来源:Ashley Cooper / Alamy

“损失与损害”(loss and damage)指的是无法加以适应且会造成永久损失的气候变化影响。损失与损害已经成为全球气候谈判中的关键问题之一。在COP26大会上,发展中国家主张建立损失与损害基金,但该提议受到美国和欧盟的阻挠,这令发展中国家非常失望。COP26大会最终以各方同意继续就资金安排展开“对话”而告终。

根据气候家园新闻(Climate Homes News)的报道,在逐字逐句讨论这份IPCC报告的过程中,美国曾试图用“影响”(impacts)一词替换“损失与损害”。在报告发布会上,伯特纳表示,IPCC“没有陷入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政治之争”,而多次出现在报告终稿中的“损失与损害”一词是“政策中性的”。

报告发布前几天,俄乌爆发军事冲突,但评论人士一致认为,这场危机不仅不会将人们的注意力从气候问题上移开,反而有助于推动气候行动。伯特纳指出,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应该更加受到重视,因为这将有助于降低对化石燃料供应国的依赖。

牛津大学牛津零碳组织(Cambridge Zero)负责人艾米丽·沙克伯格(Emily Shuckburgh)教授表示,目前的局面让我们清楚地认识到地缘政治是多么脆弱、多么多变。她还指出,气候变化是最可预测但也是最可以避免的危机源头之一。

“刚刚经历疫情的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真正思考如何才能应对这种可预测、可避免的风险,以降低世界面临的总体威胁,”她说。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