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详解COP26谈判中的各大集团

在气候谈判中,各国会组成集团,而这些集团将影响COP26的走向。
  • en
  • 中文
COP25主席卡罗琳娜·施密特(Carolina Schmidt)在今年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开幕式全体会议上讲话。 图片来源:Kiara Worth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unfccc/51644685240/">联合国环境项目</a>,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sa/2.0/">CC BY NC SA</a>)
COP25主席卡罗琳娜·施密特(Carolina Schmidt)在今年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开幕式全体会议上讲话。 图片来源:Kiara Worth / 联合国环境项目, CC BY NC SA)

气候谈判中,各国一般不会单打独斗,而是会形成集团,统一行动。这些团体代表着各国具体的利益诉求,因此其成员可能来自不同地区。在谈判中,一组国家会联合起来,支持某些特定的政策、目标或者观点。不同集团之间往往存在重叠,而它们不断变换却同时又相对稳定的立场经常让旁观者疑惑不解。

自20世纪90年代气候谈判开始至今,几乎每个国家都参与了不止一个集团,有些国家还改变过阵营。

了解这些集团有助于理解《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气候谈判的动态。

伞形集团

伞形集团(Umbrella Group)是一个主要由发达国家组成的集团,其中也包含一些中等收入国家。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工业化排放大国是伞形集团的主要组成部分。伞形集团认为,按照《巴黎协定》的目标,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最好在1.5摄氏度——以内所需的温室气体减排量应该由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所有国家共同承担。

另外,包含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的伞形集团认为,各国适用的温室气体排放报告和会计标准应该是统一的。该集团认为,《京都议定书》对附件一国家(发达国家)和附件二国家(发展中国家)区别对待是不合理的。它坚持认为,减排责任应该按照当前排放量决定,而不应基于历史排放。

历史排放与当前排放

引起争议的一个问题是,分列目前全球最大排放国和第四大排放国的中国和印度等当前的温室气体排放大国只是在近代进入工业化阶段之后才开始排放二氧化碳。

这些国家认为,发达国家垄断了全球碳预算:美国自1750年以来的二氧化碳排放占全球累积排放的25%,欧盟国家则占到22%,而这些国家的人口总数仅占全球总人口的20%。

欧盟

欧盟作为一个整体开展气候谈判,并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报告温室气体排放量。它目前是温室气体排放量位居全球第三的经济体,仅次于中国和美国。欧盟已经承诺到205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即所谓的“净零”承诺),并且在很多方面发挥着应对气候变化的领导作用,可它在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气候融资的问题上却是一笔糊涂账,这一方面是因为缺乏透明度,另一方面是据说欧盟将援助资金也算作气候融资。欧盟一直坚持,新兴经济体应该承诺绝对减排。

基础四国

基础四国(BASIC Group)集团是巴西、南非、印度和中国这四个新兴经济体为了应对外界日益增强的要求其减少排放的压力而成立的。

基础四国当中,南非已经宣布将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即到2050年,南非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将不超过其从大气中清除的量。中国宣布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巴西则表示,如果可以从工业化国家获得预期的资金支持,就可以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前只剩印度面临着宣布碳中和目标年的压力,不过印度很可能只宣布到203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达到450吉瓦。

基础四国主张工业化国家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资金支持,并认为由于富裕国家贡献了自工业化时代以来大气中80%的额外温室气体排放,因此必须带头减排。

基础四国的主要诉求是将公平(equity)以及获取发展的碳空间等问题纳入议程。人均排放量较低的印度在这一要求上一直冲在前面。但到目前为止,四国尚未就公平问题提出任何操作性指引。南非提出了“公平参考框架”(Equity Reference Framework)的概念。这个概念要求将各国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与全球减排承诺以及所有其他国家的自主贡献目标进行比较分析——换言之,衡量每个国家是否已经做出了它应尽的贡献。

什么是“国家自主贡献”目标?

国家自主贡献(NDC)目标是每个国家对其如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及减排程度所做出的非约束性承诺。国家自主贡献目标是《巴黎协定》的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该协定旨在将本世纪末温升控制在比工业化时代前高2摄氏度甚至1.5摄氏度以内。但是,各国的自主贡献目标目前还不能实现上述目标

巴西提出了“同心圆”的概念——发达国家全经济领域的绝对减排被置于其核心,而对发展中国家的减排要求则相对宽松。但上述理念未得到中国和印度的支持,更不用说基础四国集团之外的其他国家了。

基础四国集团的凝聚力主要来自共同抵御发达国家以及部分发展中国家集团的减排要求。

立场相近的发展中国家集团

立场相近的发展中国家(Like-Minded Developing Countries,缩写“LMDC”)集团由不固定的20多个国家组成。LMDC集团的主要诉求是维持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别待遇。它要求发达国家无条件兑现已经做出的承诺,而不必然要求以发展中国家采取特定行动为前提。中国、印度以及沙特阿拉伯等石油输出国均在LMDC集团内。

就在COP26大会召开前几天,LMDC集团公开声明反对富裕国家推动的净零排放目标。10月18日,LMDC集团在玻利维亚的主持下召开了视频会议。来自中国、古巴、厄瓜多尔、印度、伊朗、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委内瑞拉和越南等国的部长和官员参加了此次会议。会后该集团发布联合声明表示:“要求所有国家在2050年前达成碳中和目标将进一步加剧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现有的不平等。” 声明还表示:“(发达国家)推动的这个新‘目标’与《巴黎协定》背道而驰,是不公平的,并且背离了气候公正原则。”

卡塔赫纳集团

这个集团包含来自伞形集团、最不发达国家(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缩写“LDC”)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Small Island Developing States,缩写“SIDS”,见下)的成员。它的立场通常与欧盟大同小异,对于气候融资和减排承诺这样棘手的议题也没有很强的观点。多年来,它的主要目标在于提出创新的观点,这些观点有时会拓展对《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解读。在观察人士看来,卡塔赫纳集团的立场相对于伞形集团更加温和。近年来,该集团一直呼吁新兴经济体必须开展更大力度地减排。

环境完整性集团

这个集团包含墨西哥、列支敦士登、摩纳哥、韩国、格鲁吉亚和瑞士,瑞士最频繁地充当其发言人。环境完整性集团(Environmental Integrity Group)的立场与伞形集团接近;它最强的诉求是要求发展中国家的减排必须经过国际审计机构的独立审核。这一立场使得该集团多次站在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对立面。

77国集团加中国

77国集团加中国涵盖了所有发展中国家,其实际成员数量远远超过集团成立之初的77个。这个集团非常松散,成员之间差异巨大。但集团成员在争取富裕国家气候融资等关键问题上立场一致。除此之外,集团内的不同国家和各个小团体往往会在特定议题上表达各自不同的立场。

非洲集团

非洲集团是77国集团加中国中最大的阵营之一,由非洲的发展中国家组成。近年来,每当2摄氏度温控目标面临被放弃的风险时,非洲集团总是发挥了重要作用使其重新成为谈判的焦点。非洲集团强烈要求发达国家采取严格的减排行动,并寻求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支持。非洲集团在大多数问题上与77国集团加中国保持一致。

美洲玻利瓦尔联盟

在很多方面,这个集团都是伞形集团的最大的对立面。它强烈要求发达国家减排问题,并且不要求其发展中成员国做出任何承诺。美洲玻利瓦尔联盟(Bolivarian Alliance for the Peoples of Our America,缩写“ALBA”),共有9个成员国,而其中在气候谈判中最积极的是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古巴和厄瓜多尔。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期间,美国与基础四国私下谈判后几近达成一份正式协议。然而,该联盟的代表在全体会议上反复指出这份协议存在诸多缺陷,最终导致这份幕后协议破裂。

小岛屿国家联盟与小岛屿发展中国家集团

小岛屿国家联盟(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缩写“AOSIS”)一直是气候谈判的重要参与者。该联盟指出,全球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威胁到了其成员国的生存。它在推动《巴黎协定》将1.5摄氏度作为全球温控目标的问题上发挥了关键作用。有时它会站在与欧盟一致的立场上,要求所有国家进一步加大减排力度,并因此与基础四国集团中的新兴经济体立场相左。小岛屿发展中国家(Small Island Developing States,简称“SIDS”)在气候谈判中的立场一般与小岛屿国家联盟相同。

最不发达国家集团

这个集团由联合国定义的48个最不发达国家(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缩写“LDCs”)组成,现任主席国为不丹。这个集团强烈呼吁加强其人民的能力建设,使他们能够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它还寻求对成员国因洪水、暴风、干旱等气候变化而遭受的损失和损害进行补偿。最不发达国家集团是77国加中国集团的一部分,但有时立场会与新兴经济体和石油输出国的立场相悖。

阿拉伯国家

石油出口国通常是阿拉伯国家集团的22个成员国中最活跃的。因此,非政府组织和观察人士往往会将这个集团视为妨碍气候谈判取得进展的阻力。随着迪拜等集团成员国积极推动可再生能源转型,阿拉伯国家集团的立场可能也会发生一些改变。

2025年气候变革联盟

2025年气候变革联盟(Allied for Climate Transformation by 2025,缩写“ACT2025”)成立时间较短,成员包含孟加拉、菲律宾、尼日利亚、肯尼亚、哥伦比亚以及加勒比和太平洋地区的一些国家。很多成员呼吁新兴国家提高减排承诺。

本文英文版首发于第三极网站。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