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COP26气候大会谈判重点:煤炭、资金和森林

格拉斯哥气候大会首周,虽然各种倡议、承诺和协议层出不穷,但资金问题仍然待解,可信的政策依旧缺位。
  • en
  • 中文
巴西土著居民气候倡议人士特赛·苏鲁伊(Txai Suruí)在COP26气候大会开幕式。图片来源:UNFCCC/<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unfccc/51647983229/in/album-72157720148931710/">Flickr</a>,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sa/2.0/">CC BY-NC-SA 2.0</a>
巴西土著居民气候倡议人士特赛·苏鲁伊(Txai Suruí)在COP26气候大会开幕式。图片来源:UNFCCC/Flickr, CC BY-NC-SA 2.0

“地球正在诉说。她说,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巴西土著居民气候倡议人士特赛·苏鲁伊(Txai Suruí)在COP26气候大会开幕式上的这句发言令人感到非常沉重。气候大会之前那个周末刚刚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峰会在气候议题上取得的进展非常有限,这让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谈判开局便“立足不稳”。

尽管全球最主要的20个国家的领导人承诺到今年年底之前停止向海外煤电项目提供资金支持,但他们并未对自己国内的煤电项目做出同样的承诺。此外,各国虽然确认将继续致力于实现《巴黎协定》提出的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的目标,却没有承诺会修改本国的气候计划,以使本国的行动方案与1.5度目标相一致。

小岛屿国家联盟(AOSIS)的首席谈判代表莉娅·尼克尔森(Lia Nicholson)在开场陈词中便将矛头直指正在召开世界领导人峰会的各国领袖。

“各国政府必须向世界和本国人民作出说明和解释,还有什么事情比这场危机更重要,还有什么事情比马上采取行动更急迫,”她说。小岛屿国家联盟的声明很好地概括了事态的紧迫性: COP26大会或许将是决定1.5摄氏度目标可否实现的“背水一战”。

停止毁林

不过,在峰会进行的过程中,新的承诺和倡议的确层出不穷。峰会第一条大新闻便是,包括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巴西等国在内的超过130个国家的领导人共同签署文件,承诺到2030年停止导致森林损失以及土地退化的行为。

这份名为《格拉斯哥森林和土地使用领导人宣言》(The Glasgow Leaders’ Declaration on Forests and Land Use)的承诺获得了120亿美元公共部门资金以及72亿美元私营部门资金的支持。此外,包括英杰华(Aviva)、施罗德(Schroders)和安盛(Axa)在内的30多家金融机构的负责人也承诺要减少对毁林相关活动的投资。这些机构的全球资产总额超过8.7万亿美元。   

这项倡议覆盖全球超过90%的森林,总面积超过36亿公顷,每年能够吸收化石燃料燃烧释放的二氧化碳总量的三分之一。这项倡议实质上取代了2014年达成的《纽约森林宣言》(the New York Declaration on Forests),后者只有37个国家和地区政府签署。去年十月发表的一份独立评估报告认为该倡议已经失败。

不过,倡议一经发布便遭到当头一棒:印度尼西亚环境与林业部长西蒂·努尔巴亚·巴卡尔(Siti Nurbaya Bakar)在社交媒体上称,“强迫印度尼西亚在2030年实现零毁林显然是不合适、不公平的”。

“当然,除了公平之外,印度尼西亚包括森林在内的自然财富还必须按照可持续原则进行管理利用,”她写道。

控制甲烷

在能源问题上,美国牵头提出到2030年将甲烷排放量降低30%。这项关于甲烷的承诺最初在九月份的联大会议上提出,当时只有八个国家以及欧盟签字。此次会议上,这项提议得到了超过100个国家的签字支持,覆盖了全球甲烷排放总量的近一半。

甲烷在进入大气层后的最初二十年中,其全球变暖潜势是二氧化碳的80倍,但它的分解速度比二氧化碳快很多。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认为,这意味着现在降低甲烷排放将对近期的气候变化应对产生巨大影响。

气候融资

资金仍然是难点,尤其是发达国家应向发展中国家支付的用于缓解和应对气候变化的每年1000亿美元。尽管发达国家早在2009年便承诺向贫困国家支付这笔资金,但根据最新的评估,到2019年富裕国家实际只兑现了796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发展中国家在谈判中对富裕国家缺乏信任也在所难免。

德国和加拿大政府曾联合推动在COP26大会开始前做出额外的气候融资承诺。根据德加两国政府发布的实施计划来看,基于截至2021年10月20日收到的各项承诺计算,发达国家将在2022年前在兑现资金承诺方面取得“重大进展”,并应在2023年前完全兑现承诺。两国政府还预期,2023年后,发达国家将继续调动更多资金支持发展中国家。

在COP大会之外,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在一次场外活动中宣布,发达国家有望在明年全部兑现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的承诺。虽然这更多是克里的个人观点,而非美国政府的正式承诺,但克里认为,这将“为该问题的讨论画上句号”,并改变气候行动的局面。

与此同时,各方也在努力调动私营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行动。周中,英格兰银行前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宣布通过格拉斯哥净零金融联盟(the Glasgow Financial Alliance for Net Zero,GFANZ)提供130万亿美元的资金。该联盟将专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在2050年之前达成净零排放目标。

该联盟包括来自45个国家的超过450家银行、保险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成员机构在加入联盟后的12到18个月内必须制定切实、科学的近期目标。但气候倡议人士却批评该联盟是在“洗绿”,因为其仍允许金融集团在近期内继续支持化石燃料企业。

化石能源

未来三到五年,单是全球发电碳强度最高的国家南非就将获得85亿美元的清洁能源转型资金。35个国家领导人签署了一项计划,将在未来十年扩大和加快清洁技术的开发和推广,并推动其成本下降。而南非获得的这笔资金就是该计划的一部分。

签署该计划的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印度、欧盟、肯尼亚和尼日利亚等,它们的经济总量占到全球以及各地区经济总量的50%以上。该计划旨在到2030年之前使清洁技术成为重污染行业可负担、可获取的、最有吸引力的选择,重点目标是电力、道路交通、氢能、钢铁和农业这几个排放量占到全球总排放量一半以上的行业。

能源方面,停止为海外化石燃料项目提供融资的消息占据了头条。与此同时,放弃支持煤炭的趋势也蔓延到了石油和天然气领域。25个国家和金融机构签署计划,将资金转向清洁技术,其中不乏像美国、加拿大和欧洲投资银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这类历史上为化石燃料项目提供融资最多的国家和金融机构。

这是首个针对石油和天然气公共融资问题的国际政治承诺。非政府组织“现在就要全球正义”(Global Justice Now)认为,如果该承诺能得到有效落实,每年可以直接撬动超过150亿美元本会进入化石燃料行业的资金投入清洁能源领域。

不过,日本、韩国和中国这三个二十国集团中最大的化石燃料公共财政融资国尚未对上述倡议表示支持。这三个国家对化石能源的总公共财政融资额占二十国集团和多边开发银行化石能源融资的46%。

各国纷纷宣布碳中和目标当然是好事, 但很多国家还没有给出实现碳中和的可信方案
塔琳·弗兰森, 世界资源研究所

煤炭方面,46个国家以及32家企业和其他机构承诺,将逐步淘汰现有的燃煤电厂,并不再规划建设新的项目。这项倡议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越南、印度尼西亚、韩国、波兰、乌克兰等主要依靠燃煤发电的国家签署了该公告,覆盖燃煤装机总计达267吉瓦,比美国(232.8吉瓦)和印度(233.1吉瓦)的燃煤装机都多。不过,美国、印度和中国目前尚未加入这一承诺。

COP26大会首周,多个国家宣布了更富雄心的气候行动计划,包括印度承诺到207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要占到全国发电总量的50%。这让人们对于实现1.5度目标抱有更多信心。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预测,这一系列计划如果能够如期完全落实,预计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将控制在1.8摄氏度;相比之下,会谈开始前的预期升温幅度为2.1摄氏度。

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全球气候项目高级研究员塔琳·弗兰森(Taryn Fransen)表示,上述预测很大程度上是以相关国家新近宣布的碳中和目标为基础,而不是基于各国在其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NDC)中提出的实际计划和政策做出的。

“各国纷纷宣布碳中和目标当然是好事,但像土耳其、澳大利亚、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等很多国家还没有给出实现碳中和的可信方案,并且从他们的2030年目标中也看不出会采取所需的近期行动,”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