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各国气候目标应如何纳入畜牧业减排?

面对行业和游说团体的压力,各国提出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和国内政策都缺乏对畜牧业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的承诺。
  • en
  • 中文
阿根廷工业养殖场饲养的肉牛。图片来源:Marcos Brindicci / Alamy
阿根廷工业养殖场饲养的肉牛。图片来源:Marcos Brindicci / Alamy

2021年4月,在多次报道称美国总统拜登的气候计划将导致消费者被迫减少90%的红肉摄入后,美国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极其罕见地向观众发出了更正公告。最初的报道激起了美国保守派的愤怒,认为拜登把矛头指向了他们餐盘中的汉堡。但福克斯新闻网随后证实拜登的计划中并不包括这一内容。

从这段插曲中我们可以看出当前两个巨大的挑战。首先,在气候变化的语境下,只要提及肉类就会引发强烈反应,甚至很难讨论这个话题。其次,拜登政府的计划——根据《巴黎协定》制定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没有提及减少美国的肉类生产或消费。不仅是美国,其他二十国集团成员国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中也同样没有提及这个问题。这一点非常明显。

畜牧业生产造成了14.5%的人为温室气体排放,其中65%来自养牛业。但相比运输、能源等其他高排放部门,气候政策对畜牧业的关注很少。

把畜牧业提上议事日程

关于畜牧业和气候变化的政策辩论很混乱,不仅充满了政治操弄,而且被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所左右。正在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COP26)虽然不会解决这些挑战,但人们希望会议至少可以改变关于此议题的讨论,并设定新的努力方向。

畜牧业是导致气候变化的重要因素,因为养牛和种植饲料需要大片土地,而且10亿头奶牛日复一日打嗝也会排放强大的温室气体甲烷。

14.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畜牧业
制图: Harry Zhang / 中外对话

随着公众意识的提高,畜牧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为此,行业游说团体一直通过改良品种、使用不同的饲料和农场技术等方式,推动畜牧业向更加集约化的方向发展,从而减少该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然而,烟草行业式的公关活动、明目张胆的虚假声明,以及迟迟不愿减少甲烷排放都使畜牧业备受指责,也让它的立场显得经不起推敲。

牛津大学环境变化研究所(Environmental Change Institute)食物系统研究计划Table的主管塔拉·加内特(Tara Garnett)指出,即使该行业的单位产品排放量可以降低,但提高集约化程度将降低成本,并刺激更多需求,进而可能导致行业整体排放增加。另一方面,她说,在消费水平不变的情况下,把集约化畜牧业改为粗放型养殖将会是“灾难性的”。

“无论怎么看,我们都必须减少畜牧业的整体产出,”加内特说。“所以问题在于,如果减少生产,那么,有哪些系统的价值超出了其对环境的影响,从而值得我们加以保留?比方说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畜牧业,虽然没有养活很多人,但它确实以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为需要的人提供食物。”

Cattle herd in Ethiopia
埃塞俄比亚已经承诺用鸡、山羊等气候影响较小的动物代替一部分牛的养殖。图片来源:Ayene / UNICEF Ethiopia, CC BY NC ND

一些国家已经开始行动。埃塞俄比承诺用鸡、绵羊、山羊等气候影响较小的家禽和牲畜来代替一部分肉牛的养殖——条件是获得国际资金支持。

与此同时,畜牧业大国丹麦今年10月立法规定,到2030年农业部门的排放量必须在1990年的水平上减少50%到65%,采取的措施包括将部分农田转化为野生动物生境,以及提高植物蛋白产量。这一目标如何在肉类、乳制品等不同子部门之间分配,取决于政治谈判。谈判还将决定如何分配过渡期内用于补偿农民的6亿美元。

减少畜牧业生产的承诺在其它国家的气候目标中较为少见。中国在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中提到通过提高生产力、以及改进粪便的处理和利用方式来减少畜禽养殖造成的排放。欧盟和其他二十国集团成员国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则基本上没有提到该部门的减排,对减少肉类消费也只字未提。

COP26峰会第一周出现了一个可能非常有希望的进展。由美国和欧盟牵头并有103个国家签署的《全球甲烷承诺》Global Methane Pledge)承诺到2030年,签署国在2020年的水平上共同减少全球至少30%的甲烷排放。承诺呼吁“特别关注高排放源”,并且如果农业实践得到改进,可能会对肉类和奶制品生产带来影响。

正确传达信息

科莱尔资本(Coller Capital)首席投资官杰瑞米·科莱尔(Jeremy Coller)称,各国在畜牧业排放目标上保守阻碍了私人投资进入低碳农业领域。他还在最近一篇文章中将奶牛称为“下一个煤炭”——一种即将搁浅的资产。但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首席全球食品科学家布伦特·洛肯敦(Brent Loken)则主张应该更加谨慎地措辞。

“我们不是说要‘摆脱所有牲畜’,”洛肯说。“我们不想把牲畜描述成一种不好的事物。牲畜在一些放牧体系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世界的某些地方,牲畜是极其重要的家庭资产。我们绝对不想告诉他们这是一种搁浅资产,但我要说的是,当下任何对畜牧业的追加投资都有可能成为存在搁浅风险。”

畜牧业减排方式
制图: Harry Zhang / 中外对话

洛肯说,消费模式改变必须与畜牧业减排齐头并进。但他指出,《巴黎协定》下的两个关键机制,即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和克罗尼维亚农业联合工作(Koronivia Joint Work Programme on Agriculture)更多关注生产造成的排放而非基于消费的排放。消费排放相当于一个国家的碳足迹,但各国不需要对此进行报告。

“将消费排放纳入这些过程非常重要,这也是我们在COP26上讨论得非常多的一个话题,”洛肯说。“我们真的需要让全社会开始接受这个想法,让谈判者和决策者都参与进来,真正帮助他们理解为什么站在食物系统的层面上考虑国家自主贡献目标非常重要。”

洛肯说,由于大多数国家已经提交了国家自主贡献目标,现在期待COP26在畜牧业方面取得具体突破为时已晚。下一次修订国家承诺的截止期限是2025年,但COP26大会可能会敦促各缔约方在2025年之前更新这些目标。与此同时,各国还有其他路可走。根据联合国食物系统峰会(UN Food Systems Summit)的进程,大多数国家正在制定可持续食物系统战略,并将于2023年召开会议评估进展和设定目标,这些都是解决食物系统排放的机会。

Barbecuing a plant-based burger (Image:
植物肉制成的汉堡。图片来源: Panther Media GmbH / Alamy

例如,欧盟的“从农场到餐桌战略(Farm to Fork Strategy)”就提到计划为最具可持续性、碳效率最高的畜牧生产方法提供支持,并同时推动可持续消费,促进饮食结构的转变,采取的措施包括让消费者能够做出知情选择的产品标签,支持研究植物和非植物肉类替代品,以及制定有关学校和公共机构可持续食品采购的政策。10月欧盟议会通过决议支持这一战略,并将于2023年出台相应的监管框架。

消费转型

实现控制全球升温不超过1.5摄氏度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畜牧业行业在气候讨论中的缺席愈发引发关注。“50×40网络”(50×40 network)正是一个致力于推动该领域变革的由52个成员组成的联盟。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绿色和平(Greenpeace)和雨林联盟(Rainforest Alliance)等组织均是该网络的成员机构。

该网络的目标是到2040年减少50%的畜牧业生产和消费,并确保余下的产品在环境和社会方面都是可持续的。“50×40网络”敦促参加COP26的国家认识到减少工业化畜牧生产和消费的必要性,确保该部门所涉各方实现公平过渡。但这些组织也预料到畜牧业会抵制一切重大的变革。

“尽管相比其他养殖业,养牛业对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很大,但养牛也能带来很多环境效益,并且在农业循环经济中发挥关键作用,”加拿大养牛业者协会(Canadian Cattlemen’s Association)政策与国际关系主管福恩·杰克逊(Fawn Jackson)说,该协会代表着5.5万个农场,拥有超过1220万头牛。“为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减少养牛,可能会对环境产生意想不到的重大负面影响,包括因农业而进一步损失原生草原和土壤碳库。”

加拿大牛肉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不到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杰克逊说。但在其他地方,养牛业的扩张已经导致大面积森林砍伐,包括为了种植畜牧业所需的饲料。除了气候影响,集约化畜牧业还造成严重的空气和水污染,以及土地和土壤的退化,

在行业反对减少肉类消费的情况下,对肉类征税的呼声越来越高,但几乎没有政客准备干预消费者的选择,或者告诉选民商品价格必须上涨。然而最近在法国、德国和荷兰进行的调查显示,如果税收能用于降低蔬菜和水果的成本,大多数消费者支持对畜牧业产品征税。

“我认为影响消费者选择的一个方法不是去对他们进行说教——而是通过税收之类的激励,”洛肯说。“要怎么做我还不知道。但至少我们要讨论起来,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我担心的是大家开始讨论这个话题的速度还不够快,不足以减少排放。如果我们再有50年时间,去赢得公众的支持,我会更乐观一些。但我们没有,未来十年是我们解决这些问题最重要的十年。”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