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拜登在气候问题上夸下海口却疲于兑现

面对国内的异议和兑现气候承诺的欠佳记录,拜登在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上的一大挑战是让世界相信:美国仍怀气候雄心。
  • en
  • 中文
美国总统乔·拜登。图片来源:Tom Williams / Alamy
美国总统乔·拜登。图片来源:Tom Williams / Alamy

美国总统拜登即将带着在不晚于2030年实现美国温室气体排放减半的目标,以及一长串联邦政府提案和计划,出席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谈判。拜登曾承诺“领导全球应对气候紧急状态”。很明显,他也确实正在努力。但在美国国内,国会谈判已经削减了对清洁能源的支持。距离关键的中期选举仅一年,12年来通过全面气候政策的最佳时机正在悄悄溜走。

按照最初的设想,拜登的“重建更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计划将成为一项庞大的针对21世纪基础设施的投资计划,其核心则是一项旨在让美国能源清洁起来的计划——清洁电力绩效项目(Clean Electricity Performance Program,简称CEPP)。

清洁能源政策和“重建更好未来”计划获得了大部分选民的支持。但民主党在参议院中的优势微乎其微,导致党内少数异议者的作用被放大,其中就包括西弗吉尼亚州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据报道,曼钦曾威胁称如果清洁电力条款不取消,他就退党。曼钦所在的西弗吉尼亚是产煤州,且该州在选举中支持特朗普,而曼钦本人也受益于家族经营的煤炭经纪公司,因此几乎没有改变的动机。

现在的问题不是“重建更好未来”计划是否会被削弱,而是被削弱多少。如果计划的确被削弱,那么美国是否还能达成自己的气候目标?美国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的一项分析表明,达成目标还是有可能的,但这意味着要比以往任何非经济衰退期都更快地削减每年的排放量

出发前往格拉斯哥前,拜登似乎已经和国内的参议员达成了一份协议,其中包括5500亿美元气候支出的提案,但清洁电力绩效项目被取消了。

一项规模较小的基础设施法案仍有可能获得通过,其中包括了给予清洁能源和电动汽车的某些支持。通过行政措施和法规双管齐下的手段也能显著减少排放,且不需要国会批准——其中第一步是收紧小汽车和卡车的燃油经济性标准,然后按照财政部最近一份重要的气候报告的建议,实施一系列可能最终限制向化石燃料提供贷款的金融法规。

美国在国际舞台上承诺会大幅增加国际气候融资,但就其自身经济规模和温室气体排放量而言,美国每年114亿美元的融资承诺相比其他国家仍差了一大截。拜登政府还推动达成了《全球甲烷承诺》(Global Methane Pledge)。该承诺要求各国在不晚于2030年削减30%的甲烷排放。甲烷是一种远强于二氧化碳的温室气体,但其寿命很短。有相当一部分甲烷排放,至少美国石油和天然气部门的甲烷排放,利用现有技术就可以相对简单地加以处理。

特朗普灾难性的任期之后,美国在气候以及其他一系列外交和贸易议题上的影响力急剧下降。不仅未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连贯且完整的疫苗支持,而且 “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基础设施倡议也因为没有资金而于事无补。美国继续出口化石燃料的做法更是让事情雪上加霜。美国现在是全球第三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并且正在建设新的液化天然气码头来增加出口,不仅增加大气温室气体浓度,也增加其他国家账面上的排放。路易斯安那州和得克萨斯州当地的污染也因此加剧,损害了居住在液化天然气设施附近贫穷有色人种社区的健康。

美国或许已经在拜登的领导下重回谈判桌,但持怀疑态度的世界领导人们难免会问,这次会是多久?

拜登的气候变化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一直试图向巴西、沙特阿拉伯、印度,尤其是中国施加外交压力,要求这些国家提出更强有力的目标,并制定相应的实施计划。他还是取得了一定进展。沙特阿拉伯最近宣布,计划到2060年实现“净零排放”,即便这其中不包括它继续出口石油造成的排放。中国将一份新的国家自主贡献计划带到了格拉斯哥,即便它并没有升级之前宣布的目标。印度很可能效仿。就克里而言,他承认美国未能在国内通过气候政策“几乎相当于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那一幕再次上演”。

这种比较很恰当。在其他许多国家看来,美国又一次背弃了气候协议。克林顿帮助制定了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但之后很快国会就通过了“伯德-哈格尔决议”(Byrd-Hagel resolution),反对签署《京都议定书》以及其他任何限制排放的协议,而该决议的牵头人也是一位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乔治·布什于是表示不会试图实现京都目标。奥巴马帮助促成了《巴黎协定》,但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却甫一上任就退出了该协定。

美国或许已经在拜登的领导下重回谈判桌,但持怀疑态度的世界领导人们难免会问,这次会是多久?就拿气候融资和美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多少融资的问题来说,目前的争论是基于一种严峻的认知,即民主党一旦失去对国会或总统一职的控制,资金就可能枯竭。

美国是历史排放最大的国家,也是目前年排放量排名第二的国家,它有一笔气候债要还。面对外界对美国承诺的怀疑,拜登现在或许无法领导世界应对气候紧急状态,但如果他能成功地领导美国国内的气候行动,那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