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联合国:全球碳排减半,我们只有八年时间

按照目前各国的2030年气候承诺计算,全球平均气温将在本世纪末上升2.7摄氏度。
  • en
  • 中文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的负责人安德鲁·诺顿认为,“地球的命运掌握在最大的经济体和主要排放国手中”。图片来源:Caroline Vancoillie / Alamy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的负责人安德鲁·诺顿认为,“地球的命运掌握在最大的经济体和主要排放国手中”。图片来源:Caroline Vancoillie / Alamy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新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为了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相比工业化以前),我们就需要在仅仅八年时间里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削减超过一半。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最新的《排放差距报告》(Emissions Gap Report)发现,各国新制订的和更新后的排放承诺,即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DC),仅能将2030年的预计排放量减少7.5%,而要实现“成本最低的”2摄氏度温控目标,就需要减排30%,若是1.5摄氏度,则需减排55%。

报告发现,按照各国最新的2030 年气候承诺,到本世纪末,全球气温至少将比工业化前的基线水平高2.7摄氏度。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以下简称“COP26”)即将召开之际,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Inger Andersen)敦促各国采取行动,包括支持发展中国家减少排放。

我们要在八年时间里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一半左右:提出计划、制订并落实政策、直至最终实现减排。时间非常紧迫。
英格·安德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

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要在八年时间里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一半左右。这八年里要做的工作包括提出计划、制订并落实政策、直至最终实现减排。时间非常紧迫。”

而在当前后疫情时期的背景下,全球排放有所回升。2020年,所有主要温室气体的大气浓度都在持续上升,而二氧化碳浓度目前则达到了过去200万年里的最高值。

由英国和意大利共同主持的COP26将于10月31日在苏格兰港口城市格拉斯哥举行

气候智库E3G政策顾问汤姆·埃文斯(Tom Evans)指出,《排放差距报告》显示,各国政府需要采取紧急行动来努力控制全球变暖。他说:“COP26的目标是‘使得1.5摄氏度目标仍然可实现’,但报告显示行动窗口期正在快速关闭。”

“这再次证实了我们已知的情况,即各国气候目标所能达到的减排与我们实现《巴黎协定》要求各国力争达到的1.5摄氏度温控目标所需减排之间存在着令人担忧的巨大差距。”

“为了让1.5度目标仍有实现得可能,参加格拉斯哥大会的各位领导人必须就这十年间加大减排力度达成一致——承诺最迟在2023年前提高各自的2030年气候目标——否则 1.5 摄氏度的全球温控目标将变得遥不可及。”

碳中和承诺

世界资源研究所(WRI)气候项目高级研究员、该报告主要作者塔林·弗兰森(Taryn Fransen)表示,不能只看各国做出的2030年气候目标承诺。“如果将各国的碳中和承诺考虑进去,我们发现,升温会控制在2.2摄氏度左右,这比《巴黎协定》之前我们所面临的超过3摄氏度的升温要好得多。”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称,49个国家和欧盟宣布碳中和的长期目标(占全球排放量的一半以上)是一个“积极进展”,但同时警告称,这些承诺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不够明确。在联合国做出此番表述之后,沙特阿拉伯也做出了同样的承诺。

目前,二十国集团中已有十三个成员国宣布了碳中和目标,其中6个国家将这一目标写入了法律,2个国家将其写入了政策文件,还有5个国家以政府公告的形式宣布了该目标。而这十三个国家的排放量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一半以上。这些国家的目标期除中国和沙特阿拉伯是2060年、德国是2045年之外,其余国家的目标期均为2050年。

Smoke billows from a coal-powered electric power plant and industrial facility in Datong, Shanxi Province (China's coal country)
中国承诺国内煤炭消费将在2025年达到峰值。图片来源:Alamy

联合国担心的是,其中一些计划缺乏关键的近期目标,并表示大多数现有目标在一些问题上要么不够清晰,要么悬而未决,比如碳抵消问题以及国际航空、货运、出口等部门的排放等。以沙特为例,其他国家从沙特进口的石油所产生的排放就没有被计入该国的排放量。

安德森说:“我们必须意识到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所面临的紧迫危险。各国需要制定政策,履行自己的新承诺,并在数月内付诸实施。”

“他们需要让碳中和承诺更加具体,确保将其纳入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并落实到行动上。”

“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也很重要——这样它们才能适应已经发生的气候变化影响,并走上低碳发展之路。”

《排放差距报告》令专家们非常震惊,也让他们愈发担心,倘若排放无法很快得到控制,发展中国家将遭受最严重的打击。

伦敦智库机构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IIED)负责人安德鲁·诺顿(Andrew Norton)说:“最新的《排放差距报告》令人失望,需要在下周 COP26 之前引起世界各国领导人的关注。”

“全球平均气温每升高 0.1 摄氏度,就意味着更多的动荡和灾难,意味着失去更多的生命,而首当其冲遭受最严重打击的正是那些贫困和脆弱的社区。”

“过去50 年,全球气候灾害相关的死亡中有三分之二以上发生在最不发达国家。”

二十国集团未能发挥领导作用

《排放差距报告》显示,二十国集团作为一个整体将无法实现其最初的气候承诺以及新的2030年承诺。

尽管有10个二十国集团成员国有望实现其最初的无条件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但二十国集团作为一个整体,预计将无法实现它们的无条件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即每年减少11亿吨二氧化碳当量)。

有望实现各自的无条件NDC目标的国家包括中国、阿根廷、欧盟、印度、日本、俄罗斯联邦、沙特阿拉伯、南非、土耳其和英国。

中国、印度、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南非……这些国家若能在COP26上提升行动力度,就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气候变化所造成的痛苦和损失。
安德鲁·诺顿,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负责人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分析,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墨西哥、韩国和美国需要采取更强有力的政策来实现其无条件NDC目标。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IIED)指出,一些已经实现无条件NDC目标的富裕国家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缩小全球排放差距。

“地球的命运掌握在最大的经济体和主要排放国手中,” 诺顿说道。随后,他又点名批评了那些未做出碳中和承诺的国家,分别是澳大利亚、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俄罗斯、南非和土耳其。

“中国、印度、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南非尚未向联合国提交最新的NDC目标。这些国家若能在COP26上提升行动力度,就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气候变化所造成的痛苦和损失。”(编者按:中国已于10月28日正式提交更新的NDC目标)

China flooding: Rescuers help evacuate stranded people at the entry to an expressway during 2021 Henan floods
今年夏天,中国中部地区遭遇了严重的洪涝灾害。减少全球范围内的碳排放将有助于在未来防止更多的极端天气事件。图片来源:Li An / Alamy

埃文斯同样认为,所有尚未做出新的2030年气候承诺的国家都亟需做出这样的承诺。

他说:“二十国集团主要排放国都曾承诺会在7月的能源与气候联合部长会议上提高各自的减排目标。现在各国必须履行这一承诺。”

本月早些时候,英国广播公司所看到的泄露文件让人们更加担心世界上一些污染大国已经采取行动,试图破坏全球减排努力。

该文件显示,沙特阿拉伯、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家曾游说联合国,希望后者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评估报告中淡化迅速摆脱化石燃料的必要性。

IPCC是负责气候变化科学评估的联合国机构,各国政府会根据其报告来决定需要采取哪些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

错失绿色复苏良机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报告显示,大多数国家都错失机会,未能利用新冠疫情财政救助和复苏支出,在刺激经济的同时,推动低碳转型。

根据该报告,截至2021年5月,全球新冠疫情救援和复苏一揽子计划总计投入约16.7万亿美元,其中不包括未分配的欧盟资金。在这些支出中,经济复苏支出为2.25万亿美元,而这些钱中可能被用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只有 3900至4400亿美元。

根据全球复苏观察站(Global Recovery Observatory)的数据,法国、德国、加拿大、芬兰、挪威和丹麦可以被归类为绿色复苏“领导者”。研究发现,这些国家的绿色支出占其复苏支出的比例在39%到75%之间。此外,瑞典、西班牙和英国在生动经济学智库( Vivid Economics) 的绿色刺激指数(Greenness of Stimulus Index)中的排名也很高。

联合国表示,如果不能大幅增加国际援助,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支出差异将加剧发展差距,限制气候进程。

联合国认为,若现有趋势不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很可能在成为世界温室气体排放大国的同时承受格外沉重的气候变化影响。而从历史角度来看,气候变化主要是由高收入的发达国家造成的。

快速采取行动,应对甲烷排放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称,减少甲烷排放或许能给我们带来一丝新的希望。报告指出,减少化石燃料、废弃物和农业部门的甲烷排放可能会有助于在短期内显著缩小排放差距,减缓升温趋势。

当前各国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所涉及的甲烷减排量仅仅是实现2摄氏度温控目标所需减排量的约三分之一,是1.5摄氏度目标所需甲烷减排量的约 23%。

COP26成功与否的一个关键衡量标准将是他们(主要排放国)是否选择正视这一问题……在2025年之前再次提升气候承诺。
塔林·弗兰森,世界资源研究所气候项目高级研究员

联合国表示,我们不乏一些将甲烷减排措施纳入到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中去的“绝佳机会”。一些国家已经通过行动给出了证明,例如对石油和天然气系统上游泄漏进行检修、减少天然气燃除、堆填区沼气回收和减少食物浪费等。

根据该报告,到2030年,单靠现存的负排放技术或低成本的技术减缓措施就可以将人为甲烷排放量减少约20%。

尽管《排放差距报告》的发布强调了现有国家气候承诺尚有不足,但许多国家领导人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们将短期经济表现置于环境问题之上。

全球领导人是否会认真听取各方呼声,迅速、大规模地削减排放,还有待本月底召开的气候大会上见分晓。

弗兰森说:“中国和印度等主要国家会拿出什么样的提案,我们仍拭目以待。但很明显,当各国领导人抵达格拉斯哥时,我们仍将面临相当大的排放差距。COP26成功与否的一个关键衡量标准将是他们是否选择正视这一问题——例如,通过呼吁主要排放国在2025年之前再次提升气候承诺。”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