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甲烷、融资和煤电:联大显现气候进展

一年一度的联大为11月的联合国气候谈判奠定了基础,但仍留诸多未尽事项。
  • en
  • 中文
在联合国大会上,欧盟和美国宣布了《全球甲烷减排承诺》——到2030年,全球甲烷排放量要在2020年的基础上至少减少30%。甲烷主要由能源、农业和废弃物部门排放,是一种升温潜能比二氧化碳强大约80倍的温室气体。图片来源:Citizen of the Planet / Alamy
在联合国大会上,欧盟和美国宣布了《全球甲烷减排承诺》——到2030年,全球甲烷排放量要在2020年的基础上至少减少30%。甲烷主要由能源、农业和废弃物部门排放,是一种升温潜能比二氧化碳强大约80倍的温室气体。图片来源:Citizen of the Planet / Alamy

“重建更美好未来,云云……绿色经济,云云……这就是我们从所谓的领导人那里听到的一切。说得好听,但没有行动。”瑞典气候活动家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在米兰青年气候峰会(Youth4Climate Summit)上说道。

在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关于气候行动也有类似的判断。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气候与能源全球负责人曼努埃尔·普尔加·维达尔(Manuel Pulgar-Vidal)总结说,各国领导人“言行不一”,他们正在“经历惨败”。

联合国大会上不乏来自各方的表态。欧盟和美国宣布了《全球甲烷减排承诺》(Global Methane Pledge),提出到2030年将全球甲烷排放在2020年的基础上减少至少30%。甲烷主要由能源、农业和废弃物部门排放,是一种升温潜能比二氧化碳强大约80倍的温室气体。


科学家们认为,迅速减少甲烷排放是在短期内缓解全球变暖、实现《巴黎协定》将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目标最有效的战略。其他国家也被敦促在本月底揭幕的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大会开始之前加入这一承诺。全球最大的15个甲烷排放国中有6个目前已经表示支持,它们共同占全球甲烷排放量的五分之一以上。

16%

根据各国当前的气候承诺,到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与2010年水平相比的预期增幅。

本届联大上其他重要承诺还包括:拜登总统承诺将美国国际气候资金增加一倍,从57亿美元提高至每年约110-120亿美元,以及习近平主席承诺中国将结束海外煤电融资。

中美的承诺被视为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之前取得的进展。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气候与经济学副总裁海伦·蒙特福德(Helen Mountford)说:“继韩国和日本最近的承诺之后,中国的承诺代表着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让我们远离世界上最肮脏的化石燃料。”

智库E3G表示,美国的承诺有望使发达国家兑现其在2009年许下的每年支持发展中国家1000亿美元的气候融资目标,“在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之前为气候雄心打开了新的空间”。

然而,气候活动人士指出了一些未尽事项。中国的承诺没有具体规定终止煤炭融资的日期,也没有涵盖占全球煤电产能50%的国内煤电厂的投资。

与此同时,美国的融资承诺需要得到国会的批准。一些组织认为,这离美国应该提供的数额还差很多。世界资源研究所通过电子邮件表示,气候融资缺口的大部分来自于美国的出资水平较低。它指出,美国承诺到2024年每年提供的110-120亿美元远低于欧盟在2019年提供的270亿美元。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上个月发布的一份气候融资进展评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发达国家在2019年总共提供了796亿美元,较2018年增长了2%,但仍比承诺的少了200多亿美元。报告称,大部分增长来自多边机构,而来自双边公共气候融资承诺和私人来源的资金量都减少了。

乐施会(Oxfam)的另一项分析计算得出,根据目前的承诺,富裕国家政府一直到2025年都将无法实现每年的气候融资目标,导致累计缺口将高达790亿美元。报告指出,尽管七国集团在6月份承诺缩小资金缺口,但包括法国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国家未能增加捐款。此外,尽管联合国秘书长呼吁均等地为气候减缓和气候适应提供资金,但适应资金只依然占资金总额的四分之一。 

融资是发达国家与那些更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之间建立信任的基础。更实际地说,许多较贫穷的国家如果没有这些融资就无法实现减排目标。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的一份报告发现,86份更新后的国家自主贡献方案中列出的行动将使203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比2010年减少12%。它指出,这是朝着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确定的减排目标迈出的重要一步。IPCC估计,若要将全球平均气温升高控制在1.5摄氏度,需要在203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比2010年减少45%。而要将变暖控制在2摄氏度,到2030年必须减排25%。

然而,提交了更新版国家自主贡献方案的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总共只占全球排放总量的49%。目前所有191个国家的国家自主贡献意味着,2010年至2030年间排放量将增加约16%。《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Patricia Espinosa)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大问题”。

她说:“这与科学界呼吁的迅速、持续和大规模减排以防止最严重的气候后果和灾难形成了强烈反差。”

一个新的游说团体“2025年气候变革联盟”(Allied for Climate Transformation by 2025,ACT2025)认为,应该“强烈鼓励”国家自主贡献与1.5摄氏度轨迹不一致的国家在2023年之前制定更强有力的计划。该游说团体包括设在孟加拉国、加勒比地区、哥伦比亚、尼日利亚、肯尼亚和菲律宾等气候脆弱国家和地区的智库。

该团体称:“如此事关重大,各国不能再只是朝着减排目标奔跑,而是必须冲刺。”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