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二十国集团能源与气候联合部长会“令人失望”

虽然未能在气候融资和淘汰煤炭两方面取得进展,但二十国集团会议首次承认了 1.5摄氏度温控目标的重要性。
  • en
  • 中文
二十国集团能源与气候联合部长会在那不勒斯皇宫举行,图为会场外的与会国国旗。图片来源:Sabrina Merolla / Alamy
二十国集团能源与气候联合部长会在那不勒斯皇宫举行,图为会场外的与会国国旗。图片来源:Sabrina Merolla / Alamy

上周晚些时候,二十国集团(G20)能源与气候联合部长会在那不勒斯举行。这也是新冠疫情以来首次举行的包含部分线下会面的气候会议。虽然与会各方在逐步淘汰煤炭和取消化石能源补贴方面仍然存在大量分歧,但是部长们却认可了1.5摄氏度温控目标的重要性。会议直到深夜才结束,峰会主持人、意大利环境与生态转型部部长罗伯托·钦戈拉尼(Roberto Cingolani)走出会场时满头大汗。除了意大利的炎炎夏日之外,主要成员国难以就大幅推进应对气候变化所需的行动达成一致恐怕也是让他颇感压力的重要原因。我们邀请几位气候问题专家就那不勒斯会谈结果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泽波拉·伯曼(Tzeporah Berman)

Tzeporah Berman
泽波拉•伯曼。照片来源:Stand.earth

Stand.earth 国际项目主任、化石燃料不扩散条约(Fossil Fuel Non-Proliferation Treaty Initiative)倡议主席

近期,G20国家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山火和洪涝灾害。在这样的背景之下,G20能源与气候联合部长会于上周末正式召开。但是,诸位部长却未能相互激励提升气候行动目标,而且他们还对2015年至2019年间各国高达3.3万亿美元的化石能源投资避而不谈。

上周的会议未能就逐步淘汰煤炭达成一致,更不用说石油和天然气了。目前,可再生能源价格大幅下降,储能与电气化技术不断进步,大量研究也表明我们可以告别化石能源,提升能源安全性。尽管如此,我们的化石能源产量仍然将达到实现1.5摄氏度温控目标所限定的产量的2.2倍。

多国政要终于开始发表声明。许多国家已同意逐步淘汰煤炭。丹麦、格陵兰、法国、西班牙和新西兰都承诺停止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最近敦促英国叫停坎博(Cambo)油田项目,而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则呼吁全球逐步淘汰化石能源。

普通公民、各大城市、科学家、甚至诺贝尔奖获得者们都开始呼吁制定化石燃料有关的全球协定,以补充《巴黎协定》。我们需要国际合作,确保快速、公平地实现全球转型。英国、加拿大、美国和挪威等二十国集团中富裕的化石燃料生产国必须发挥带头作用。

未来当我们回顾历史上的这一刻,我们要么是站在一个伟大的转折点之上,在极端天气和日益严峻的形势面前团结起来,重建工业社会,让我们的后代能够生活在一个更安全、更清洁的未来;要么,我们在除了气候适应之外还可以做更多事情的时候却让机会溜走了。究竟会是哪一种,选择权在我们手上。

玛琳·阿乔基(Marlene Achoki)

Marlene Achoki
玛琳•阿乔基。照片来源:Marlene Achoki

国际关怀组织(CARE International)气候公正与气候韧性全球政策联合负责人。国际关怀组织总部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这些会谈暴露了G20国家之间深刻的分歧,但是付出代价的却是发展中国家最贫穷的百姓。

与会各国未能就碳排放和淘汰煤炭达成共识,因为燃煤发电仍然是许多国家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些G20国家的气候行动计划严重缺乏魄力。如果世界其他地区采用这样的政策,那么会让全球平均升温幅度朝着5摄氏度的方向发展。

一些G20国家的气候行动计划严重缺乏魄力。如果世界其他地区采用这样的政策,那么会让全球平均升温幅度朝着5摄氏度的方向发展。
玛琳·阿乔基

这对发展中国家最贫穷和最边缘化的群体,尤其是妇女和女童来说意味着什么?后果简直无法想象。气候变化已经对粮食安全、健康、农业和生计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甚至一些人道主义行动领袖也加入到了为气候正义摇旗呐喊的行列中来。

贡献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75%的G20国家却无法达成一份气候行动协议。这个结果说令人失望都算是客气的。

此外,本次会议也没有提出新的气候融资承诺。为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方大会(COP26)的成功,我们必须清楚我们在兑现每年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承诺方面的立场。对当前危机的最大责任方来说,这才应该是当务之急。

我们现在将下一个希望寄托在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我们必须能够在召开联合国大会之际或之前看到一条兑现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承诺的清晰路径。贷款只会进一步加剧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当前的债务危机。因此,这笔资金必须以赠款的形式提供,并且至少一半用于提升环境适应能力,为全球各地很多已经生活在气候危机前线的社区提供帮助和支持。

汤姆·埃文斯(Tom Evans)

Tom Evans
汤姆•埃文斯。照片来源: E3G

英国智库E3G研究员

COP26 的使命是“保持 1.5摄氏度目标的可实现性”,也就是实现《巴黎协定》中最雄心勃勃的目标。G20 现在已经接受了这一使命,首次承认了1.5摄氏度温控目标的重要性,以及全球温度升高1.5摄氏度和2摄氏度所产生的关键气候影响差异。

作为全球最富裕、排放量最大的经济体,G20有能力也有责任采取行动。令人振奋的是,G20部长们同意在COP26之前提交新的2030年气候目标(即“国家自主贡献”,NDC)。如今,提出新目标的压力已经落到了中国、印度、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南非和韩国的肩上。巴西、俄罗斯、墨西哥、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也必须采取行动——他们的2030年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并没有得到大幅提升,因此亟需在COP26之前对其进行修订。

在COP26之前尽最大可能提高这些国家的气候目标,需要拜登、约翰逊、默克尔、马克龙和德拉吉等顶层领导人展开密切的外交协调。距离COP26召开不足百日,剩下的两个关键的领导人级别会议——9月的联合国大会和10月的G20领导人峰会——必须抓住机会,调动起支持1.5摄氏度温控目标的雄心。

伊斯坎德尔·埃尔齐尼·韦尔诺伊特(Iskander Erzini Vernoit)

Iskander Erzini Vernoit
伊斯坎德尔•埃尔齐尼•韦尔诺伊特。照片来源:E3G

英国智库E3G 政策顾问

G20是一个多元化的论坛,其成员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的几个规模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因此也同时包括了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的资助方和受助方。

作为重要的全球经济合作论坛,G20对国际金融机构施加着重要影响。最近召开的这次G20能源与气候联合部长会就加强多边开发银行 (MDB) 在能源转型中的贡献发出了积极信号。但是,要推动这笔万亿规模资金的转移就必须提供必要的财力支持,这就需要G20领导人、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们在补充气候资金的同时加大多边开发银行的注资。

因此,世界期望G20在10月同意终结对化石能源的公共融资,并为国际金融机构开展大规模气候融资提供所需的资源。

正如G7因没有履行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承诺而遭到脆弱国家的评判一样,如果G20未能终止公共化石燃料融资,脆弱国家也将对其进行严厉评判。

卢卡·贝加马斯基(Luca Bergamaschi)

Luca Bergamaschi
卢卡•贝加马斯基。照片来源:ECCO

意大利气候智库ECCO联合创始人

气候融资是在格拉斯哥举行的COP26会议取得成功的重要支柱。这个问题在7月23日于那不勒斯达成的G20能源与气候联合部长会议公报中得到了重申。在格拉斯哥,我们需要达到并超越每年1000亿美元的气候融资目标。这意味着,在COP26之前,我们需要通过新的融资承诺来缩小目前150多亿美元的资金差距。继加拿大德国日本在6月的G7峰会上做出新的融资承诺之后,还需要其他国家,特别是(但不限于)美国和意大利等国做出新的承诺。

在那不勒斯举行的G20气候和能源部长级会议并非旨在提出新的气候融资承诺,但它确实为未来几个月这方面的行动提供了重要的支点。在会议结束时发布的公报中,所有G20国家“回顾并重申”了到2020年每年筹集1000亿美元并持续到2025年、以满足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需求的承诺,并“期待”在“COP26之前”做出新的承诺。

9月的联合国大会将是2021年做出立即提升气候融资承诺的下一个机会。此外,正如COP26主席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所呼吁的那样,我们还需要一个落实方案,从而到2025年,在每年1000亿美元的基础上,提供更多的气候融资。实现这些目标对于格拉斯哥气候大会取得成功以及缩小实现1.5摄氏度温控目标的差距都至关重要。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