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陆克文:中国接受《基加利修正案》释放积极信号

中国刚刚正式接受《基加利修正案》,承诺逐步冻结并削减氢氟碳化物(HFCs)的生产使用,而且其削减HFCs的速度将比碳减排更快。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Cai Yang / Alamy
图片来源:Cai Yang / Alamy

中国近期正式接受《〈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基加利修正案》”),这是一个很好的迹象。它显示北京方面希望在中美气候合作的未来可能性上继续保持开放的心态。《基加利修正案》旨在对具有极强全球增温潜势的氢氟碳化物(HFCs)进行管控。

2016年达成的《基加利修正案》是继2015年通过《巴黎协定》的全球减排框架之后出台的一系列有关气候变化的行业性协议中的第一个。通过《基加利修正案》,世界各国同意逐步淘汰某些类型制冷剂中使用的氢氟碳化物,其全球增温潜势是二氧化碳的1000倍。

如果《基加利修正案》得到全面落实,那么本世纪末全球预计平均升温幅度将减少0.5℃。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贡献,特别是对世界上最脆弱的国家来说。中国接受这一协议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中国作为最大的HFCs产品消费国和出口国,其冰箱和空调产量的全球占比分别达到60%和80%以上。接受该修正案就意味着中国承诺将在2024年之前冻结HFCs的生产和使用水平,并在2040年之前将其减少一半。就减排轨迹而言,这比中国目前承诺的碳减排路径都要陡峭。

与《巴黎协定》一样,在很多方面,《基加利修正案》的成功达成还要归功于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合作应对气候变化共同挑战的承诺。2013年,两位领导人在加州安纳伯格庄园峰会上首次同意就HFCs问题采取行动。一年后,他们发表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今年是全球气候行动的关键一年,中国接受并实施该修正案,将对全球气候减缓努力起到可喜的推动作用。

因此,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显示中国在本月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之后将继续采取气候行动。尽管目前中美关系紧张,但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联合行动仍然是可能的和必要的。

尽管目前中美关系紧张,但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联合行动仍然是可能的和必要的。

美国总统拜登正在追求一系列雄心勃勃的国内气候目标,并致力于提高全球气候雄心。他已将《基加利修正案》提交美国参议院审议,但尚未得到批准。尽管美国产业界对该修正案表示支持,两党在这一问题上也达成了罕见的共识,但特朗普政府却从未将它提交参院。上届美国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冥顽不灵可见一斑,也消除了中国和其他国家推进修正案的压力。中国近期的决定将对第二大氢氟碳化物排放国印度施加关键压力,促其接受该修正案。

现在,该修正案现已在中国获得批准,并将于9月中旬生效。这完成了今年四月习近平主席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通话时宣布的决定。这一视频峰会发生在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访问上海前夕,虽然这让美国没办法邀功,但却是一个可喜的信号,表明取得进展仍然可能。

然而,分析人士应该跟踪研究中国接受《基加利修正案》对其HFC制冷剂产品出口的影响,特别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出口。有一种风险是,减少国内使用量的努力可能会导致出口增加,正如该修正案在2016年通过后所发生的那样。

随着11月格拉斯哥气候大会(COP26)的临近和全球受到的气候变化影响倍增,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主要排放国的要求必将越来越高,敦促它们采取更严厉的行动。主办会议的英国政府邀请了拜登总统和习主席出席会议。当然,领导人出席会议本身对气候的影响不大。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更重要的是在碳减排方面做出新的承诺,以彰显其诚意。

虽然习主席最近承诺使中国煤炭消费在2025年达峰,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声音提出应暂停国内煤炭项目或停止海外煤炭融资。日本和韩国已经这么做了。如果中国也紧跟这一步伐,并且承诺到2025年达到碳排放峰值,那将是向前迈出巨大一步,并使其走向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步伐更加稳健。尽管接受《基加利修正案》和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值得欢迎,但中国仍需努力。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