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气候灾难:中美两国的共同敌人

自然灾害给美国带来的损失正在逐年增加。美国应该加强与其他国家合作,降低气候风险。
  • en
  • 中文
2012年,桑迪飓风过境后的新泽西一片狼藉。图片来源 © Tim Aubry / Greenpeace
2012年,桑迪飓风过境后的新泽西一片狼藉。图片来源 © Tim Aubry / Greenpeace

有一种说法叫“得州不好惹”。不过,大自然似乎并没有把这句话当回事。

2021年3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冬季暴风雪导致111人死亡,而接二连三的断电让数百万得州居民遭受了多日无电可用的严寒考验。就在几年前,飓风“哈维”(Hurricane Harvey)也曾给美国经济造成了1250亿美元的巨额损失。然而在重创美国的自然灾害排行榜上,飓风“哈维”也只能排在飓风“卡特里娜”(Hurricane Katrina)之后,屈居第二。

编者按

得州的冬季暴风雪过后,整个美国乃至中国可以吸取哪些经验教训? 

得州的遭遇只是一个更大的问题的缩影。虽然美国人曾经以严酷气候为傲,但是过去十年间发生的诸多事件让一个曾经模糊的前景变得愈加清晰:气候变化带来的严重实质性影响已经到来。海岸线绵长、内陆地势平坦易受大风侵袭使得美国比其他发达国家更易受到自然灾害影响。

过去十年,恶劣的天气事件变得越来越令人恐惧。2012年, 飓风“桑迪”(Superstorm Sandy)横扫纽约,电力中断导致整个城市陷入一片黑暗,并造成了近700亿美元的损失。自那之后,加州各地似乎无休止地受到山火的侵袭,一些世界顶级社区的居民们被迫紧急撤离。加州历史上十场规模最大的山火中,八场都发生在过去十年。内陆地区的情况也同样令人担忧。美国中西部地区遭遇的大旱可谓千年一遇,但是受到的关注却要少得多。这些自然灾害带来了极大的损失。仅去年一年,美国就遭遇了22次单次损失规模在10亿美元以上的极端天气事件,损失总计超过1000亿美元,打破了2017年与2011年的16次极端天气事件的记录。

根据美国最新的《气候变化国家评估报告》(National Climate Assessment),情况正在逐渐恶化。气温升高加上日益频繁和严重的风暴将对水源供应、粮食生产分配、能源运输、公共卫生、国际贸易和国家安全造成负面影响。房屋产权所有者们也应该感到担心。佛罗里达州飓风导致的风暴潮每年已经给纳税人造成了20亿美元的损失。到2050年,洪水造成的损失将会使沿海地区房地产的损失高达800亿美元。

美国已经在气候变化导致的自然灾害重建工作上花费了大量资金。如果此类支出过高,将最终对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造成影响。较高的主权信用评级正是美国能够以极低的成本借贷的一个原因。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警告称:“气候变化将对美国各州和地方保险公司的信用状况带来越来越大的负面影响。”由于房屋和商业受损,美国一些地方已经因为自然灾害带来的税基锐减而被下调了信用等级。这使得当地的重建工作更加难以开展。

人们可能会认为,这一系列灾害事件会促使政府采取行动。然而,尽管暴风雨愈加频发、科学证据愈发充分、主权风险越来越高,美国联邦政策的力度却远远不够。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the 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dministration, FEMA)承认,该机构缺乏有效应对各种灾害的资源。尽管洪水风险一路飙升,但是美国国家洪水保险计划(the National Flood Insurance Program)却已深陷债务危机,而且仍在使用过时的风险评估。大多数灾难救济支出都是在灾害发生之后经国会批准采取的补救措施,而不是提前写入联邦预算计划。

奥巴马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展。2011年,国家灾难恢复框架(the National Disaster Recovery Framework,NDRF)建立了一个共用平台,为社区的自然灾害规划和重建工作提供帮助。2013年,奥巴马还签署了一项应对气候变化的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 on Climate Preparedness),要求联邦机构帮助社区提升应对极端天气的能力,并为其他气候变化影响做好准备。但后来这些计划大部分都被特朗普政府废除了。

特朗普总统在任期间,各州市根本等不到联邦政府的帮助。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也无法自行进行管理。不过,仍然出现了一些创新性的方法,例如飓风“桑迪”促使纽约市颁布了气候韧性计划Climate Resilience Plan),加州则推出了气候适应和气候韧性综合计划(Integrated Climate Adaptation and Resiliency Program ,ICARP)。纽约市和加州是全美最富裕的地方,而美国大多数地方并没有这么多的资源。即使是加州在大火之后,地方政府也没有增加多少预防性支出。

Orange skies in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fire 2020
20209年9月9日,旧金山的天空被加州肆虐的山火染成了橘色。图片来源:Christopher Michel/FlickrCC BY 2.0

拜登政府有机会解决这个问题,而且似乎也在延续奥巴马政府的气候政策。拜登最先签署的一个行政命令就是做好准备并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在他的“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中,有500亿美元用在了提升气候韧性上,重点在于电网、粮食系统等关键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保护弱势群体免受极端天气事件影响。当然,该计划还要经过国会审批,而获得国会通过的门槛很高。

这只是一个开始。政府当局应该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第一,做好准备。联邦灾害支出应该建立在可靠的气候情景分析基础上。所有关键基础设施都应该进行规划推演,并能应对全球变暖带来的实际气候影响。建造一条在十年内会被淹没的道路没有任何意义。

第二,做好预防。应在灾害响应和灾害风险降低及预防之间达到一种平衡。 “例如,提高建设标准,有助于建造能够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基础设施。”政府还应采取措施,了解增强气候韧性对广泛提高美国宏观经济稳定的益处。

第三,建立合作。美国应该加强与其他国家和机构在提高气候韧性和降低气候风险方面的合作。世界银行发现,风暴之后集中精力更好地进行重建能够将民生和福祉受到的影响降低31%。美国可以作出新的资金承诺,帮助易受灾害影响的国家继续为发展本国的气候韧性投资。

最后,美国不应该将目光局限在国内,这一点非常重要。过去,气候韧性一直被认为是地方性问题,需要的是地方性解决方案。但是,在全球经济和供应链互联互通的背景下,气候引发的自然灾害影响必然也是全球性的。世界上任何地方排放的一吨碳都关乎我们每个人。碳排放增加正在带来更为严重的影响,也更加需要灾害响应能力和资源来解决问题。在某些时候,这些影响可能变得很难处理。因此,任何好的气候和灾害风险应对计划都必须包括减排措施。

这里必须提到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领导人和美国领导人一样,已经认识到,自己的国家是最容易受气候变化极端影响的国家之一。如果中国未能实现碳达峰并在随后显著削减排放,那么,美国完善灾害响应和预防政策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

在双边贸易等一系列问题上,中美两国的关系日渐紧张。但是,气候问题现在已经成为地缘政治和外交政策的核心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取得进展将为缓和双边关系奠定坚实基础。世界需要中美两国采取行动避免气候灾难,中美两国也需要彼此来保护气候安全, 而安全的气候符合两国的利益。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