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气候适应峰会:将气候适应和韧性议题推向前台

在近期举行的气候适应峰会上,世界各国领导人和多边开发银行承诺为气候适应工作提供资金,但该领域仍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
  • en
  • 中文
2020年11月,台风瓦姆科(Vamco)在菲律宾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图片来源: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2020年11月,台风瓦姆科(Vamco)在菲律宾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图片来源: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全球首个旨在保护人类免受当前气候变化影响的峰会上致辞时呼吁,到2024年,应将各捐助国和多边开发银行所提供的气候资金中的一半分配给气候适应和气候韧性方面的工作。

气候科学家称,已经势不可挡的气候变化影响正在改变风暴来袭的频率和强度、造成海平面的上升和海洋酸化、影响农作物的生长模式并导致热带疾病向新的区域扩散。

在一份联合声明中,3000多位科学家呼吁世界各国领导人和投资者采取行动。他们警告称,气候相关的灾难在过去三年中给全球造成了6500亿美元的损失,超过了这些年全球GDP的0.25%,而且这一数字到2040年可能会飙升至54万亿美元。声明中写道:“我们再也无法逃避人为因素对气候系统的干扰,我们现在正在遭受这种干扰带来的不利后果”。

古特雷斯表示,相比于减排,人们对提高气候适应能力以及增强基础设施抵御冲击的韧性通常关注较少,他称之为气候方程式中“被忽略的另一半”。

根据追踪全球气候投资的气候政策倡议组织(the 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的数据,近年来,全球在气候适应能力方面的投资稳步增长,从2015-16年度的220亿美元增加到2017-18年度的300亿美元。

但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估计,为应对不断攀升的气候风险,所需投资需在此基础上增加五到十倍,达到一年三千亿美元。古特雷斯说,在具有气候韧性的基础设施上每投资1美元,就可以为别处省下6美元。

本周,2021年全球气候适应峰会(CAS2021)通过线上方式由荷兰主办。图片来源 © Martijn Beekman / Dutch Ministry of Infrastructure and Water Management

新承诺

在荷兰政府主办的线上气候适应峰会上,首次亮相的美国新任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表示:“我们很自豪能够回来。我们对过去四年的缺席表示抱歉,并将竭尽所能来弥补。”

他表示,美国将推进私营部门与受影响社区之间的合作,改善气候适应相关的项目,并为气候适应和韧性建设提供更多资金。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呼吁国际社会落实《巴黎协定》中关于气候适应的承诺。他还说,中国正在编制《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战略2035》,将进一步强化国内适应气候变化工作,全面提高气候风险抵御能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兼全球适应中心(the Global Center on Adaptation)董事会成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宣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球190个国家年度经济风险监测中首次纳入了气候变化因素。

气候风险也将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金融部门评估体系,并将鼓励所有国家通过监管来减少金融部门的气候风险。此外,她发起了一项新的数据计划,以帮助各国对相关风险进行追踪。去年,世界银行将投入气候适应的资金比例从40%增加到50%,并承诺这一比例在未来五年内保持不变。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重申,将拨出20亿欧元(法国气候融资援助的三分之一)用于气候适应能力建设,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 )承诺额外拨款2.7亿欧元用于气候适应计划,以支持脆弱社区。

荷兰政府已经将一半的气候资金专门用于气候适应行动,而总理马克·吕特(Mark Rutte)宣布向最不发达国家基金(the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 Fund)再提供2000万欧元的适应资金。英国政府也与埃及、孟加拉国、马拉维、荷兰、圣卢西亚,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共同启动了一个新的气候适应联盟,以在今年的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之前加快气候适应相关行动。

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内的40个政府和国际机构承诺,将共同遵守一套原则,以确保气候适应行动由在地的公众来主导并决定财政资金的使用方向和方法。

疫情的影响

在此次峰会上,全球适应中心还发布了第一份关于气候适应行动进展和趋势的年度报告。报告提及了气候政策倡议组织的预测,即由于疫情造成的持续性全球健康危机,气候适应融资在2020年可能会出现不超过10%的下滑。此外,各国的海外发展援助减少、外国直接投资降低、人们对能源和水等基础设施领域的关注更多地转向健康领域等这些因素将导致气候适应融资波动加大。

该报告还指出通过疫情后的经济刺激计划来调动气候适应资金的机会,包括减少发展中国家气候风险保险计划的保险费,通过债务减免来释放财政空间以应对气候风险,以及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等。

前任联合国秘书长、全球适应中心现任主席潘基文称:“适应和减缓需要齐头并进。就在气候适应融资变得愈发重要的当口,我们却面临融资急剧下降的风险。气候适应对于维护世界的安全来说并不是一项‘锦上添花‘的工作。”

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气候韧性实践项目主任克里斯蒂娜·陈(Christina Chan)说,这次峰会从政治层面上提高了气候适应行动的地位。她说:“此次峰会证明,有一群国家正秉持以人为本,尤其是以脆弱人群为本的理念,共同致力于气候适应行动。”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