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应对气候变化,拜登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民主党人现在已经控制了白宫和参众两院,但是只有迅速采取行动才能在本世纪中叶前推动美国实现碳中和,谭·科普塞写道。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Alamy
图片来源:Alamy

2021年1月6日,华盛顿特区的天色阴冷暗沉。在即将离任的特朗普总统的召唤下,一群暴徒闯进美国国会大厦,试图以某种方式“扭转”2020年的共和党大选败局。他们对抗警察、自拍、甚至大摇大摆地抢夺“战利品”。也是在这一天,又有3900人死于新冠肺炎。美国近期经济前景仍然严峻,2020年也被认定为有史以来最热的年份。然而尽管如此,气候倡导者们却能感受到一些在这个时代显得稀缺和奇怪的东西—希望。

特朗普时代以一种丑陋的方式落幕,这位美国总统在离任前还不遗余力地让事情变得更糟。他发表被揭穿的伪科学言论,鼓励在北极开采石油,以及试图为公司制造污染大开方便之门。而今天,一位认真对待气候变化的新总统将取而代之。这位新总统提出了迄今为止最大胆的气候计划,包括到2050年使整个美国经济实现脱碳。

目前来看,拜登落实这些计划的可能性已经大幅提升。在拿下佐治亚州的两个参议院席位后,白宫和参众两院全部都被民主党控制。然而,民主党在参议院的席位领先优势非常微弱,因此通过新气候法案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是,他们仍然可以通过一种被称为“预算协调”(budget reconciliation)的机制来解决问题,即推动参议院就税收和支出变化达成协议。拜登的许多关键计划——包括到2035年实现电力行业温室气体零排放——都可以按照这一机制来进行调整。

拜登带着人们对气候问题前所未有的关注走马上任。

拜登提出了一项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并希望立即付诸实施。这项“美国营救计划”( American Rescue Plan)将更加侧重于解决疫情扩散、疫苗接种和经济不景气等问题。随后,拜登还将出台另一项低碳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曾经对政府支出态度谨慎的拜登这一次则指出历史性的低利率是现在大举投资的原因之一。他承诺将花费2万亿美元应对气候变化,并希望这些投资能使1100万失业者中的大多数人重新获得工作机会,帮助美国在经历新冠疫情和特朗普执政的双重冲击和创伤后 “更好地进行重建”。

但是,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要实现既定计划,民主党必须获得党内最保守成员的支持,这其中就包括来自产煤大州西弗吉尼亚州的资深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乔·曼钦现任美国参议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the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 Committee)民主党首席委员。此前,他曾一再明确表示反对气候立法,并在2009年浇灭了碳排放限额交易法案通过的希望。他在上周表示:“不能总是靠消灭的方法来让环境变得清洁”,并对拜登政府要求能源公司使用更多风能和太阳能、设立气候目标、以及用政府力量对抗“市场规律”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但是,联邦政府对西弗吉尼亚州的额外支持可能会帮助他改变主意,并为该州曾经的一些矿工找到新的工作。

在没有新的关键性气候立法的情况下,拜登在很大程度上必须依靠其总统权力推动气候行动进程。他将签署一项行政命令,要求美国在他就职的第一天重返《巴黎协定》。除此之外,他还可能会宣布其他一系列举措,包括提高污染防治标准、推动政府用车电动化、利用金融法规要求公司披露碳排放及大幅减排计划等。气候友好型企业和项目将更容易获得投资青睐,而更多的资金也将投入到低碳新技术研发上。

美国总统在外交政策上具有决定权,因此拜登至少会在气候议题上努力恢复中美关系。如果要实现《巴黎协定》的各项目标,避免气候灾难,合作将必不可少,但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不会一下就消失。而可能推出的碳边境调节政策(即对使用高碳能源生产的进口商品征税)也许会使本就棘手的中美贸易关系更加复杂化。

拜登带着人们对气候问题前所未有的关注走马上任。他所采取的大胆行动及相关措施将获得广泛支持。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对此抱有希望。但是,奥巴马时代的教训告诫我们,这些时刻也许会转瞬即逝。共和党人可能会在2022年重新赢得国会选举,特朗普甚至有可能在2024年总统竞选中“卷土重来”。总之,现在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