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越南能源新战略是否会成为国际煤电投资转折点?

越南正在起草的国家能源战略有可能成为可再生能源和煤电发展的分水岭。
  • en
  • 中文
越南同奈省龙头河边的煤堆。图片来源:Alamy
越南同奈省龙头河边的煤堆。图片来源:Alamy

越南政府面临着关键的选择,因为它正在起草的将于今年夏天发布的第八次国家能源计划将为2021-2030年阶段国家能源发展设定目标,并对2045年提出展望。

在过去的两年里,越南已经成为东南亚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领导者:其2025年太阳能发电目标业已达成。

路透社2019年10月的一篇文章称,越南的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为550万千瓦(5.5吉瓦),占东南亚地区太阳能总装机容量的44%,位居地区之首。

越南的风能发展同样有很大潜力。工贸部部长陈俊英今年 6月表示,由于煤电厂建设遭遇延期和反对等问题,越南计划到2023年将风能增加700万千瓦,达到1163万千瓦。

然而,根据全球环境研究所(GEI)2018年的一项研究 ,燃煤发电仍占越南总装机容量的30%。

根据越南政府于2016年发布的当前电力发展计划,到2030年,化石燃料发电占比为53%。中国资金和企业在该国煤电产业的参与举足轻重。

与日俱增的电力需求

新的电力发展规划预计将强调进一步发展可再生能源,尽管官员们很少在公开场合提及这一点。可是政府面临着艰难的选择。随着工业和生活用电的持续增长,电力需求的增长速度超过了供应。火电将继续发挥巨大作用。

“在全球煤电和可再生能源领域,中国都是最大投资者,”河内环保非政府组织绿色创新与发展中心(GreenID)的项目协调员阮泽德(Nguyen Trac Duc)说。

他说,无论发展哪一种能源,中国都有可能提供融资,因此越南政府必须“抓住机会,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调动资金”。“这是越南采取行动的机会。”

此外,利用煤电填补能源缺口的趋势已经停滞。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越南分部的数据,目前全国处于规划或开发阶段的燃煤电厂有68个。然而,这些项目中有许多被推迟了。

跟踪化石燃料投资的澳大利亚机构“市场力量”(Market Forces)2019年8月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规划中的煤电产能有57%被推迟,其中通过建设-经营-转让(BOT)模式融资的项目有93%被推迟。这些项目的延期年限加起来达到100年。

为何延期?

“市场力量”列出了造成延期的三个主要原因:腐败;与工程设计、采购和施工(EPC)承包商有关的问题;当地的反对。例如,由于国有石油巨头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前董事长受到腐败指控,隆富一期和太平二期项目就遇到了问题。

由于投资者之间的争端,这两座电厂以及宜山二期项目的进度都有所放缓。

在湄公河三角洲的隆安省和中南部沿海的清化省等其他地区,工程也因为当地的反对意见和环保顾虑而被推迟。两地居民均对项目的环境影响提出了质疑。事实证明,由于居民和官员在土地补偿费问题上争论不休,导致动迁安置也是个难题。

造成这些延期的另一个主要因素是全球都在逐渐淘汰煤电。韩国、日本和中国一直是越南火电的三大投资者。今年4月,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BIC)行长表示,该机构将停止接受这些项目的贷款申请,尽管目前尚不清楚这一政策已经板上钉钉。

GEI的项目经理任鹏表示,中国国内也在进行一场关于煤电的讨论。“中国能源界正在就继续进行海外煤炭投资的风险进行讨论。”

他补充说:“全球疫情的新进展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中国已经发布了重振经济的计划,我们担心化石燃料或煤炭成为刺激经济的工具之一。”

越南茶荣一个900米长的专门用于卸煤的码头。图片来源:PortCoast

缺乏透明度

“市场力量”的研究员兼法律分析师伯纳黛特·马汉迪兰(Bernadette Maheandiran)说,有几家中国公司参与了越南的火电开发,但由于缺乏透明度,很难确切知道谁参与了,以及参与程度有多大。

她说:“除非越南媒体或金融信息渠道披露,否则我们可能看不到这些消息。”而日本和韩国的公司则会在官方文件中披露他们的项目。

本文接触到的受访者给出的数字存在出入。GreenID已经确定了五个中资参与的项目——两个有中国工程承包企业或银行参与的在建燃煤电厂,以及三个计划中的项目。与此同时,世界自然基金会越南分部表示,至少8家电厂有中国的参与。

最近发布的《湄公河基础设施跟踪报告》列出了7座由中国出资或技术参与的在建电厂(全部都被推迟),以及7座由中国出资、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完工的火电厂。

参与这些项目的工程公司和银行包括中国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公司。

退出与进入

尽管长期拖延令人沮丧,但分析师预计中资银行和工程公司将继续参与,尤其是在韩国和日本机构撤出的情况下。

马汉迪兰说:“其他国家都没有这样的资本来填补这一空白。”

“我们看到的是,许多面临融资困难的项目,或者是其他国家银行说不的项目,中国的金融机构仍有意愿参与进来,” GreenID的阮泽德说。

“例如,当韩国银行撤出南定一期煤电项目时,中资银行进入了。同样,安庆北江煤电项目的投资者很长一段时间都拿不到融资,最后中资银行接了手。”

“全球煤炭公共财政追踪”(Global Coal Public Finance Tracker)的数据很能说明这种转变。越南目前建成的火电厂中,排在前三的金融机构分别是韩国进出口银行、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和日本贸易保险。

而拟建的火电厂中,排在前五的融资机构则分别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

可再生能源的转折点

不过,分析师认为,越南日益增长的可再生能源行业可以为中国的金融机构和工程企业提供很好的机遇。

鉴于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不断下降,以及煤电项目的持续延期,马汉迪兰认为出现了一个潜在的转折点。

她说:“越南的政府需要看看目前的情况,可能要相应地调整其预测,并且弄清楚这些短期(火电厂)项目有多大必要性。越南可再生能源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功让每个人都对它心动不已。我想中国很乐于在这方面提供融资。我认为这对越南和中国来说都是一个面临抉择的关键时刻。” 

然而,任鹏认为,[可再生能源]融资并不都是那么容易。他解释称:“中国的银行和企业有决心真正从煤电项目中抽身,并转向其他有盈利潜力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他们是准备投资的,但投资其他国家的可再生能源时,却经常遭遇阻力或困难。”

由于投标竞争激烈、电力定价政策不够完善、以及金融机构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可行性缺乏认识,中国企业往往难以在海外开发可再生能源项目 。当涉及到火电建设项目时,这些问题就不那么突出了。

绿色和平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中国以股权投资形式建成的海外煤电项目装机量高达为1040万千瓦,而同期中国以股权投资形式在海外建成的太阳能发电和风能发电的装机容量则分别为127.7万千瓦和43.25万千瓦。

在越南,政府已经为可再生能源制定了定价政策,但它必须在批准中国投资与越南公众的反对之间取得平衡。

与此同时,煤电仍是中国企业久经考验的投资途径,这一现实需要时间来克服。任鹏说:“中国企业仍希望开拓市场,如果越南政府对其他煤炭类项目仍持开放态度,他们当然会往这里投资。”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