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油种植园扩张的气候代价 - 中外对话
气候

棕榈油种植园扩张的气候代价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棕榈油种植园侵占土地和棕榈树幼苗的生长会产生大量的温室气体排放。
  • en
  • 中文
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的泥炭沼泽森林。图片来源:Oka Budhi / Greenpeace
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的泥炭沼泽森林。图片来源:Oka Budhi / Greenpeace

热带泥炭沼泽不仅是红毛猩猩和马来熊的原生栖息地,还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生态系统之一。全球热带泥炭森林主要分布于气候温暖的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它们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将其储存在泥炭中,限制了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

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泥炭沼泽被大量破坏转化成农业用地,通常用来生产棕榈油——一种用于食品、化妆品和生物燃料的廉价植物油。由于油棕无法在潮湿的环境中生长,因此种植园主会将沼泽里的植被清理干净,然后抽干水分,直到其面目全非。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研究发现,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共有300万公顷的热带泥炭沼泽森林变成了棕榈油种植园。即使是您阅读这篇文章的这一刻,也仍有新的泥炭沼泽森林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清理干净。这是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一旦沼泽被抽干,长期储存的泥炭就会迅速转化为温室气体。

我们的研究对泥炭沼泽森林转变为棕榈油种植园的过程中如何增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东南亚地区泥炭沼泽森林改造为棕榈油种植园所产生的排放量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0.8%,几乎相当于全球航空排放量的一半。

我们的团队在马来西亚北雪兰莪州的沼泽中进行了实地测量,想了解沼泽变为人工林的过程中不同阶段所释放的温室气体总量和类型。搞清温室气体的类型很重要,因为有些温室气体对气候的影响要大于其他温室气体。例如,土壤中细菌产生的一氧化二氮的破坏力是二氧化碳的近300倍

收集了测量值之后,我们使用卫星数据来计算棕榈油种植园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在东南亚排放量中的占比。我们的数据显示,在泥炭地上开辟棕榈油种植园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占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6.6%至27.9%,占全球年排放量的0.44%至0.74%。改变泥炭沼泽森林的土地使用政策对减少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温室气体排放至关重要。

我们的研究还确定了土地转化过程中的哪个阶段会释放温室气体,这是此前我们未知的信息。我们的数据显示,排放最高的是种植了棕榈油幼苗的新种植园(5年以下),其排放量是成熟种植园的两倍多。这是因为土地刚刚从沼泽转化为耕地,土壤里有更多可供微生物生存的养分。

一旦最容易获取的养分和碳被分解掉,微生物可获取的养分就减少了,转化的温室气体也就降低了。因此,年头较长的种植园排放量相对较低。为了准确量化森林砍伐和种植园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我们必须测量种植园整个生命周期的排放,否则我们可能会错过最高的排放量。

将世界各地的其他森林转变为棕榈油种植园会带来严重的风险。这些地区的潜在排放量很大,甚至超过全球航空业的排放。人们正在争分夺秒地应对气候的快速变暖,而禁止在热带泥炭地环境中进一步发展农业至关重要。

但这并非易事。生活在这些森林地区的人们大多贫困,面临着严峻的经济挑战,棕榈油种植园可以提供收入。一旦沼泽被清除,即使重新变回森林,也需要数千年才能将排放的碳重新储存回地下。

本文根据知识共享许可对The Conversation进行整理后重新发布。请点击此处阅读原文。

阅读中外对话棕榈油系列文章:

中印两国成为棕榈油新前沿

中国市场能转向可持续棕榈油吗?

棕榈油十一问

棕榈油怎样才能被认证为“可持续”

哥伦比亚模式是解决棕榈油可持续问题的灵药吗?

抵制无益解决棕榈油造成的环境问题

     

    翻译:于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