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改进披露规则,能帮中国金融市场应对气候变化

中国正在加强金融市场的气候信息披露,但所有市场主体需要统一报告标准和适用规则。
  • en
  • 中文
<p>这是内蒙古矿区,一家把煤炭转化为液体燃料的工厂<strong>。</strong>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五个最大的发电集团均未上市,这使得他们的排放数据无需公开。图片来源:Liu Lei / Alamy</p>

这是内蒙古矿区,一家把煤炭转化为液体燃料的工厂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五个最大的发电集团均未上市,这使得他们的排放数据无需公开。图片来源:Liu Lei / Alamy

全球各资本市场的监管机构和投资者都在敦促企业加强气候信息披露。在过去的一年里,证券监管部门和立法机构出台了一系列新的气候报告要求,包括欧盟率先制定的披露要求,以及加利福尼亚州雄心勃勃的新立法。毕马威研究估计,2022年,全球58个最大经济体收入排名前100的公司中, 约有80%发布了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报告或可持续报告,几乎是2010年前的两倍。

中国的资本市场也有这个趋势。2020年开始,香港的股票和债券发行者就被要求发布ESG报告。内地证券交易监管部门正在努力扩大ESG报告要求,这将大大提高这些股票市场的报告率。2021年,只有约 30%的A股公司(在内地上市的企业)发布了ESG报告,比2020年的25%有所增加,但仍不到市场的三分之一。

无论是全球市场,还是中国市场,扩大报告都是为了满足投资者日益增长的数据需求,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将气候和可持续性风险纳入决策。但监管部门如何确保报告的激增能够满足投资者的需求?对中国监管机构来说,股票市场报告要求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我们对中国企业气候信息披露的研究指出,在这项工作的基础上,还有两项任务亟需完成。

ESG披露要符合投资者需求

第一项任务是提高ESG报告的质量。转型路径倡议Transition Pathways Initiative)对全球排放最高的行业中的600家中外公司的信息披露质量进行了评分。我们发现,中国公司的分值落后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的同行。碳中和目标、碳足迹、以及实质性评估等其他方面的比较评估也呼应了我们的研究结果。(实质性评估是一个正式程序,通过它可以识别影响公司及其利益相关者的ESG问题。)

这些挑战已经引起人们的注意。2020年,香港监管机构提出了一项要求,即到2025年,证券发行者提交的气候报告必须达到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简称TCFD)制定的全球标准。中国内地的报告水平较低,表明其进展可能较为缓慢,这是因为内地监管机构将重心放在扩大股票市场报告要求的基本能力建设上。但近年来内地ESG得分上升表明,说明至少中国大型企业对可持续性报告问题的认识正在加深。

主管部门可以通过与国际可持续发展标准理事会(International Sustainability Standards Board,简称ISSB)等组织合作,着力推广落实全球最佳实践。ISSB于去年6月在北京开设了办事处,同年夏天发布了第一套披露标准,并且接管了TCFD的活动。

第二项任务是扩大仍在发展中的股票市场监管工作,将债券市场纳入进来。中国公司债券市场规模位居世界第二,达到7.4万亿美元,其中中央和地方国有企业的债券发行量占大部分(2017年占发行量的80%)。跟在股票市场上一样,ESG数据可以为投资公开债券市场提供信息。公开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只是企业众多筹资方式中的两种。无论企业选择哪种融资方式,其运营都可能在极端天气、能源转型、社会许可和公司治理等问题上面临相同类型的ESG风险和机遇。更好地披露ESG信息将有助于投资者了解这些因素是如何影响其所持债务工具的发行公司的,并相应地管理其投资组合。

a person standing in a factory with rolls of aluminum
中国西南部的重庆,工厂正在轧制铝材。 本文作者的研究聚焦于中国七个高排放行业: 火电、钢铁、水泥、航空、石化、化工和铝业。图片来源 Cynthia Lee / Alamy

要向债券投资者提供这一信息,就必须要有相应的报告管理规定,这些规定不仅要适用于公开股票市场,也要适用于公开债券市场。这是因为,在股票市场上市的国有企业只占所有中国国企总收入和资产的一小部分(2020年分别为35%和25%)。许多非上市公司(尤其是国有企业)活跃于公开债券市场。例如,我们的研究涵盖了中国排放量最高的几个行业中的30家最大的公司。这些公司中有20家未上市,因此不发行股票,但几乎所有这些公司都在公开市场上发行债券。(虽然其中多家企业的确通过子公司上市参与公开股票市场,但这些子公司通常只占其资产的一部分。)中国监管机构最新的五年计划目标是加强环境信息披露,包括公开的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然而,针对内地企业的现有拟议ESG报告要求仍然仅适用于在股票市场上市的公司。

从排放情况的调查看,将非上市公司纳入报告很有必要。在我们研究的这30家公司中,有8家在排放报告要求相当严格的香港上市,这些公司都报告了其排放量。相比之下,20家未上市的公司中只有一家报告了其总排放量。未报告排放量规模之大,从电力行业可以一窥端倪。2019年,中国“五大”发电企业的主要上市子公司报告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约为9亿吨。而据研究者顾佑宗(Anthony Ku)估计,它们的母公司当年的排放量为32亿吨,大约是其报告排放量的3.5倍。

包括香港和欧盟等主要资本市场的可持续性报告要求都涵盖了股票和债券发行者。中国内地主管部门可以扩大计划中的报告要求覆盖范围,将所有公开市场纳入进来,从而弥补这些差距,使内地与主要资本市场保持一致。

额外好处

报告要求涵盖范围的扩大也将有助于中国谨慎推进债券市场向国际资本开放,而国际资本往往更注重ESG。国际投资者普遍偏爱低风险的政府债券;更强有力的可持续性报告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管理公司债券市场的风险敞口。

最重要的是,报告涵盖范围扩大将帮助目前占市场主导地位的中国内地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和投资基金做好风险管理工作。这个圈子的ESG意识正在迅速提高,更全面的报告可以让他们对其善加利用。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