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COP28:为气候行动设置起跑线,但没有终点线

为期两周的迪拜气候大会落下帷幕。虽然大会达成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但其中的漏洞可能会阻碍承诺的兑现。
  • en
  • 中文
<p>主席苏丹·贾比尔在迪拜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闭幕式上发言。图片来源: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unfccc/53395178205/in/album-72177720313353788/">Anthony Fleyhan</a> / UN Climate Change,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sa/2.0/">CC BY-NC-SA</a></p>

主席苏丹·贾比尔在迪拜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闭幕式上发言。图片来源: Anthony Fleyhan / UN Climate Change, CC BY-NC-SA

各国首次同意放弃化石燃料,以避免气候危机的最坏后果。在今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即《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以下简称COP28)上达成的协议呼吁各国以公正有序的方式转变能源体系,但其中存在可能影响减排的漏洞。

峰会主席、化石燃料巨头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苏丹·贾比尔(Sultan Al Jaber)表示,油气行业“首次加快步伐”,以实现雄心勃勃的目标。他补充道:“我们有实现转型的基础。这是一个平衡的、历史性的一揽子计划,旨在加快气候行动。”

各国在迪拜举行了为期两周的会议,以完成“全球盘点”。“全球盘点”的目的是评估气候行动的进展,并指出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所需要采取的措施。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之内是2015年《巴黎协定》中的宏伟目标,而自前工业化时代以来,全球平均气温已经上升了1.2摄氏度。

COP28开局非常有力第一天便宣布损失与损害基金投入运行并开始接纳资金。损失与损害基金是一项全球金融安排,旨在补偿气候变化对最脆弱国家的影响。发达国家承诺向该基金提供7亿美元,这还不到发展中国家每年所受估算损失的0.5%

化石燃料的未来

由于各国无法就COP28协议中关于化石燃料未来的措辞达成一致,谈判一度陷入停滞。100多个国家支持使用强有力的措辞来“逐步淘汰”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使用,但这却遭到了主要化石燃料生产国和出口国伞形组织欧佩克(OPEC)的反对。它认为 ,世界应该把重点放在减少排放,而不是逐步淘汰所有化石燃料上。

旷日持久的讨论导致峰会比预期晚了一整天才结束。最终文本“呼吁”各国“在本世纪中叶之前或前后,加快全球利用零碳和低碳燃料实现净零排放能源体系的努力”。文本还提到逐步淘汰“不解决能源贫困或转型问题”的“低效”化石补贴。

Suited men standing in a small room reading documents
联合国气候事务负责人西蒙·斯蒂尔(Simon Stiell,中左)和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中右)讨论协议草案。图片来源:Kiara Worth / UN Climate Change, CC BY-NC-SA
Young people holding bright red banners
迪拜峰会外,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表达他们的诉求。图片来源:Andrea DiCenzo / UN Climate Change, CC BY-NC-SA

该文本承认有必要减少甲烷等其他温室气体的排放,认可天然气等“低碳”燃料在促进能源转型方面可以发挥的作用,这受到了活动人士的质疑。

欧洲智库“战略展望”(Strategic Perspectives)执行主任琳达·卡尔彻(Linda Kalcher)表示:“经济现实将扼杀文本中仍留有余地的一些错误解决方案,如CCS(碳捕获和封存)及所谓的‘过渡燃料’,但不能让这些方案分散我们对手头工作的注意力。”

该文本还要求各国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产能提高两倍,并将能源效率的年增长速度提高一倍,但文本既没有提到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也没有明确阐述发展中国家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财政支持。

缺乏气候融资

气候融资不足是这两周争论的主要问题之一。基督教援助协会(Christian Aid)的高级气候顾问乔布·奥坎达(Joab Okanda)说:“气候融资存在一个巨大的缺口,无法切实资助发展中国家从肮脏能源向清洁能源的转型。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全球能源转型可能就会慢很多。”  

该协议敦促各国到2025年将用于发展中国家的气候适应融资增加一倍以上,并确保达到每年1000亿美元的现有目标。它还呼吁改革国际金融机构。

气候融资预计将成为明年气候大会的一个主要主题,届时将就发达国家将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财政支持金额达成一个新的、可量化的目标,以帮助它们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

国际气候行动网络(Climate Action Network International)全球政治战略负责人哈吉特·辛格(Harjeet Singh)表示:“令人失望的是,最终结果未能迫使富裕国家履行其资金责任。”

环境智库E3G的研究员安娜·穆利奥·阿尔瓦雷斯(Ana Mulio Alvarez)说:“虽然缔约方没有像脆弱国家所希望的那样达成一个强有力的全球适应目标框架,但现在有了一条改进适应行动的途径,这标志着全球正式开始共同努力,提高气候适应和韧性。”

推动达成协议

该决议是数千名政府代表经过两个不眠之夜、耗费多个小时耐心谈判后达成的妥协。在没有任何国家提出正式反对的情况下,该决议在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获得通过时,台上的人们纷纷相互拥抱。

然而,萨摩亚自然资源与环境部长安妮·拉斯穆森(Anne Rasmussen)抱怨说,该国的代表们甚至还未到达会议室,协议就通过了,他们根本没有反对的机会。她称该协议“是在一切照旧基础上的渐进式进步,而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行动上的指数级跃变。”

Woman in crowded room crying
出席COP28闭幕全体会议的马绍尔群岛代表。许多太平洋岛国对会议的结果感到失望,称这“并没有使我们超越现状”。图片来源:Christopher Edralin / UN Climate Change, CC BY-NC-SA

当她说“只援引科学理论,但不按科学行动是不行的”时,赢得了热烈的喝彩。贾比尔回应说:“我们理解你的担忧。”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西蒙·斯蒂尔看来,COP28取得了“一些真正的进展”,但他警告说,各国离终点线还很远。“我们必须继续全面落实《巴黎协定》。我们需要这次缔约方会议在许多方面发出明确的信号。”

他还为缔约方大会这个多边进程本身进行了辩护,该进程虽因未能采取与科学表明的必要措施相称的气候行动而一再受到攻击,可“如果没有缔约方大会,我们的升温将达到5摄氏度,而目前的升温在3摄氏度以下。”不过他承认“COP28需要步子更大一点”。

气候危机的紧迫性要求立即对缔约方大会进程进行改革。
阿鲁纳巴·戈什,能源、环境和水资源委员会首席执行官

总部位于新德里的能源、环境和水资源委员会(Council on Energy, Environment and Water)首席执行官阿鲁纳巴·戈什(Arunabha Ghosh)说:“气候危机的紧迫性要求立即对缔约方大会进程进行改革,从而确保问责制、执行和气候正义成为所有努力的核心。否则,未来的缔约方会议可能会变成鸡肋。”

中国和美国可能很快会有更多与甲烷和能源相关的消息。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表示,美国和中国打算更新他们的长期战略,并邀请其他国家也这样做。他说:“即使不是终点线,我们也已经到达了起跑线。”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高级顾问刘振民周三对路透社表示,拟议的COP28气候协议“并不完美,仍然存在一些问题”。

当被问及中国是否会考虑逐步淘汰煤炭时,气候特使解振华的回答与中国此前的立场一致:“2025年之前,要严格控制煤炭消费。2025年之后,要逐步减少。另外,我们不在海外新建煤电厂,这是中国已经宣布的政策。”

同样,中国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重申了中国的长期立场:“发达国家对气候变化负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必须要发挥带头作用,率先尽早实现净零排放。”

他补充说,推动能源转型应充分尊重不同国家的能力和国情,不应对所有国家实行“一刀切”的转型要求。

气候变化会议由五个区域集团轮流主办。明年的会谈将于2024年11月在阿塞拜疆举行,该国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石油和天然气气 。因此,关于能源转型的讨论可能会继续占据中心位置。接着就轮到拉丁美洲,巴西将于2025年在贝伦市(Belem)主办COP30,届时各国将提交新的气候计划。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