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

手机应用帮助印尼拾荒者成为环保卫士

手机应用正将非正式的拾荒者重塑为环境卫士,并同时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提高他们的收入。
  • en
  • 中文
印尼西爪哇茂物(Bogor),一位拾荒者正在生活垃圾中翻找可回收塑料。新的应用程序正不断诞生,帮助多个地区改进废品管理,并提升拾荒者的工作条件。图片来源:Aditya Saputra / Alamy
印尼西爪哇茂物(Bogor),一位拾荒者正在生活垃圾中翻找可回收塑料。新的应用程序正不断诞生,帮助多个地区改进废品管理,并提升拾荒者的工作条件。图片来源:Aditya Saputra / Alamy

印度尼西亚每年产生近700万吨塑料垃圾,但回收利用率仅有10%。乡村地区缺乏收集设施,废塑料的回收利用率更低。垃圾要么被焚烧,要么被倾倒在空地,或者被倒入河流、湖泊和大海。

编者按

本文与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共同采编完成,英文版首发于威尔逊中心的博客专页

与此同时,370万拾荒者(印尼语“pemulung”)四处捡拾包括塑料在内的未分类垃圾。“垃圾处理行业在对塑料垃圾进行回收利用之前需要先进行分类和清洗,”印尼塑料回收业协会(Indonesian Plastic Recyclers)的威尔逊·潘迪卡(Wilson Pandhika)在一次线上座谈会上指出。他解释说,这一过程增加了回收利用的成本。

现在出现了一些能够帮助拾荒者与客户直接建立联系的手机应用。这些应用不仅可以帮助非正式的垃圾收集者做好工作并获得更高的报酬,并且还有助于纠正印尼人对他们普遍存在的刻板偏见。

印度尼西亚的塑料垃圾去向何方

相比政府设立的垃圾收集设施,拾荒者收集的废塑料更多。不过,尽管拾荒者作用重要,但他们仍然面临着高风险的工作环境,并且得不到社会的尊重。拾荒者普遍收入不高,且没有劳动保障或者医保,很多人将他们视为社会问题,禁止他们进入居民区,而这又进一步阻碍了废品的收集。

来自亚洲顾问集团(Asia Group Advisors)的公共政策分析师安吉琳·卡斯蒂拉(Angeline Callista)表示,赋予拾荒者合法地位与认可将有助于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推动他们融入社会系统还有助于提高回收塑料的质量,增进回收行业的原料供应质量。

创业企业和手机应用的出现

过去三年中,在废品回收应用和数字化平台的帮助下,拾荒者不仅有了正式的岗位介绍和培训,拿到了工服和适当的工作设备,还获得了合理的收入,逐渐走向正规。有些手机应用甚至已经开始为拾荒者提供医疗保险。

其中,废品管理创业企业Waste4Change在印尼全国10个城市开展服务:E-Recycle应用覆盖雅加达,Rapel应用覆盖日惹(Yogyakarta)和中爪哇,Kepul应用覆盖北苏门答腊的棉兰(Medan),Octopus应用覆盖印尼东部、巴厘岛和西爪哇。

E-Recycle、Rapel和Octopus这样的应用程序支持使用者出售可回收废品,或者用可回收废品换取可兑换成消费券或可转入电子钱包的积分。

注册的拾荒者根据用户在手机应用程序上发布的信息和地址上门收取塑料废品。

Octopus用“pelestari”(意为“环境保护者”)取代了“拾荒者”的称呼,以避免公众对拾荒者的负面印象。这些人中不仅有职业拾荒者,也有大学生、司机或者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失业的普通人。

31岁的乔科·苏利斯蒂约诺(Joko Sulistiyono)是一名Rapel平台的废品收集员。他表示,身着Rapel制服收垃圾有不少优点。“仿佛我有一张通行证。穿了制服就可以去高档住宅区收废品了,”他说。

手机应用让他的工作变得更加简单,因为他再也不需要像以往那样到处“寻找”废品了。“我只需要在约定的地点收取已经分类好的废品,这样既省时间,也省燃料,”他补充说,他现在每月至少能赚207美元,这与以往收入没有着落的时候大不相同。

 waste collectors collected and sorted by a user of the app in Indonesia
印度尼西亚日惹,Rapel平台的废品收集员斯里∙莱斯塔里(Sri Lestari)(左)和卡提恩(Katinem)正在给手机应用程序用户收集和分类好的可回收废品称重。图片来源:Rapel

不同的手机应用收购的废品种类也不同。Octopus专收PET(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材质的塑料瓶,而Rapel则收塑料、纸张、金属、电子元器件以及餐饮废油等。E-Recycle和Rapel将收来的废塑料运到自己的回收设施,加工成塑料颗粒,而Octopus则在8000名拾荒者与1600个废品回收站和其他回收设施以及万隆的一个纸尿裤回收设施之间搭建了一个桥梁。

PlasticPay是雅加达一家公司开发的另一款应用。它并不雇佣拾荒者,而是在雅加达和唐格朗的商场和学校里设置投放箱,让人们用塑料瓶兑换可兑现的积分,之后再将回收回来的塑料瓶制成棉花一样的纤维。

印尼回收塑料中有20%来自住宅区,但在这些手机应用的帮助下,随着家庭废品得到更好的分类,这一比例可能会有所提高。

Rapel用户、家住日惹的大学生莎莎·拉马达尼(Sasa Rahmadhani)说,她可以一口气攒25公斤废物,然后在手机应用上发布,让人来回收。然后,她还会在Instagram和抖音上分享自己的做法,并邀请她的朋友和粉丝们一起加入到废品回收的行动中来。

通过手机应用进行废品回收已被证明行之有效。拥有两百万Instagram粉丝的印尼演员、电视名人和海洋保护倡议人士哈米什·多德(Hamish Daud)是Octopus这款手机应用的联合创始人。该应用已经有超过1.4万次的下载量。过去六个月中,它在三个地区已经回收了超过300吨的废塑料。

减少废塑料的手机应用

Siklus是另一款正在兴起的手机应用,为大雅加达地区的家庭提供洗发水、洗洁精、食用油等家用产品的灌装服务。2019年这款应用刚刚推出时,其提供的产品的价格比零售价低10%到20%。Siklus吸引了中等收入和低收入消费者的关注。这些消费者由于手头拮据,过去只能根据日常需要购买小包装产品,而这些小包装往往会给环境带来污染

55岁的家庭主妇胡塞法(Husaifah)说,她很高兴可以在家门口仅用0.28美元的价格就买到洗手液。“我可以买小包装,但这种方式更好,因为不用小包装袋了。我可以重复利用塑料瓶来盛放,十分简单,”她说。

应用程序会显示诸如“您已节省35390印尼盾,避免了52个小塑料包装进入海洋”等鼓励性的信息,而且还发起了#isiulangbarengtetangga(意为“与你的邻居一起灌装”)的活动,并为团购客户提供折扣。

 reusable bottle refilled with a homecare product
一位Siklus用户在手机应用上下单后,将可重复利用的瓶子交给Siklus工作人员灌装日用品。图片来源:Siklus
Siklus app also encourages communities to reduce their waste
Siklus提供团购优惠,鼓励社区居民共同减少垃圾量。图片来源:Siklus

Siklus首席执行官简·方·拉伯瑙(Jane Von Rabenau)表示,现有的一万多名用户反响良好。“经常有人对我说:‘你没办法改变人们的行为,印尼人对这种事情就是不关心。’我真的不这样认为。我们帮助消费者降低成本,但我认为印尼社会各界都注意到了废塑料的问题。他们关心自己的国家。这就是人们对我们的产品反响良好的原因,”她说。

的确,在Skilus和Octopus的社交媒体页面上,几乎每一条帖子都能收到来自印尼各地的上百条留言,要求将服务扩展到他们所在的地区。

亟需政府支持

虽然基于手机应用程序的倡议有助于完善废品管理体系,并改善拾荒者的待遇,但这些工作仍然亟需政府的支持。

Waste4Change首席执行官毕节萨卡·尤奈罗萨诺(Bijaksana Junerosano)表示,地方政府与私营企业的合作对于增加废品回收、运输和处理能力至关重要。

“[政府]面临的各种挑战主要有为现有监管条例配备有效的落实工具,为各类废品管理参与者建立标准和认证体系,以及建立公平、可持续的融资机制,”他说。

经常有人对我说:‘你没办法改变人们的行为,印尼人对这种事情就是不关心。’我真的不这样认为,我认为印尼社会各界都注意到了废塑料的问题。
简·方·拉伯瑙,Siklus首席执行官

环境部固体废物管理事务主任诺福里扎尔·塔哈尔(Novrizal Tahar)表示,环境部计划与废品管理创业企业合作,采取为拾荒者赋能等措施,力争在2030年之前将印尼的废品回收能力提高三倍,达到429万吨。

他说,给予拾荒者合法的身份是一项需要多个利益相关方参与的长期任务。环境部已经正式要求地方政府对拾荒者进行登记,并认可他们作为各地固体废物管理规划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们发布了75/2019号部长条例(the Ministerial Regulation No.75/2019)等监管规则,要求塑料生产商必须制定废品减少路线图。这将促使企业讨论并建立塑料废品管理领域的安全和其他标准,并雇佣和培训废品收集人员,”他说。

诺福里扎尔说,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手机应用,以及一些消费品巨头通过回收利用包装物等方式拥抱循环经济,正在改变印尼废品管理的局面。例如,达能饮用水(Danone Aqua)和可口可乐阿玛提尔(Coca-Cola Amatil)今年分别在东爪哇的巴苏鲁安(Pasuruan)和西爪哇的勿加泗(Bekasi)上线了新的回收工厂。

诺福里扎尔表示,他所属的党派致力于促进循环经济生态系统的发展,包括推动财政部将循环利用塑料产品的税率从10%降低到2%。

“我认为,基于手机应用程序的废品管理计划未来仍将占据主导地位,因为人们信任它们,”他说。“例如,它们的系统会定期发送报告,让消费者知道他们的废品中有多少得到了回收利用。了解到这样的信息会让人们获得自豪感,”他补充说。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