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股东叛变之后,石油巨头该何去何从?

倡导气候行动的股东和董事会成员正面临艰苦卓绝的任务,让大型油气企业承担起环境责任。
  • en
  • 中文
十年前,从化石燃料公司撤资会被看做是一小部分激进人士才会关心的事情。现如今,撤资已经成为主流。图片来源 ©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十年前,从化石燃料公司撤资会被看做是一小部分激进人士才会关心的事情。现如今,撤资已经成为主流。图片来源 ©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石油巨头倒霉的日子对全球气候来说却是个好日子。5月26日,环保投资者和活动家们取得了远超预期的成果,在埃克森美孚这家长期助长气候变化并资助气候变化怀疑论,并阻碍清洁能源政策的石油公司的董事会中新增了三位成员。同一天,股东们还在与雪佛龙公司的对垒以及与壳牌公司的诉讼中获得了胜利。2021年,已有多家大型企业通过了环境与社会股东提案,数量之多,史无前例。

投资者的观念正在转变。虽然这种对全球变暖的担忧中有真实的利他主义成分,但投资者更担心的是正在进行的能源转型和严重的气候影响将给自身收益带来实质性损害。

“引擎1号”(Engine No.1)是一家具有环保理念的小型对冲基金,正是它主导了埃克森美孚董事会的这次重组。“引擎1号”提出,糟糕的管理让埃克森美孚在“全球去碳化进程中没有提出任何能够创造价值的可靠战略”,这使得公司业绩每况愈下、股票价格一路下滑。就在2013年时,埃克森美孚还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油价大幅波动和糟糕的管理导致它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该指数由全美规模最大的30家公司组成。

过去,当股东们试图让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对气候变化给其业务造成的影响做出说明时,这些企业通常只会发布报告应付一下,表示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石油和天然气需求依旧稳定,甚至可能有所增长,并表示,即便有对气候的担忧,但很难预测政府是否真的会限制碳排放。现在,随着投资者开始要求重组董事会,事态变得严重得多。企业的运营模式将会因此受到影响。

埃克森美孚花费了数千万美元,试图阻止“引擎1号”采取行动。它还尝试与反叛的投资者们达成和解,任命了一位有清洁能源行业经验的董事,甚至在最后一分钟还在拖延计票,似乎是在为电话劝说投资者维持董事会现状争取更多时间。但是,他们所有的努力都失败了。

如果贝莱德集团能够认真对待气候变化,那么很大一部分市场主体将被迫做出同样的选择。

正常运转的市场能够反映投资者预期。很明显,人们预期眼下及未来气候政策将更加严厉。着眼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利益的国际能源署(IEA)今年表示,需要立即停止投资新的化石燃料项目,以避免危险的气候变化。美国总统乔·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提高了本国的气候目标,同时鼓励可再生能源投资。遍布各地的石油钻井平台、输油管道和炼油厂等新建化石燃料基础设施都需要运营数年才能盈利。新资产在给投资者带来回报之前就被遗弃,因而“搁浅”的风险正在增加。在这种背景下,任何类似共和党2008年的口号“钻啊,加油钻!”(“drill, baby drill”)的商业计划看起来都是靠不住的。

一个管理着50万亿美元资产的投资者联盟正在要求全球150多家最大的污染企业做出改变,其中就包括世界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BlackRock)。仅该公司就管理着9万亿美元的资产,并拥有大多数大企业的大额股份。如果它能够认真对待气候变化,那么很大一部分市场主体将被迫做出同样的选择。贝莱德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今年早些时候表示,气候变化将成为“企业长期前景的一项决定性因素”,并说“气候变化是我们客户的头等大事,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向我们了解相关情况。”

在埃克森美孚的董事会中,贝莱德集团和其他大型资产管理公司的投票是决定性的。这次新增的三名董事都得到了贝莱德的支持。“引擎1号”共提出了4名候选人,但贝莱德排除了丹麦风电公司维斯塔斯(Vestas)前首席执行官安德斯·鲁内瓦德(Anders Runevad)。道富集团(State Street)和先锋集团(Vanguard)分别支持了两位候选人,也都没有支持鲁内瓦德。

大型投资机构在真正承担起环境责任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拉里·芬克做出了上述表态,但是贝莱德在气候方面的表现最多只能算是好坏参半。2020年,它对超过80%的气候变化决议投了反对票。如果愿意,它能够推动大多数上市企业采取更多行动。但是,它还没有这么做。就在本次埃克森美孚董事会重组投票前,环保人士围堵在贝莱德总部门口,称该公司仍然是“全球气候破坏的顶级投资人”。

化石能源企业和大型资产管理机构面临的风险不仅仅是投资者们要求改变它们的董事会构成和商业计划的挑战。投资者们甚至有可能不再恋战,干脆把资金投到别处。十年前,从化石燃料公司撤资会被看做是一小部分激进人士才会关心的事情。但是,撤资已经成为主流,投资者有了更多清洁能源选择,它们的增长前景更好。

在埃克森美孚的年度股东大会投票前,首席执行官伍德伦(Darren Woods)表示,公司并不认为向清洁能源转型会带来什么好处。上周,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从埃克森美孚的说客口中套出了话,得知该公司正试图阻挠美国总统拜登在《美国就业计划》(American Jobs Plan)中提出的清洁能源政策。正如一艘巨型油轮调头需要很长时间,新上任的董事会成员想要调整石油天然气巨头的业务方向也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但是,随着世界开始摆脱化石燃料,这些公司也必须改变,否则只有关门大吉。在埃克森美孚的鼎盛时期,该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官李·雷蒙德(Lee Raymond)曾说:“我们不是一家美国企业,所以不会根据美国的利益做出决策。”现在,美国是时候停止为了埃克森美孚和其他化石燃料巨头的利益而做决策了。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