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中国金融界应主动规避海外投融资的“森林风险”

一项新研究将中国列为热带森林砍伐风险商品的第二大融资来源国。在国家法规完善前,中国的金融机构可以做更多来避免自身的环境影响。
  • en
  • 中文
印度尼西亚的一个油棕种植园。图片来源:Paul Hilton
印度尼西亚的一个油棕种植园。图片来源:Paul Hilton

中国对大豆、棕榈油、橡胶和木材等商品进口量巨大,因而对许多造成全球森林砍伐和温室气体排放的大宗商品市场具有他国无法比拟的影响。因此,已经有人呼吁中国出台新的监管法规,要求中国进口商开展尽职调查,消除其供应链给环境造成的显著伤害。除此此外,中国还可以更多使用另一个支点来兑现自己减少森林砍伐、减缓气候变化和减少生物多样性损失的承诺,那就是其金融部门。

在为粮食和其他必要资源的生产和贸易提供资金的同时遵守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方面的高标准,有助于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如减少不平等、提供体面工作机会和促进经济增长等。但是,如果没有严格的防范措施,热带森林地区的商品生产就极有可能带来巨大的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方面的负面影响,如土地权利冲突、劳工权益受损,以及天然林砍伐或林地用途改变造成生态多样性破坏和引发气候变化等。

森林与金融倡议(Forest & Finance)是一个由美国、印度尼西亚、荷兰、巴西和马来西亚等国研究机构与民间社会组织组成的联盟。该倡议的一项新研究显示,中国金融机构在牛肉、大豆、纸浆与纸、棕榈油、橡胶和木材这六类大宗商品的业务上面临着相当大的毁林及相关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风险敞口。

woman harvesting benzoin resin in a forest , Indonesia
印度尼西亚北苏门答腊省。图片来源:Agusriady Saputra / 雨林行动网络

在本次研究中,我们根据金融数据库和企业披露的数据估算,在2016年1月至2020年4月间,中国金融机构为参与东南亚、巴西和非洲中西部这三个热带地区森林风险商品贸易的企业提供了至少150亿美元的贷款和承销服务。

什么是“森林风险商品”?

“森林风险”是指频繁与森林覆盖地区大宗商品生产联系在一起的已知或潜在环境和社会影响。这些环境和社会风险会继而传递给供应链上的相关企业,或通过金融关系传导。

我们的研究并非面面俱到,而是针对一份具有代表性的样本。它包括超过300家就上述六种大宗商品的产能或其控制的影响或可能危害热带森林、湿地和当地社区的土地面积而言最大的本土和外国企业。本次研究识别出包括中国四大商业银行在内的75个为森林风险商品生产提供资金支持的中国债权人,以及100多家与上述企业有金融关系的中国机构投资者(主要是资产管理机构和保险公司)。

尽管中国的热带森林面积很小,但是中国金融机构却以其至少150亿美元的资金规模,成为世界第二大热带森林风险商品融资来源,甚至超过了印度尼西亚这个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以及重要的橡胶、热带木材生产国的同行们(140亿美元)。但是两者的规模都小于巴西这个全球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和第二大牛肉生产国(530亿美元)。

图1显示,2016至2020年间,三分之二中国金融机构提供的森林风险融资被提供给东南亚的森林风险企业,而中、西部非洲和巴西则分别占了19%和13%。就行业而言,三分之一的资金流向了纸浆和纸,另外三分之一流向了橡胶产业。虽然棕榈油和大豆只占中国金融机构投资组合的很小一部分,但是中国金融机构仍然是这两种商品的全球第五大和第二大资金来源。

研究报告重点介绍了接受中资银行贷款和承销服务的五个主要客户,这几家企业均涉及森林砍伐、泥炭地退化、森林火灾、地权侵犯、贿赂等非法或不可持续的企业运营实践。其他客户也可能面临着这些风险。随着全球消费者意识觉醒,以及供应链中下游企业对可持续的承诺,这些问题可能会转化为中国金融机构面临的实际的金融风险。

森林风险客户

中资银行在印度尼西亚纸浆和纸供应链中的风险暴露就属于这种实质性的金融风险。我们收集的数据中,大约三分之一或50亿美元的中国贷款和承销金额流向了两家主导着东南亚纸和纸浆行业的家族巨头——金光集团(Sinar Mas Group)(APP母公司)和金鹰集团(Royal Golden Eagle Group)( APRIL和Toba Pulp Lestari的母公司)。这两家集团在森林砍伐、土地火灾、违反地权和人权方面均有被详细记录的历史。

虽然二者近年来都声称已进行了改革,但其商业模式中的环境和社会根本问题不仅没有消除,甚至还有所恶化。例如,在当地社区和金光集团的纸浆供应商之间存在122起尚未解决的土地冲突。金鹰集团于2015年签署了一份“零森林砍伐”承诺,但此后却从一家砍伐了7000多公顷天然林的公司购买原材料。

Tropical rainforest, burned, felled and destroyed, for timber extraction, livestock and monocultures such as palm oil
印度尼西亚西巴布亚省。图片来源:Alvaro Bueno / Alamy

多年来,两家造纸巨头及其部分供应商在自己的特许经营区内大面积非法放火,并因此受到了印度尼西亚政府的制裁。放火主要是为了将泥炭地变为种植园,而这个过程会导致地下的甲烷被释放出来。印度尼西亚的泥炭地火灾非常严重,已经被成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源之一。据估计,泥炭地火灾严重时,其造成的雾霾导致数万人意外死亡,并带来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金光集团和金鹰集团的供应链都仍被“锁定”在用可燃泥炭地上生产的木纤维来满足造纸原料需求。

对中部和西部非洲地区森林风险企业的财务分析却揭示了完全不同的环境、社会和治理风险情况。中资银行大约19%(约28亿美元)的森林风险贷款和承销服务流向了在这一地区经营的企业,其中橡胶产业和木材产业分别占79%和21%。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CFGC,简称“中林集团”)是主要的资金接受方,在2016年1月至2020年4月间共获得了6.63亿美元。

这些国内监管规则不适用于我们,这里是非洲,我们只遵守当地的要求。
一位华嘉木业的官员

中林集团在TRIDOM地区的特许经营占地约为35万公顷。TRIDOM是分布在喀麦隆、刚果共和国和加蓬三个国家的一片跨境森林,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遗产地。2019年,非营利组织“环境调查署”(EIA)曝光了中林集团子公司华嘉木业贿赂当地官员和非法砍伐森林等多项违法和腐败行为。调查显示,一位华嘉木业的官员在谈到中国对本国企业境外活动的监管规定时表示:“这些国内监管规则不适用于我们,这里是非洲,我们只遵守当地的要求”。如果这些非法行为面临采伐权被暂停、特许经营区被撤销、库存被没收等民事或刑事制裁,那么这些行为都会给中资银行带来重大实质风险。

自2016年以来,中国金融机构为中粮集团(COFCO)在巴西的大豆业务提供了至少14亿美元的贷款和承销服务。尽管中粮集团没有自己的大豆农场,但其供应链仍暴露在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风险之下。中粮集团是阿根廷克雷德(Cresud)农业集团的重要客户。克雷德农业集团大约37%的农业用地由BrasilAgro管理。2012年至2017年间,后者清除了巴西塞拉多草原(Cerrado)地区21690公顷土地上的原生植被。一年后,该公司又清理了1194公顷另有5000公顷土地也随时面临着该公司的开垦

中国目前的应对

存在这些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风险对中国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闻。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系列指导方针和倡议,如2012年的《绿色信贷指引》和2017年《关于规范银行业服务企业走出去加强风险防控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目的就是同时在国内国外降低中国融资活动的负面影响,并促进其发挥正面效益。事实上,中国政策制定者的这些举措走在了世界其他国家的前面,并吸引欧盟等地区的国家纷纷效仿。

Logging truck with brazilian flag  paragominas para Brazil. South America.
巴西运送木材的卡车。图片来源:Dylan Garcia / Alamy

但是,这些指导方针缺乏法律效力。我们的研究也发现其实施力度也比较弱。正如华嘉木业的官员坦率承认的那样,众多中资银行机构的客户企业似乎并未满足这些指南中的要求。而且中国企业在海外也往往不能遵守东道主国家的法律法规,更别说要求它们遵守更严格的国际规范和准则了。此外,受影响社区和其他利益相关方与中国金融机构之间的沟通渠道(例如申诉机制)仍然有待完善。这种沟通和申诉机制是解决具体问题的关键,长期来看也能提高中国金融机构对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的认识,进而缩小这些机构面临的风险敞口。

中国应该以什么政策应对?

中国政府目前制定的措施并未向金融机构提供尽职调查的详细标准。这些措施可以得到强化,并且制定补充规定,要求金融机构检查客户的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绩效,以确保不为森林砍伐及相关问题提供资金支持。

此外,本次研究中,森林与金融倡议(Forests & Finance)还以环境、社会和治理这三大支柱为基础设计了一套最低标准(见报告第40-41页),其中包括中国金融机构应要求其客户和投资人履行的34条准则。这些准则可以被视为符合上述森林风险行业融资指南精神的详细程序之要素。除了最低标准外,金融机构还应开发新工具或升级现有工具,帮助它们在其尽职调查过程中评估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风险,并监测客户表现。我们建议中国金融机构采取以下这些具体步骤:

1. 制定明确政策管理森林风险部门的信贷和投资决策。森林与金融倡议制定的最低标准应成为这些政策的基础。

2. 强化尽职调查,严格审查潜在和现有投资对象和客户遵守信贷和投资政策的情况。对企业ESG风险敞口、政策承诺和应对此类风险的能力与既往表现进行评估。加强尽职调查也是中国《绿色信贷指引》所要求的。

3. 开展接触和互动定期对客户和投资对象的活动进行监督,确保这些公司持续遵守其信贷和投资政策中建立的标准。现有的《指导意见》号召金融机构与当地民众、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交流互动。这是一个积极的建议,但是为了达到最好效果,中国金融机构应该打开此类沟通渠道,并在与民间社会组织的互动中积极做出回应。

4. 撤资——终止融资协议并售出公司债券和股份——如果公司违反ESG相关政策中的条款,包括未能立即采取行动纠正违反ESG政策的行为并采取行动防止再犯。不为那些有着糟糕的ESG表现的企业提供融资是《绿色信贷指引》的明确建议。

采取这些具体措施对为食物及其他重要资源的负责任生产和贸易提供融资至关重要。这有助于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并帮助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如果没有这些措施,热带森林地区生产的大宗商品极有可能带来巨大的负面环境、社会和治理影响。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