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欧盟如何确立合适的碳定价?

升高后的欧盟碳排放配额价格已经开始对大型排放企业产生影响, 欧盟的新排放目标将有助于保持这种压力。
  • en
  • 中文
Illustration: China Dialogue
Illustration: China Dialogue

在今年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之前,欧盟排放交易体系(the EU Emissions Trading System,EU ETS)一直是全球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强的碳交易市场之一,占据了全球碳排放市场大约90%的市值。在欧盟雄心勃勃的环保议程影响之下,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正在发生巨大变化。这些变化推动欧盟以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提出的净零碳经济为目标,将更多关注和资源集中在工业领域的清洁能源使用上。

碳定价是欧盟控制碳排放的重要政策工具。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目前涵盖了欧盟45%的碳排放量,主要应用于电力、燃气、炼油、钢铁、原料制造和商业航空等能源密集型行业。它为企业设置了碳排放上限,并允许其交易出售剩余排放权。通过逐年缩减碳排放权规模,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创造了一个良性循环,让企业迫于成本和环保压力的不断增长而削减碳排放,并采用清洁能源技术。

直到2017年,欧盟碳排放配额的价格依旧很低,对企业削减碳排放难以形成激励。当时,金融市场和碳排放单位之所以不重视这项欧盟碳价机制,是因为它们认为这项环境政策缺乏可信度。然而,当2018年2月市场稳定储备(the Market Stability Reserve,MSR)机制果断进行改革后,它们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布鲁塞尔方面通过市场稳定储备机制收紧了过剩的排放配额供给,创造了碳排放价格上涨的压力。

碳价上涨

布鲁塞尔气候变化问题智库Sandbag的委派董事阿德里安·阿苏(Adrien Assous)解释说:“市场稳定储备机制要求在2023年前取消大部分碳排放配额盈余。这一决定使得到2030年削减40%净排放的目标更加可信,并促使配额价格发生了变化。”2019年夏天,欧洲议会选举乌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为欧盟委员会新任主席,而她则提出了将减排幅度从40%提升到55%的目标。这项声明使得碳价自2008年以来首次超过30欧元/吨。作为《欧洲绿色新政》(the Green Deal)的一部分,欧盟委员会于2020年12月投票决定,在2030年之前将碳排放量较1990年基准水平削减至少55%。在2021年4月美国总统拜登召集的领导人气候峰会前,欧盟终于就55%的减排目标达成一致。

缩减配额和更加严格的排放政策相结合的确产生了效果。从2016年中到2021年4月,碳价从大约4欧元/吨暴涨到超过44欧元/吨,创下历史新高。欧盟委员会表示,2019年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TS)已推动体系内排放单位减排8.7%,而自2005年以来减排幅度已经达到30%。尽管去年疫情爆发导致生产水平下降,但阿苏认为“这并未对行业运营模式产生太大影响,可能是因为大多数碳排放单位都获得了免费的碳排放额度。”

预计碳价继续走高

伦敦能源研究与咨询机构Energy Aspects 天然气与煤炭项目负责人特雷弗·西科斯基(Trevor Sikorski)坚信,随着市场对欧盟强化减排政策做出反应,碳价还会继续上涨。他说:“目前的碳价是以到2030年减排40%为标准确立的,但《欧洲绿色新政》的目标显然更加高远。布鲁塞尔的政策制定者一直呼吁将目标提升到60%,但我们认为55%的减排目标可能性会更高。我们预计,碳价将在今年下半年继续上扬。其中,今年第二季度的碳价将达到大约45欧元/吨。如果价格继续保持上行趋势,那么今年的平均碳价有望达到45欧元/吨到50欧元/吨。”

一些分析师会说,这样的预测过于保守,他们认为今年的碳价应该达到100欧元/吨。而西科斯基表示,这样的价格需要一个更严格的市场环境和更高的减排目标,但这可能遭到工业领域的强烈反对。尽管如此,温室气体减排的要求越来越高,虽然过渡需要时间,但企业已经开始寻找减少碳足迹的方法,并逐步改用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西科斯基说:“目前,用非化石燃料(如使用可再生能源制造的“绿氢”)来替代工业供热需求的成本大概超过100欧元/吨。随着时间推移,成本应该会逐步下降。”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确立一个覆盖所有国家的全球碳定价体系。
特雷弗·西科斯基(Trevor Sikorski),Energy Aspects

价格设置是一件需要小心翼翼的事。阿苏表示,欧盟应少关注碳价,多关注减排。“价格应该保持在接近减排成本的水平,并且因行业而异。在某些行业或国家,使用绿氢并保持盈利的成本已经低于40欧元/吨(虽然对于其他领域来说,费用仍然要高一些)。十年内,全球所有国家和行业使用绿氢的成本价格都应该降到20欧元/吨至40欧元/吨。” 然而,他认为这就必须对免费排放配额制度进行改革。目前,这个制度仍让化石燃料制造的“灰氢”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其他减排措施还包括更多地采用可回收或绿色替代材料,这些也有望在未来十年降低减排成本。

阿苏担心,“如果排放交易体系的机制太过复杂而导致交易者无法理解,或者削减成本的信息太不准确,碳价可能脱离减排的实际成本。”为了保证运行效率,阿苏呼吁提高碳强度数据透明度,加强减排成本的信息披露。他说:“我们并不确定总量控制与排放交易体系改革是否会对碳排放产生实质性约束。如果失败,那么按照市场逻辑,碳价就会回落。”

布鲁塞尔的一些立法者担心,投机资本——换句话说,就是对冲基金——可能会扭曲市场定价。但是,西科斯基相信这完全是多虑了,“投机资本仅预期未来市场会收紧,所以他们只是第一个对市场趋势做出反应而已。” 阿苏也指出,“从理论上来说,如果资产价格过高,那么应该会吸引卖空者,即押注价格下降的投机者。所以,如果价格看起来‘太高’,投机者就会纠正价格而不是继续抬高价格。”

与任何市场一样,碳市场必须找到合理的价格水平。就目前来看,碳价仍然太低。西科斯基说:“目前的普遍分析一致认为,应用清洁能源技术的价格大概在每吨60至80欧元。虽然每吨高出的这20至40欧元可能会带来政治问题,但实现零碳经济转型必须付出这样的代价。”

例如,氢能就被认为是实现零碳目标的一种新型能源。据欧盟委员会新闻办公室介绍,欧盟委员会数据显示,氢能在欧盟能源结构中的占比不到2%,但到2050年预计会增加到大约14%。然而由于氢能尚未实现商业化,西科斯基估计所需碳价大约为100欧元/吨。

转移碳排放成本?

各方对碳价上涨的反应不尽相同。正如西科斯基所说:“能源公司很高兴,因为他们可以将成本转嫁给客户。事实上,正是他们游说布鲁塞尔方面推出了市场稳定储备机制,以便增加企业利润并为采用清洁能源技术提供资金。然而,工业和航空公司并不喜欢这种机制,因为他们需要依靠免费的碳排放配额来减轻碳价的影响。”

大多数工业公司承认清洁技术的优点,但担心其成本可能会使企业在全球市场上失去竞争优势。为减轻他们的担忧,防止“碳泄漏”(即欧盟公司为了规避国内更严格的标准所带来的成本,而向境外转移碳排放的行为),布鲁塞尔方面计划今年推出碳边境调节机制(the carbon border adjustment mechanism,CBAM),对没有达到清洁能源标准的进口产品征收碳税。

只靠我们欧洲的力量是走不下去的。
弗朗斯·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欧盟委员会副主席

这样的政策实施前必须细致地加以解释,因为欧盟贸易伙伴很容易将其看做是一种关税。阿苏说:“如果针对那些还在接受免费碳排放配额保护的行业推出碳边境调节机制,则欧盟贸易伙伴很可能将其视为一种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此外,还需要确保对进口国的收费不超过欧盟生产商;这就要求经过该机制调整后的价格与波动的排放交易体系价格保持密切联动,并且保证出口商在其所在国家支付的碳成本反映在他们支付的碳边境调节价格中。”

西科斯基对CBAM的价值持怀疑态度。“我认为,欧洲的贸易伙伴可能会对此产生不少负面回应。尤其是美国,这个国家在捍卫本国产业方面非常激进。碳税机制非常复杂,可能会引发一系列问题——例如,如何识别任意产品中的碳排放含量以及如何对来自其他国家的商品进行碳定价?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确立一个覆盖所有国家的全球碳定价体系。这样能够避免出现报复性贸易措施。但是,目前全球距离这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是一个实现欧洲经济转型的总体政策,但它同样也具有全球影响力。因为当前中国、韩国、美国、瑞士和英国等国也正在施行类似的系统,只不过阶段不同而已。去年11月,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弗朗斯·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在清华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虽然我们相信绿色新政是通往可持续未来的正确途径,但是只靠我们欧洲的力量是走不下去的。我们必须与国际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我认为,欧洲和中国都肩负着特殊的责任,美国和印度等其他国家也是同样。“

在呼吁所有国家采取气候行动时,蒂默曼斯对短期内全球政策协调的前景仍然非常现实。他说:“如果各方的目标分歧和碳泄露风险依旧存在,那么欧盟委员会将会针对特定行业推出碳边境调节机制,减少这种风险。”

毫无疑问,蒂默曼斯肯定会在即将到来的G7和G20峰会上重申上述观点。这是他将CBAM作为一项正当的气候措施进行介绍并平息保护主义担忧的难得机会。这也可能在11月于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召开之前引发有关国际碳定价的广泛讨论并推高气候行动的势头。

翻译:Estelle